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黑雨 01

✽AB没有O的世界(Omega死光了)
✽CP:越明×李芳洲

傍晚时分,远处的钟楼又被敲响了,那声音随着微风一直飘到他们的居所前,如之前的每一天那样,带来了无甚新意的暮色。
建造了一半、外墙还没有彻底砌好的居民楼挡不住那钟声,躺在床上做梦的李芳洲很快就被吵醒了。有时候他会转头再睡,只是今天他精神不错了,很快起来了。
越明在客厅里,安安静静的,似乎在听着那单调的钟声是如何在城市上空飘荡的。
说是客厅,但其实大部分墙体都是残缺的,起不到遮风挡雨的作用。但也因此,日暮时分的光线得以落在地板上,让他们的身体也暖和了起来。越明迎着光坐在他们从垃圾场里捡回来的沙发上,手里捧着那本有大半文字都不认识的...

正路过人间-05

虽然没有人会看却依然要倔强贴上来的正文

 @pearlbiubiu 


P.S.上一章最后几段,不小心把戚明舟手里拿着的餐刀打成了手术刀……一个BUG。

正路过人间-01

我从地狱来,要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戚明舟的葬礼被殡仪馆排到了星期一举行,他孤身一人,在精神疗养院过了十三年,死的时候刚刚四十岁,对许多人来说还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或许还能闯出一番事业,而戚明舟却死了。他的死也不能说是无声无息,但很多人都不觉得意外,其中也包括戚明舟的第二位心理医生。梁医生快退休的年纪了,一辈子接触过很多病人,戚明舟并不是最棘手的一位,相反,他刚刚接手戚明舟时,他的状况比病历上写到的要好太多,当时他还很疑惑,搞不懂为什么上一位负责的医生作出这样的决定。要与一位精神状况不稳定的病人建立关系是一件很耗费心力的事情,在良好的关系的基础上,治疗才...

阻断终止 - 08

  天亮的时间越来越晚了,室外的气温也一直没有升高。0281凝视着防盗网外的天空,能看到的最远最远的地方便是上城区,那儿模糊在一片蓝灰色的雾气之中,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狂欢节”过后的下城区重归死寂,稀稀落落的灯光也消失在眼前,所有街道都陷入黑暗之中。街上行走的人已经很少了,他们或许还沉浸在天亮之前的热烈气氛之中,却又保持着诡异的清醒,不断告诉自己“狂欢节”已经过去了。0281坐在窗户旁,他觉得外面大概又冷了一些,除了午夜,这个时间点就是一天最冷的时候了。他想了想,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哥哥留下来的风衣,大了一些的衣服穿在身上不能很好的保温,不过这对仿生人来说也没有什么。

  哥哥留下来...

阻断终止 - 07

  孔雀的去来好似悄无声息,0281说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公寓门口的,而孔雀走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坐在沙发上发愣,茫然地思考着许多至今为止他仍一无所知的真实。

  和哥哥回到下城区就像人生里的一个惊喜,他获得了第二次生命,由哥哥亲自赋予,还带着充满爱意的祝福。他们在这狭小的天地里互相陪伴,直到一日哥哥因为那无法痊愈的重病离开这个世界,但0281却相信哥哥已经把一切都给了自己,包括生命中最后的时光。那珍贵的宝藏被0281隐藏在记忆的最深处,除此之外,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

  为什么要去追究一个人的过去呢?0281苦思冥想,依然没有获得满意的答案。哥哥以前是什么人,以前叫什么名字,以前是什么...

再马一个可能不会写的脑洞。

游戏里有两个设定生来就是家破人亡的NPC,他们从小颠沛流离,然后在游戏剧情的安排下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却不可避免地要走上复仇的道路。他们与一个难度较高的任务有关,A负责给玩家和同伴提供武器,B是协同作战复仇。NPC不知道自己是游戏里的人,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复仇的助手,然后哼哧哼哧开始准备。

但是一般第一个刷这种任务的队伍都会失败,这个小队也失败了,B被BOSS杀了,只剩下A。A很绝望,很痛苦,他觉得是“命运”在作怪,知道自己这辈子再也没办法复仇

但是忽然之间,他发现时间好像倒退了,他们还活着,活得好好的,又有其他人过来询问他们是否要复仇……

知道自己只是游戏里的人物后,NPC心情复杂,他们...

阻断终止 - 06

  以解放者布伦南的名字命名的协会和机构成千上万,多多少少都是为了让自己听起来更加得理直气壮、名正言顺。这数不清的机构之中,最为低调却又实力最强的,自当属执政官直接管辖的布伦南纠察组。

  “大清扫”便是布伦南纠察组的产物,他们关注着“狂欢节”前所有妄图挑衅的跳梁小丑,优哉游哉地等待着敌人的主动出击,随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击败,整个过程干净利落,闻不见一点血腥气。那就像一个存在于下城区的传说,人们甚至编造了许多与布伦南纠察组有关的故事,或是用来恐吓小孩,或是用来给自己壮壮胆气,或是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但没有人胆敢轻视布伦南纠察组的真正实力——他们来自上城区,听命于执政官,无论哪一个,都...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
  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