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00Q] 于无声处-14

从旁人举动中的细枝末节揣测他们各自的过去是愚蠢的,邦德过去所接受的训练当然包括这些窥探隐私的内容,他乐此不疲地观察着那些不经意的小动作,然后加以推断得出结论。这套方法在一个昏迷的人身上时没有任何作用的,何况此时此刻,阿德里安·D·博朗伍德早就失去了被探究的价值了。这位可怜的先生勉强地坐在凳子上,雷伊蒙斯豪华舒适的座椅并没有让他眉头舒展,他的眼珠子在眼皮下缓慢地转动着,鼻息依然算不上平稳。

Q安坐于另一张椅子上,刻意选择了一定的距离,连角度都是精心矫正了的。邦德并没有因为一个投影出来的人像出现在自己身边就感到坐立不安,反而显得异常耐心,等候着博朗伍德先生的醒来。五秒之前,他刚刚把一杯冷水泼到了博朗伍德先生的脸上,对方打了一个冷战,水滴顺着面颊流下,使他难以睁开眼睛。但邦德很明白,过不了多久,这位先生就会清醒过来了。

在这短暂的十几秒里,邦德才以一种难得的、认真的态度去打量博朗伍德先生。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在日常生活中颇受欢迎的年轻人,他有着一张叫人喜欢的脸,哪怕整张脸已经被毁得远不如当初,但那反而更叫人感到惋惜。他想,好极了,一位共和国的“元老”就在他的面前,而另一位不承认自己是“元老”的人物似乎要对他兴师问罪。这一场景想一想就叫人尴尬又难受,虽然感到无比好奇,邦德却不太乐意自己坐在旁边,假装不在意地看着。

“他好像醒了。”Q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面色毫无异样,纹丝不动地坐着。

“恐怕是的。”邦德耸耸肩,“你居然亲自出现了,不符合你的作风啊。我倒是想让你和我说说,Q,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准确地说,我与Red Moon,或者说阿德里安·D·博朗伍德先生没有任何私人恩怨。我只是代替复仇者。”Q移开了目光,至少他的形象上是那样的,留意到阿德里安睁开了眼睛,他的语速稍稍变快了些,“007,你应该去查查谁和博朗伍德先生有深仇大恨。我保证,那会让你大吃一惊,那份名单如果列出来,能让刚刚填满墨水的打印机报废。”他发出呵呵的冷笑声,那是邦德意识中Q最接近于感情丰富的部分了。

痛苦中苏醒的阿德里安还没有准备好去迎接醒来后的世界,他没看到雷伊蒙斯,先是松了口气。随后他便撞上了邦德的目光,邦德的笑容可谓亲切迷人,但把阿德里安吓了一跳。他立刻转过头去,却瞥见了全息投影出来的Q。Q的形象略微透明,灰尘穿过光束的痕迹还能展现在他的眼前,但他的脸上还是立刻摆出了清晰可辨的微笑,好像那样能让惊吓中的阿德里安从阴影中挣脱出来。

那一点效果都没有,反而加深了阿德里安的恐慌。他看看邦德,又看看Q,说不清楚是谁给他带来的恐惧成分更大一些。邦德正思考着要不要对这位金融界的宠儿介绍介绍自己,却听见Q说话了:“好久不见,Red Moon。我们两个都没有想过会在这种状态下见面,万幸的是——你还活着。多么叫人高兴的事情,值得你开酒庆祝了。”

这通夹枪带棒的生硬话语,可比Q之前对邦德说的话刻薄多了。邦德抱着置身之外的态度,决定从这一刻开始只留意时间,不再打扰Q说话。

阿德里安·D·博朗伍德被吓得一下子不能说话,他本来还要勇敢些的。Q盯着他看了一阵子,那个形象是盯着看的样子,然后又继续说:“僭越‘共和国’的最高处决权,一口气处死了其他所有人,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勇气。在你创造我之初,我还被你伟大的天才所震撼,不难怪你为什么可以让其他人步入死亡……博朗伍德先生,你是一位非常非常聪明的人物,我也很感谢你为我设定的行事原则。”

说到这里,Q叹了口气。因为阿德里安终于惊叫出声,“Quinn!”

这个名字令邦德一下子回过神来,他故作不经意地把目光投向Q,Q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尴尬的场面。他对此置若罔闻,仍然扮演着行刑官的冷酷角色。他依然否认了这个名字,“我不知道我得重复多少次,我不是Quinn,你应该比我更清楚,Quinn的下场是什么。他经历过的,都是你带给他的。”

“你就是他!你和他一模一样!”说话不利索的阿德里安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完,声音颤抖着,他身上的血把雷伊蒙斯豪华的真皮座椅搞得污浊肮脏,努力坐起来的动作更让他被疼痛折磨,可他还是不顾一切地把这句话说出来。

Q少有地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了,可细微的表情变化仅仅存在于一瞬间。很快他就笑了起来,像个秉承世界美好的天真青年一般地说道:“一开始,Rita把我称为Quinn的复制品,但也不能全说是,因为我的构造有一半都是你的功劳。我们……不,Rita将Quinn的特征放到了我的身上,在一年多来的学习下,我正式接管了‘黑客共和国’的残骸。Quinn都没有能力恢复的世界,我当然也不准备恢复,但我认为有些事情是我必须去完成的。就当是Quinn的遗愿好了。”

Q说的话叫人云里雾里的,邦德终于清楚为什么Q敢于让他在一旁参与这一场审判了。因为邦德对整个“黑客共和国”都知之甚少,R提供的资料也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到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对质都还在光明正大地继续着。

“……遗愿?你在说些什么啊,Quinn。你不还活着吗?我记得你还活着的啊……你还有生命体征,Quinn,你还活着的啊!”阿德里安呼吸急促地重复着Q的话,他瞳孔放大,整个身体下意识就往后倒,好像Q说完那句话以后就会立刻杀了他。Q有些好笑地看着阿德里安的反应,观赏他人的丑态总能给人带来欢乐,何况在他眼前的人就是他费尽力气追踪的目标。

“我是Q,不是Quinn。我们只是长得一样罢了。”Q又一次纠正了这个错误,“在我的学习过程中,有幸获得了他清醒状态下的教导。模仿他的思维方式并不困难——我当然可以假装我是Quinn。但我不会像他一样对你心慈手软,仅仅只是因为你们过去拥有的美好爱情?爱情一文不值,尤其是在您的眼里,我说的对吗,博朗伍德先生?”

爱情。多么惊人的词句。

邦德双手抓着椅子上的扶手,他的动作轻微而不引人注意,眼皮也没眨一下。瞧瞧他都听到了什么,一段夹杂着爱恨的对质,他窥见了两位“元老”过去的情与爱,那想必相当甜蜜。邦德莫名其妙地回想着Q刚说出来的话,Quinn与Q有着相同的面孔,他是被人工创造出来的,诡异的语句终于让邦德恍然大悟。

一个陌生的名词浮现在邦德的脑海之中,那个词频繁出现在Q支部的员工的口中,如今却叫他想起来了。邦德可以肯定地说,Q就是人工智能,并且诞生于某个阴谋之中。而Q拥有真相,或者说,他可以最大程度上地还原真相。

阿德里安被Q尖锐的问句呛得说不出话来,甚至不敢直视Q。那种愧疚的表现维持不过一两秒,又被另一种表情替代了。身体蜷缩在座椅上的阿德里安不顾剧痛,从阴影中抬起头来,望着Q,忽然变得勇敢又狂妄起来,“那你来找我做什么?完成Quinn伟大的复仇?”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们一向信奉的原则。”

“Quinn都输给了默莱德家族,你有什么资本?你不过是一个人工智能,Q。”像是终于认清了残酷的真相,阿德里安不再把Q当作Quinn,眼中仅有的那么一点温情也一扫而空。那双眼睛像狼的眼睛一样,闪烁着凶狠的光芒,完全想不到这个人在一小时以前还在被严刑拷打,生命陷入极大的危险。而他此刻底气十足,一手烂牌也无所畏惧。

“所以说我讨厌公平游戏。赢家总是作弊。”Q语气淡漠,“默莱德家族什么也不能给你,你的贪婪只会越来越大,但是你却迷恋上了贪婪被满足的快乐。过度的贪婪只会导致你的鼠目寸光,被雷伊蒙斯抓住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雷伊蒙斯作弊了,如你所说。”

“主动跳进陷阱的猎物都会为自己寻找犯错的借口。”

“无所谓。”阿德里安动动唇角,轻蔑又高傲地笑了,“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做些什么?一个人工智能的威力再大,也不可能打败一个系统化的人类群体……你是我创造的,我知道你的每一个弱点。没有哪个人工智能可以真正像个人一样去实施复仇。你瞧,你甚至不能挥拳打我,Quinn也不能,他连睁开眼睛的可能都没有了。”

“我的确不是雷伊蒙斯,真是遗憾我不能去模仿他对你做的事情。”Q故意叹了口气,却又扬起得意的笑,“我应该让您与我身边这位先生认识一下的。MI6的詹姆斯·邦德先生。我想你应该对他有印象的,在克里斯蒂娜·默莱德女士的生日宴会上,他把默莱德女士带走了。”

没有谁会忘记那一场生日宴会,轻歌曼舞的同时又硝烟弥漫,诸多角力就此拉开帷幕,邦德在其中也不过是扮演了一个小小的行动者的角色罢了。藏身幕后的人安然无恙地注视着这一幕的发展,Q有资格充当其中的一份子,而他也已经与邦德达成了合作的协议。

阿德里安惊愕地望着邦德,清醒后的他终于想起了那天自己模模糊糊看见的人影,记忆中的男人与眼前这个男人面容重合在一起。一个搅局的男人,阿德里安这么想,他完全没有办法去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Q非常善意地告诉了他。他的投影站了起来,面带微笑地对邦德说,“我需要借用的时间已经到了,比估计的要少那么一些。希望你能好好安抚阿德里安先生,007.他可是我非常重要的客人——想必也是MI6近期最重要的客人了,你的同事们很快就到了。这栋大厦里所有的安全设施都是‘安全’的,你只需要把他带到电梯门口就好了。”

邦德点点头,他对接下来的安排心知肚明。不会有什么叫人愉快的东西等着阿德里安的,这可是一位大人物,说不定会给金融城与藏在暗处的默莱德家族带来风暴与海啸。不过那都是MI6应该考虑的情况了,邦德从善如流地笑了笑,像是在说他知道了。

投影出来的人影瞬间就熄灭了,连灰尘的轨迹也湮灭在呼吸声中。Q彻彻底底地消失在他们眼前,如果不是那个投影仪还亮着,说不定这个房间里已经没有任何他存在过的痕迹了。邦德走向阿德里安,发现他愣愣地望着Q刚刚站着的地方,那里现在除了透明的空气,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毫无疑问,阿德里安又把Q当成了Quinn。


(我是失踪人口,我有罪)

评论(3)
热度(22)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