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Credence/Newt] 生本能 - 01

(失业的)动物园饲养员Newt × 学生Credence 

弗洛伊德认为,人有两种本能:一是生的本能,弗洛伊德称之为“利比多”,它代表着爱和建设的力量,指向于生命的生长和增进。二是死的本能,弗洛伊德称之为“达那多斯”,它代表恨和破坏的力量,表现为求死的欲望。死的本能有内向与外向之分。当冲动指向内部的时候,人们就会限制自己的力量,惩罚折磨自己,变成受虐狂,并在极端的时候毁灭自己;当冲动指向外部的时候,人们就会表现出破坏、损害、征服和侵犯他人的行为。


 

这是纽约动物园饲养员Newt Scamander先生在这里工作的最后一天——是的,他被解雇了。

真是个不幸的消息,差不多每个与Newt擦肩而过的人都恨不得摸摸他的头发或者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他看起来实在是太沮丧了,不断地想着园长在中午对他说的话,失魂落魄地在园区里游荡着,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些什么。他脑子里有个理智的声音告诉他,你该回家去,区别的动物园看看,或许可以找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或者别的什么都可以。

Newt不是个对工作挑三拣四的人,而他还面临着失业危机,他家里养着的小动物们可还嗷嗷待哺呢!乱七八糟的事情让Newt一点也乐观不起来,他想去和自己的老朋友们告别,还想去找园长理论一番,甚至动了给动物园饲养员工会写信投诉的念头。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园长早就想解雇他了,他缺德不过是一个理由罢了。而Newt今天的违规行为恰好给了他机会。

大家都不舍得Newt,他们借着与Newt告别的机会纷纷抱怨那位苛刻的动物园园长,自从他上任以后,动物园里所有的生物都仿佛瘦身成功了,这可真是不可思议。人们在更衣间里与Newt拥抱,还有人贴心地施以援手,他们都清楚Newt与家中联系不多,本身生活也算不上宽裕,正打算为他联系纽约市另一间动物园,看看能不能弄到一个饲养员的位置。对于同事们的好心帮助,Newt都一一谢过了,他还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其他动物园的待遇,打算明天上门去问问。

这场告别仪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有人往Newt的包里塞了几个动物园的纪念玩偶,颇为感伤地说以后一定要保持联系。Newt倒是笑了起来,似乎看来了,他与每一位同事拥抱,说了许多声“谢谢”,还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往园区外面走。

闭馆后的纽约动物园异常安静,周边的车辆也散得差不多了,黄昏的光辉撒在道路上,Newt能看到街上自己被拖长了的影子。他正拎着自己那个古旧的皮箱,往去公交车站的路上走,头顶上还戴着纽约动物园员工的帽子。那顶红色的帽子走在路上显眼极了,Newt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形象。他一边走着,一边告诉自己,不需要对前途太过忧虑,要想开点,至少他明天能睡个好觉了。可他还是挂心着动物园里的朋友们,他又想起了那一双双恋恋不舍的眼睛。

离别总是伤感的,Newt努力不去想自己的朋友们,迈开步子朝公交车站走去却又忍不住回头去看动物园巨大的广告牌。

公交车站和动物园的后门还有一小段距离,那是为了疏通拥堵采用的设计,实际上一点也不高明,来这里的人们得花上一段时间,穿越车流,才能抵达目的地,还得挤在售票处购买门票,可真是不人性化的设计。Newt的运气比普通观众要好一些,他不需要购买门票,只需要从后门的员工通道进入就好了。

那大概是Newt最后一次走员工通道了,他的步数不断放慢,走到门口时还停了下来。安保人员也认识Newt,对Newt今日的倒霉遭遇表示同情,却还是告诉他:“Mr.Scamander,你必须把你的员工卡交换给我。很抱歉。”他看见Newt低下头,在自己身上的口袋找那张好像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员工卡,可是他很耐心,还在等待着。

差不多过了一分钟,Newt才慢吞吞地把员工卡递给他。保安叹了口气,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象征性意义地对他说:“以后再见吧,Mr.Scamander。”Newt点点头,又回头看了一下那个颜色鲜艳的广告牌,走出了动物园。

现在,他已经不是纽约动物园的员工了,只是一个拿着箱子,准备回家,第二天再找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的可怜的失业人员。这听起来多么叫人伤心,Newt缓慢地走向公交车站,神思恍惚地回忆着动物园园长解雇自己的理由。对方理直气壮地说Newt玩忽职守,工作期间带着游客在园区内四处乱跑,根本不像是饲养员应该有的样子,“我还以为您是一位和善可亲的导游呢!”院长如此说。

可他也没什么错啊。Newt当然不能为这就是解雇自己的理由,可Newt也明白,园长很早就想解雇自己了,这一次不过一个巧合带来的恶劣后果。但Newt不觉得自己放下了什么错误,他也不觉得给一位迷路的青年带路是多么可耻的事情。他助人为乐,看到对方的脸上露出醒来的笑容还感到高兴。

Newt走马灯似的回想着今日的事件,背对着落日,不管怎样还是想不通。

但喜爱恶作剧的上帝并没有给予Newt更多思考的机会,那位他今日带路的青年正无助地蹲坐在地上,双眼呆滞地望着前方,好像全身还在微微地发抖。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笑意,或许是日落后的降温,让他脸色发白,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

犹豫并不是Newt性格的组成部分,他几乎是不加思考地就走上前去,可他其实还没有想好应该和对方说些什么。不过他都站在那里了,青年看见了不远处的他,表情有了些轻微的变化,他动了动嘴唇,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事到如今,已经失业了的饲养员不得不承认,当他看到任何需要帮助的生物(当然包括人类与动物),他就不能挪开脚步,除非帮他们解决困难。很多人都说那是Newt让人喜爱的优点,其实Newt感觉自己都快患上好人综合征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这个病症的结果,比如以长期以私人名义捐助一位生活艰难的学生。可他还是走到那青年身边,放下箱子,蹲下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他猜或许又是迷路了,眼前这个人的方向感并不好,时常露出迷茫的眼神,今天早上他在动物园企鹅馆内的行为就可以解释了。

坐在地上的青年有些惧怕地转过头来,他当然记得Newt,那位亲切为他带路的饲养员,头上还戴着那顶帽子,现在还提着一个手提箱。不过Newt已经没有穿印有纽约动物园Logo的工作服了。

Newt对青年笑了笑,还是和早上一样地自我介绍起来,“您好……我是Newt Scamander,您遇到了什么麻烦吗?也许我能给您提供一些建议……是迷路了吗?我们早上见过的——我们在动物园里逛了一圈,说不定你还记得我。”

夜里的确是冷了一些,但不至于降温太多,以至于让人失去思考的能力。青年下意识地扭过头去,避开Newt关切的目光,他总是表露出怯生生的一面,与人交往还不如Newt自然,可他还是能听懂Newt在说什么的。大约过了好几秒,Newt才听见青年说,“我记得您,先生。早上,我们见过。”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仿佛害怕打扰到Newt。

Newt用眼角余光去看了看公交车站的指示牌,有许多旅游路线都会经过纽约动物园,还有普通路线,在这里可以很快查到他想要去的站点以及班车消息。他凝视着青年的眼睛,对方垂下眼睛,一直没有对上他的目光。Newt用一种温柔的、哄骗的语气说,“您的家人呢?他们是在这附近吗?……有电话号码吗?如果您是和他们走失了,我们打个电话就好了。”说着,Newt就找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通话界面,准备输入号码。

可他没有等到回答,青年没说话,警惕地盯着他。可当Newt注视着他的时候,他又立刻别过头去。Newt猜到会是这样了,早上他们遇到的时候,他就是这幅模样,过分敏感的小心谨慎总是会给正常社交造成阻碍,可他们既然能够相安无事地相处一上午,那么下午的遇见应当也不成问题。

“你有他们的号码吗?你父亲的,或者是你母亲的?”Newt和别人说话时,总会吧对方想象成某种动物,那可以让他更好地把句子完整地说出来,并且把内心的羞怯的情感隐藏起来。他还扮演着是演员的角色,对眼前如同怯懦小兽般的青年低声说着话。

“我没有母亲的号码。她从来不用。”过了许久,青年才细声说出这句话来。

那让Newt有些发愁,联系不上他的家人,那他还能为他做些什么?Newt的第一反应是博大911,把这可怜的亲娘送到临时收容所,或是其他什么温暖的、安全的地方,只要不是街上就行了。晚上的纽约可一点都不适合睡觉,何况他衣着单薄,在陌生的环境中就会瑟瑟发抖。他需要陪伴,Newt很清楚这一点。

“你家住在哪里?我可以给你叫一辆出租车,把你送回家。”Newt想到了一个新的解决办法,他说,“我把你送回家,这样就没问题了。”纽约动物园周围总有揽客的出租车,现在这个时候拦一辆问题还不大,天空还是亮着的,温度也算不上太差。

没有多少人会拒绝回家,除非是不愿意面对家人,这样的原因有很多,而Newt从青年的眼中看到的是惧怕。那并非一闪而过的情绪,而是持久性地浮现在他的眼中,Newt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动物饲养员得益于他对周遭事物的仔细观察,还有对他们情绪的观察。很明显,他身边的青年在下午着几个小时里,经历了什么意外,因此与家人走失了,这可能是无意的事故,也可能是人为的。就像为了惩罚不听话的小孩,家长会在一怒之下把他们赶出家门,并且告诉他们,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Newt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母亲不给我回去,她说我搞乱了她的计划,我搞砸了一家人出游的日子……她很生气,她从来都不喜欢我。她讨厌我。”青年断断续续地说着话,整个人缩成一团,额头却冒着冷汗,“我和她道歉了,我说是我的不对……我只是找不到他们了……我知道我错了……”

“这不是你的问题。”Newt轻轻地抚摸着青年的背部,他的瘦削让Newt吃了一惊,“你不想回家吗?”

轻声的额呜咽取代了回答,Newt才回过神来,他问了个多么残酷的问题,眼前人根本不能回答,他的心灵是那么脆弱,似乎是从来没有得到他人的细心呵护。Newt是一位专业的饲养员,虽然在人际交往上并不是特别受欢迎,偶尔也有人说其他天性的内向,可他很清楚该如何安抚一个受到惊吓的孩子。很显然,眼前人的心智单纯如孩童,他经不起其他更多的伤害。

“没什么可怕的。真的……”Newt就像今天上午第一次见到他那样,用一种无忧无虑的声音说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我要怎么称呼你。不过我想你已经记住了我的名字了,Newt Scamander,非常容易记住。你呢?”

青年眨着眼睛,迷惑不解地看着Newt,那样子叫他看起来像花了好时力气才能记住这个名字。他喃喃自语一般的重复着Newt的名字,像是终于记下来了,才说:“Credence……我的名字是Credence,先生。”他还是那样低低的声音,还夹杂着些微抽泣声,听着就叫人心里感到难受。

公交车引擎的轰鸣远远地从风声中传来,Newt回过头去看了一下,估计还有十几秒钟那辆公交车就要停下来了,还恰好是他回家那一班车。如果错过了,他就得等上一个多小时了。Newt可不想就此错过,于是对Credence说:“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你也饿了吧,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再想想怎么办?”

Credence依然是沉默的,不过还是握住了Newt伸过来的手,站了起来。Newt为他把衣服上的尘土排干净,他的力气很轻,动作也很小,见Credence没有什么过激反应,才继续进行下去。

公交车停在他们的面前,Newt拿起手提箱,让Credence先上去。Credence找到位置以后,Newt也找到了一个位置把他的箱子放好。他刷了两次卡,在Credence旁边空出来的座位坐下了。

评论(6)
热度(69)
  1. 今夜我愿化作一只盯裆猫逆河 转载了此文字
  2. 今夜我愿化作一只盯裆猫逆河 转载了此文字
  3. 拉普拉斯定理逆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克莱纽特无差推广主页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