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Newt/Credence] 生本能 - 03

New的公寓就在这个街区里,与他们刚刚解决了晚饭的餐厅相隔不远,一路上还有路灯提供光亮。夜里时常能在鲁班听到细细碎碎的声响,有些是人们交谈的话语,有些是电视机发出的杂音,另外还有一些是与它们擦肩而过的人的脚步声。不同的声音犹如在夜晚里悄悄交汇的河流,无声地穿过大街小巷,成为纽约夜晚里不引人注意的、普遍的构成元素。

还有许多人回家的时间比Newt更晚,因此许多窗户还没有亮起灯来,而两边的公路楼只有零零星星的亮光,Newt带着Credence往前走,语气自然地介绍着自己居住的地方,其实纽约许多地方都是相似的,他们都在夜晚里变成了同一种颜色,陷落在绵长的阴影之中,Credence的眼神像是好奇却又不是好奇,混杂着其他微妙的情感,Newt相信那不过是一种陌生感,Credence应该是没有去过纽约的其他地方,也没有见过其他街区的不同之处。

他们经过好激动公寓楼,Newt在十几米外就看到自己居住的那一栋公寓了,便指着自己家的阳台,告诉Credence:“你能看到那里吗?我在阳台养了植物,那个很多花盆和叶子的就是我的家。”

其实那根本看不清楚,隔着一段距离,晚上的灯光又不是特别亮,只能依稀看到一个影子。Credence很努力地朝着那个方向望去,迷茫困惑地眨眨眼睛,脚步停了下来。Newt那时还往前走了几步,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回过头来,问:“怎么了,Credence?”

“……你就住在这里吗,Mr.Scamander?”Credence的目光还没有从那片公寓楼上离开,他说话的样子叫人觉得他正凝视着某个遥不可及的地方,并且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感到怀疑。Newt可以很好地从Credence的言行中观察到这一点,生活总是如此奇妙,能够把两个在过去毫无联系的人连接在一起,而这些事情只能解释为偶然的巧合。

他想了想,脸上还是那样叫人安心的笑容:“是的,我住在这里——我还养了几只鹦鹉,嗯,除此之外,我还有几个水箱,里面养了很多鱼。它们有各种各样的颜色。”说起家里面的动物们,Newt不由自主就笑了起来,那是他生活中为数不多的能叫他感到快乐的成分,他乐于向别人介绍自己家里养着的小动物,但缺少听众,也并非所有人可以理解他,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沉默的习惯。

今天在动物园给Credence介绍那些动物们大概也算是Newt的渴望之一,Credence是一位非常好的听众,他仔细地倾听着,不时偷偷抬眼去看他真诚又热情的解说。由饲养员担当讲解员并非没有可能,Newt对小动物们的了解让他足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动物园讲解员——导游也行,但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饲养员,并不能在工作期间与某位游客交谈。

不过场景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今天早上,Credence充当求知欲旺盛的游客,默默地听着、记下Newt说的每一句话。

 

Newt进门便把皮箱放下来,带着Credence去公寓里唯一空出来的房间,心里暗暗希望房间不要过于脏乱。房间里的灯打开时,看着眼前出现的一切,Newt终于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糟糕。但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许多书籍堆放在书架上,一些他买来的宠物粮食挤满了柜子,到处都挂着他饲养动物需要用到的专业工具。他不是很注意整洁秩序的人,平常也不会可以去保持清洁卫生,所以打开灯光那一刻,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即将出现的东西不要吓到Credence。

“非常抱歉,Credence,我工作回来也没有怎么收拾过……”Newt颇为苦恼地挠挠头,“现在只能委屈你了。明天我再把东西整理归类吧。”他家里从来没有客人来过,即使是有,也不会乐意迈出脚步。对于这一点,Newt清楚原因是什么,他们不适应沿着这么多动植物的逼狭公寓,到处都是动物们的叫声,还要担心里面会不会有奇怪的气味。但更重要的一点是,Newt这样的动物饲养员就是个奇怪的家伙,奇怪的家伙是没有人会来上门拜访的。

“这没关系,Mr.Scamander,这里很好。”Credence心不在焉地说,他正忙着看房间里各种古怪的装置,每一件东西都能吸引他的兴趣,他似乎想要拿起来好好研究,却又担心会因此惹怒Newt。

Credence身上有着那种孩子才有的特质,像是没有完全长大,邮箱是根本没有长大的空间,他的一举一动都犹如孩童般单纯而不带任何目的,热和简单的事物都能够叫他花去半天的时间,而他也沉浸在自己无声的世界里,几乎忘记了Newt的存在。

总的来说,这种相处方式也算是不错的,Newt相信这总要比Credence蜷缩在墙角无助的模样要好。他从客厅里找到了一个杯子,给Credence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床头的桌子上,并且对他说:“Credence,这一天你也累了,好好睡一觉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以后再想办法。”

“嗯,谢谢您,Mr.Scamander。”Credence还是以过分尊敬的态度称呼这Newt,很少会有人在Newt面前这么喊他,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考虑因素,而Credence的想法确实很容易猜透的。

“Newt,叫我Newt就可以了,你其实不用叫我Mr.Scamander,那太过正式了。”

Newt扯扯嘴角,像是想笑又没有笑出声了,Credence在吃完一顿饭后精神状态恢复了很多,也不再恍恍惚惚的了。他出去时没有忘记把房门关上,还轻声向Credence道晚安。Credence畏畏缩缩地点头了,好像接受了Newt给他提的意见,但是没有继续说话。

Newt安顿好了Credence,又开始回想起自己需要做的事情的清单。那张清单在他的脑子里,家里还有一堆事务等着他。因为下午多花了一小时与同事们举办了告别聚会,路上又带着Credence去吃了一顿饭,Newt回家的时间比平时忘了很多,家里面的小动物早就饿了,而他还得逐个清洁他们的窝,还不能忘记重新检查一遍水箱的输出数据。忙碌能够让人忘记很多事情,比如说今天早上刚刚被老板解雇了的事情,那让Newt耿耿于怀,可他在抒发自己的感情之前,还得保证自己的好朋友们吃饱喝足、生活愉快。

通常,Newt很享受这一过程,就像他享受自己的工作一样,从来都没有怨言,只是参与到这一活动当中来。他一丝不苟地打扫着鹦鹉们居住着的窝,还是不是去看看大厅里的水箱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很多东西都需要Newt独立完成,有时他会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位同样熟悉动物们的搭档,那能让他轻松不少。不过这都只是Newt自己的想法,实现的可能性小之又小,这也只是一种一闪而过的念头罢了。

客厅里摆放着Newt自制的铁艺树枝,他还给那些树枝的表面上涂了一层树皮的颜色,还不忘在周边摆了很多花花草草。他的金刚鹦鹉非常喜爱这一环境,总是站在树枝上,透过玻璃去看阳台外面的世界。白天还能看到清澈蔚蓝的天空,纽约的街景倒映在它们的眼睛里,它们看得入迷,几乎忘记了自身所处的世界只是一间小小的公寓。

见到Newt走向自己,小动物们都欢呼雀跃起来,而金刚鹦鹉手疾眼快地落在Newt的肩上,亲昵地蹭蹭Newt的头发。Newt给它们顺了顺毛,一如既往地问起了他们今天过得如何,哪像是他的自言自语,得不到别人的回答。可小动物们总会认真地对待Newt,它们用自己的语言发出声音,满足的表情和随意亲切的动作便是他们的回答,而Newt当然清楚那是什么意思。他喜欢在这种气氛下照顾自己的小动物们,这便是他家中的环境,虽然在外人看起来乱七八糟又毫无秩序,可Newt却乐在其中,并且努力维护着这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好了好了,大家都饿了……抱歉啊,是我的错,今天回家太晚了。”Newt摸了摸把头伸过来的鹦鹉,手上忙着把密封起来的食物分装袋打开,从中掏出食物喂给小动物们。它们早就饿了,现在见到Newt给他们带着吃了的回来,都高兴地往前走围在他身边。

客厅里变得热闹起来,充满不同小动物的叫声,Newt好不容易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还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记得明天要去清洗水箱。因为之前的工作太忙,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清理水箱了,说不定会让生活在里面的鱼类受到疾病的威胁,而明天他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他想,被解雇也不一定是坏事,至少他连轴转的日子可以停一下了。

“这是什么?……给我的吗?”Newt见一只被他取名为Vincent的鹦鹉从门边的篮子里衔着一个信封飞过来,Newt伸出手接过去,“是你们从信箱里拿回来的吧?路上没被别人看到吧?”

鹦鹉乖巧地摇摇头,又十分得意地张开翅膀。它是一种聪明的动物,能够很好地理解Newt的意思,却又忍不住在Newt不在家时到外面去逛逛。Newt对不能给他们提供更加舒适、宽阔的活动空间抱有歉意,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动物园饲养员,再也找不到比现在这个公寓更好的房子了。

Newt看着灯光下羽毛色泽鲜艳的鹦鹉,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他手上的信封被规整地用火漆封口,上面哈有一排手写的收件人姓名,哦,他想起来了,是他在一年之前参与的资助计划,按照规定,每隔三个月,Newt便会收到有关的信息。这个教育慈善组织通常都是以电子邮件作为备份,同时有选择手写信件以示诚意。要不是偶尔胡收到邮件,Newt肯定自己会把这件事抛诸脑后,因为这不影响资助的计划,他已经一次性父亲了资助的款项,每个月都会自动扣除花销。

Newt小心地拆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了两张平整光滑的信纸,它们被叠得整整齐齐的,和以前一样,写满了措辞优美的句子,字里行间都是感激之情。这些笔迹属于两个人,第一个人是教育慈善组织负责这个计划的员工,他汇报了那一名被资助的学生的日常生活以及学业成绩,还不忘亲切地问候Newt。Newt默默地在心里作出了回答,他很好,除了今天失业了以外,这可真是叫人始料不及,而它本来打算一辈子都当一个尽职尽责爱岗敬业的饲养员的。他这么想着,把下面那一封信展开,继续阅读。

那是那名被资助的学生写的,他的字迹工整清晰,读起来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其实内容和第一张纸上提到的差不多,只不过少了些例行公事的严肃,多了几分稚嫩的真诚,在信中,写信人还提到了自己的家庭烦恼。他家庭比常人要不幸得多,早年丧父,不被母亲喜爱,又受困于家庭贫穷,成长的过程冰冷又孤寂,人人将他视为怪胎。Newt慢慢地读着那封信,心不在焉地抚摸缩在自己怀中的鹦鹉。

读到他人对自己的感谢还真是让Newt有些不适应,何况还有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讲述着他的故事,而Newt却无力给出建议,也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同身受。

之所以会参加到这个慈善教育计划中,说起来还是一个巧合,当时他还没有到纽约动物园工作,大学毕业不久,在父亲友人介绍下,机缘巧合进入了某个电视节目的制作组,负责驯养节目的动物嘉宾。平心而论,除了作息不正常这个缺点以外,那是一份非常好的工作。恰恰在那个时候,Newt与一位朋友一起参加了这个计划。他并不是那种渴望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更换工作以后,Newt的生活有了新的节奏,除了定期的信件,Newt平日里都不会想起这件事情来。

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资助对他人那么重要。这倒是让Newt觉得很奇妙,现在,他可悲地丢了自己的工作,前途无望,还有一大家子的动物们要养活。而他家里无缘无故多了一位借助的陌生人,所有他知道有关Credence就是他是一个学生,并且与家人走失了,他没有依靠,拒绝袒露,对一切都惶恐不安,对他人没有信任可言。

真是叫人烦恼的一天。Newt微微感叹着,终于把这一封信读完了,打算折起来。

在这个计划里,Newt是一位匿名的捐助者,根据规定,被资助者将永远不知道Newt的真实姓名,也许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他们两个人的下半生,都没有再联系的机会。Newt倒是很感谢这个计划的保密性,让他免于社交。

看到信纸右下角的签名时Newt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分辨他人的签名对Newt来说并不算太过困难,只要认真地去把里面的字母早出来就好了。那位受到资助的学生一直都保留着那样的习惯,把自己的姓名写在右下角,这是违反规定的,却因为信件的保密性而没有被揭穿。Newt第一次还会花时间去看上面漂亮的签名,后来就没有了。

暖黄色的灯光把白色的信纸的颜色都改变了,Newt盯着那个签名看了好几秒钟,他不确定自己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这是毫无理由的行为。Newt的指尖划过签名,好像那样能感受到签名留下来的痕迹,他能准确地读出那个名字,而读出来时,Newt自己也愣了。

“Credence……”

他今天就认识了一个叫Credence的人,此时此刻,那个人就在他家里,只要去敲敲门,Credence就会打开门,说不定还会喊他“Newt”。对了,Credence还说他是一名学生,在上大学。而他在下午,拒绝回答所有有关家里的问题。

没有更多吻合的信息了,然而Newt心里却有一个预感,说不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他把信纸放回信封里,感到状况就要变得不可控制了。他决定立刻回房间好好睡一觉,把这些都忘掉,并且希望明天起来,所有的困难,无论是他的还是Credence的,都迎刃而解。


评论(2)
热度(29)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