逆河

瞎特么写写

[00Q] 于无声处 -16

  分散在伦敦各地的MI6员工宿舍里都会有些什么样的监控装置?邦德说不上来,他很少回家,自然也没有兴趣去探索那些安装在自己家里监控探头。有时他也觉得自己活在玻璃瓶中,但他已经习惯如此很多年了,现在感到不舒服也没有什么意义。倒是Q提起了这件事,这也是他让邦德不要回家的理由之一,按照他的说法,在两个小时以前,有人故意切断了他家中所有的监控设备,而根据周围的交通监控来看,那伙人很可能是怀尔森·默莱德手下的人。

  “你说一共是五个人?”邦德一边听着Q说话,一边检查早上从雷伊蒙斯办公桌抽屉里拿出来的那把点三八手枪,如果他回家的话,里面的子弹可不够他保命。他把枪放在床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充电界面,总觉得自己的谈话对象就是透明的空气。

  “是的,五个人,他们分头行动。你可以看看这个,007。”

  邦德转头看向电视,刚刚还在充当背景音的夜间新闻播报忽然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漆黑,就像有人不小心关了一样。他等了等,直到屏幕上出现其他颜色。画面逐渐清晰起来,他留意到右下角有一串数字,他很快意识到那是时间和日期,而Q给他看的正是监控录像。也许那时黄昏之前,还能看清楚街道上有什么样的人,车辆来来往往,看起来和平日里没什么两样。

  “这里有一些非常有趣的地方,真高兴能和你分享,007。”Q故意用愉悦的话音说道,他并没有让电视也发出自己的声音,而是继续选择电话交流,“每个人得活动都有固定的模式,现在流行的收集数据,不过就是获得一个尽量准确而且可以预测的模式。但一个规模庞大的超级城市,每天都会有不符合模式的事情发生,一般来说,都会局限在一定的范围内。”说到这里,Q加快了录像的速度,现在连录像里那些人更加难以看清了。

  “这个范围也是可以预测的?”

  “基本可以,上一次出乎预料的情况……据我所知,是因为一桩谋划未遂的恐怖袭击——出现了短暂的峰值。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关键问题在于,我在三个小时前收集到的即时数据都非常反常,而且不可忽略。那意味着有人在暗中操控着……某些阴谋。”Q让画面停了下来,焦点对准录像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并且不断放大直至邦德能够把他身上的特征都一一分辨,“我无法抚平峰值的出现,但如果我们反向最终,能够很轻松地找到那个躲着的人。这五个人,不同国籍,人生没有交集,但所作所为不符合我拥有的记录,而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真实可靠的记录,这通常是袭击发起前才会有的现象。”

  Q把怀疑中的五人小组整齐有序地展现在邦德眼前,他无意讲述自己过分高深的理论,似乎也不期待邦德能够理解多少。邦德神情严肃地盯着屏幕上的这几个人,又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

  “你在笑,007,这里面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开心?”Q质问他。他显然感受到了冒犯,但他是个人工智能,对这种情况更多的是不解。他们的共同语言其实不太多。

  “不,没什么。你是说他们都埋伏在我的公寓里?而且切掉了监控?”

  “没错。手法很老练,不过MI6那边认为只是普通故障,没有发现问题。”

  “这是你的看法?”邦德打断了Q的话。上一次监控系统出现这种故障,技术部门的人以最快速度上报给了M,他们甚至启动了应急预案,只是为了确认自己这位时常陷入险境的双零特工还有一口气。对故障的忽视不是MI6的风格,他们应当敏锐地觉察到这些细枝末节的变化,并且迅速予以回击。但目前来说,似乎和邦德所想的有些出入。

  “容我提醒——只是你的同事们的看法,不是我的看法。”Q不轻不重的话语里夹杂着些微的傲慢,“也许过几天他们会派人到你家去维修一下。本来还会发现你的尸体。”

  “但现在我在这儿,怎么说来着……逃过一劫?”邦德又笑了笑,他靠着枕头,又恢复了散漫自由的随意状态,好像一点也不担心那些被派来取他性命的杀手。他伸出手稍稍想拉开床边的窗帘,瞥见灰黑道路上流动变化的车龙,外面又下起雨来了,空气重新变得湿润,可天空中还是飘浮着一片淡淡的雾气。有些水珠粘附在玻璃上,邦德感到无趣,又重新拉上了窗帘。

  Q已经关闭了刚才给邦德播放过的画面了,电视机上重新开始播放夜间新闻。但他没有挂掉电话,好像还有其他事情让他分心,过了好几分钟,Q又说:“007,之前我和你说过,怀尔森·默莱德正尝试与联合情报委员会接触。我看了看联合情报委员会的记录,不得不说,非常怪异。我没找到其他有用的信息,但MI5方面提出,MI6不再插手默莱德家族的事情。这也是联合情报委员会的意思。”

  “你说的可真奇怪,Q。他们能够煽动MI5?还能够动摇联合情报委员?”邦德为这不可思议的话而叹了口气,又看了一下手机充电的界面,只有50%,要充满还需要再等等。

  在邦德的认识里,MI5和MI6负责的是不同领域,通常来说都不会产生冲突,偶尔他们还会进行联合行动,以前还有过不少成功的案例。不过这和邦德的关系都不大,双零特工多数都在海外执行极度危险、被视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MI5能插手进来的机会少之又少。两个部门同样隶属于内阁的联合情报委员*会,邦德也曾经听说过这些大人物是如何决策的,但他并未过多深入,也没有资格继续深入下去。那已经是英国的情报中心了,真正中心中的中心,无数人隔着迷雾观望,试图探知未来的风向,但能够窥知一二的人却屈指可数。

  走私军火带来的巨额利润只不过是其诸多好处的附加品,赚钱的方法有很多种,但获得权力远比获得金钱诱人,而获得权力的捷径便是将那些联合国禁止出口名单上的武器以不为人知的方式运送到被禁止的国家去,然后换取丰厚的报酬。默莱德家族这个行当的个中老手,而怀尔森·默莱德的初次登场便具有传奇色彩。数十年来无人能够撼动这一地下世界的权力猛兽,MI6下定决心后采取的行动更像是名利场上无关痛痒的小打小闹。权力对垒的微妙平衡被这半路杀出的人工智能搅成汹涌澎湃的猛烈海啸,地震还未结束,甚至还没有施展其本来的威力。

  “Q,你到底在暗示什么?我和那些官僚可没有什么关系?”

  “准确地说,我想我应该对你说一声‘对不起’,007。”许久,Q对邦德说。这让邦德不明就里。

  其实他的话里一点也听不出愧疚,这很正常,邦德告诉自己,Q就是一个人工智能,他目标明确地向前推进,无论是官僚系统还是军火家族,都被他视为前进道路上的阻碍,除此之外,这些人好像就没有其他特殊的意义了,哪怕是那个阿德里安,都只是一堆数据和记录。

  电视画面又变了,邦德刚刚并没有走过去关掉电视。他还是挺喜欢这样的背景音的,能让自己稍稍缓解一下这样孤独又安静的气氛。屏幕上是几份文件的扫描版本,他没办法把那些文字读出来,Q似乎能明白邦德内心的想法,于是他自己读了出来。他说得有些快,但读到后面让邦德脊背发凉。

  “等等!Q,这可不是你一句‘对不起’可以补偿的。”邦德摇摇头,让Q不要再念下去了,他看到文件下方双方的签字,有一方的签名他曾见到过。那是他成为007的委任书上的签名,由联合情报委员会主席直接签署的双零计划任命书。没有这一份文件,哪怕得到了M的认可,也不可能真正成为这个计划的一份子。在邦德年轻又骄傲的那段时光里,他才刚刚从海军部队转到MI6,很多好机会都摆在面前,M夫人很欣赏他,她没有过多疑虑就把邦德提到了007的候选人之一。后来事情比较顺利,联合情报委员会接受了M的建议,签署了一份绝密等级的委任书。

  邦德记得这个名字,他和这位爵士也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一次庆功酒会上,明星特工总是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经过M夫人的引荐,邦德还与主席握手了。对方毫不吝啬地夸奖着他的能力,还衷心祝愿他能享受到这个酒会。也许那能算是邦德生命中最意气风发的日子了,但他很少会回忆起这些过去,牵动伤口实在太疼了,总让人忍不住龇牙咧嘴,露出苦相。

  差不多过去了好几十秒,Q把电视的声音关了,画面又切回了广告。Q给邦德溜了一段思考的时间,他耐心地等着,然后才说:“你知道默莱德家族最大的货源是哪里吗,007?不是什么地下军工厂,也不是一些违规操作的民用公司,而是你为之效忠的政府。也许你可以在报纸上看到一些捕风捉影的新闻,但他们没有真凭实据来证明自己说的话……我可以提供证据,而且绝对可靠,大英帝国OBE*获得者——约翰·卡尔福德爵士亲自签署的合同,还有他们长达十年的无间合作。”

  那或许是假的,现在没有什么东西不能弄到,何况联合情报委员会的主席签名外泄也难以防范。这些大人物一年要在上万份文件上面签名。邦德脑子里有个声音如此辩护着,他猜自己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因为不清楚自己此刻能说些什么,但他说的话Q都在听着。

  “你被吓到了。”Q非常直接地指出此刻Q的反应,“007,要喝杯水冷静一下吗?我可以帮你叫个客房服务,叫他们给你送杯酸奶什么的。”

  “真难得你还会关心我的反应。但我一点也不想喝什么酸奶,我觉得只是你想喝而已。”邦德擦去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他没必要这样,他只是缺少心理准备而已。或许这份文件是伪造的,但真相不会距离这份文件太远。总有些见不得光的秘密隐藏在黑暗中,他们这些特工也是其中一份子。总会有人想尽办法去装点这些肮脏的生意,但需要顾忌的是,如果暴露在公众面前,没有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届时会爆发出的疾风骤雨能让伦敦城里半数封爵的人都丢掉自己尊贵头衔。

  “真是遗憾,我不能喝,基于某个你已经了解的原因……我想,把你定义为我的同伴也许你不会愿意,但我很感谢今天你对我的信任以及你为我所做一切,这是真心的。”Q的话题突然变了,他没有再提联合情报委员会和这一份合同,而是说:“我被创建出来后,接受过不少人的无私帮助,虽然没有成为朋友,他们对我也了解甚少,但那些人还是给我提供了不少意见与便利。我被告知应当对这些慷慨的人道谢,那能促进感情。”

  “Q,你是说,促进我们两个人的感情?”这个理论在邦德听来有些荒谬,他觉得在Q身上很难寻找到人类真实感情存在的痕迹,所谓的感情看起来像是他故意而为之的别扭,就像那些突兀的关心与道谢。他忽然责备自己刚刚说出来的那些话,那可能会让Q灰心。

  Q反而很坦然地承认了,“不一定要用这个说法,你喜欢怎么说都可以,007,这是你的自由。但我明白你本来可以不做这些事情,拒绝也没关系,只是因为我在威胁你,你才迫不得已冒那些风险。我让你没了一个美好的假期,你肯定抱怨过我吧。”

  “忘掉这些吧,Q……我对假日没有那么执着。”邦德觉得自己的语气就像是在安慰Q,一个人工智能为什么需要安慰呢?他又怎么会把一个人工智能当成人呢?这些疑惑在他的大脑中出现,却又转瞬即逝,邦德又懒得继续去追究。

  “007,我从你的表情上读到的可不是这些。”

  手机收到了新的信息,震动之后屏幕亮了起来,Q发来了他的论据:一张邦德满脸不情愿的照片,显然是从监控录像上找的。看到屏幕上的自己,邦德无声地露出笑容,他没想到Q的执着会体现在这个地方,还附上了证据。

  他的手指划过屏幕,考虑着要不要删掉这张照片,最后还是没这么做。

  “证据充分,无法反驳。好吧,你说得对,我的确很希望能有一个无人打扰的假日。一个人在家,呆一整天,晚上去酒吧,有一场偶遇……第二天回到家里好好洗个澡,看看电视什么的。听起来就很棒……但也很无聊。”邦德已经在幻想那样的日子了,但这离他越来越远了,他觉得最近都不会再有假日了。

  “无聊方是人生真谛。”Q轻快地说,又告诉他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如果真的无聊,你可以养只猫,两只也可以——但你是个特工,我不建议在外勤期间把你的猫托付给别人。真是可惜。”Q一本正经地给邦德分析他能不能养猫,语气尤其认真,邦德都不忍心和他说他从来就没想过养猫这件事。

  “我会好好想想的,”邦德表现得郑重其事,“如果有一天我退役了。”

  “真希望这一天到来时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

  “噢,我猜你会准时提醒我的,比如给我发条短信?”邦德和Q说笑起来,他还真没想过自己和几只猫相处场景,那和他太不搭调了,可他居然也在想养猫这个问题。

 

  *联合情报委员会(JointIntelligenceCommittee):隶属内阁办公室,统筹管理英国各情报部门,并负责将情报整理上报给首相。

  *OBE(Officer,OrderoftheBritishEmpire):大英帝国勋章中的第4级,官佐勋章(Officer),简称“OBE”。


评论(1)
热度(12)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