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00Q] 于无声处-08

MI6所在的高楼在伦敦并不算是显眼的建筑,以至于许多人都会以为这不过是一座普通的商业大厦。即使是站在这座大楼的最顶层往外张望,也不能看到些什么,但这里有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伦敦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的细微之处。但此时邦德往外面看,只能看到浑浊的云层移动变换,伦敦的天际线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或许很快就有一场微微细雨降临。

M的新任助理拦下了径直进入里层办公室的邦德,语气恭敬地告诉他:“M长官正与重要的客人会面,我必须把你的来访报备给他的秘书。”对此,邦德只是耸耸肩表示同意了,无论怎么说,他也不想打乱长官的重要会面,而他一向对M还保留着尊敬的态度。

他在外层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无所事事地望着玻璃外面正午时分的天空,伦敦城总是这样的青灰色,高楼大厦交杂成这座城市的面貌,数十年来也没有多大改变。邦德留意到M近来忙碌了许多,他的助理需要应对的询问电话越来越多了,打进来的频率也愈发频繁,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以不耐烦的口吻训斥着底下的人,下一秒又在另一通对话里不带感情地指示他人。

邦德很熟悉这种日子。MI6是整个英国的情报中心,更是欧洲范围内的重要情报中转站,数以亿计的情报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书送过来,他们必须以最快速度筛选出有用的、真实的信息,然后交由特工处理。这里的每一位员工都称得上是日理万机,他们忙于应对世界各地新爆发的危机,努力寻求解决的办法,然后转头又要以冷静的态度去看待新的事件。

MI6的人都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如今邦德发现自己身上的那种气质也愈发明显了——他们对他人的生死冷眼旁观置之度外,理智侵占了他们大脑的绝大部分,在这里的人们都学会了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最合适的判断,并且直接跳过了惊讶的部分。邦德相信,哪怕伦敦下一秒就发生了史无前例地的地震(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MI6的那些人脸上也不会露出吃惊的表情。

身为MI6的一份子,邦德很清楚自己也具备了这种能力。当M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位因为非法贩卖军火而声名狼藉的男士的时候,很多人会难以抑制地尖叫起来,怀疑有什么大事件要发生。邦德也同样怀有想法,当时他正坐在走廊尽头一阵不深不浅的阴影里,无声地凝视着在保镖拥簇之下的怀尔森·默莱德,几乎忘记自己想要与M谈话的要求。

怀尔森·默莱德没有朝邦德所在的方向看过去,事实上,他并没有察觉还有人在暗处看着自己,只是往前走,然后进入了电梯。有那么一瞬间,邦德忽然想到了Q,如果让Q知道怀尔森·默莱德出现在MI6的总部,他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这个富有挑战性的问题答案也很具有创新性。但邦德猜Q在他们的通话结束以后,就没有继续操控MI6的电梯系统了。他可能不屑于把注意力花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地方。

助理朝邦德点点头,用手势告诉他他可以进去了,随后又继续埋头于工作之中。邦德轻声说了句“谢谢”,神色如常地走进去。M就在办公室里好好地坐着,但他的秘书已经把怀尔森·默莱德喝茶的茶杯拿走了,只有烟灰缸里还留有烟头——往常那里总是干净的,因为没有人敢在M的办公室吸烟,也没有人想要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政客总有一张扑克脸,他们十分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变化,邦德从来都不指望自己能从M的脸上读出什么,但这一次他罕见地看到了怒气。M的不悦多多少少都会影响到底下的工作人员,邦德了解这一点,也收敛起了自己那过分随意的神态,采取了一种更为正式的方式去提出自己的问题。

“早上好,长官。”他笑了笑,斟酌片刻,又说:“您见了默莱德家族的人?”

“非官方接触。”M抬起眼睛,似乎有意转移重点,“我想你不应该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007。这并不是你的职责,不是吗?”他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开始阅读,故意用一种漫不经心地语调说:“好吧,007,你肯定是为了默莱德家族才过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您是否觉得MI6最近有些不对劲?”

“你有什么理由这么说呢,007?真是奇怪的话。”M好像认为邦德说了一句非常可笑的话,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他把报告翻过一页,又低下头去,却等待邦德解释他无端而来的问题。

邦德想了想,不太确定要不要把“黑客共和国”的事情告诉M,他相信MI6肯定对这个地下网站有所关注,或许他们只是没有想到那一群人之中的某一个能够间接操控整个MI6,甚至可以随心所欲地调动两位双零特工以及指挥一位双零特工为他完成审讯。很快邦德就作出决定了,他稍稍挺直腰,说:“我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当然,我们见过面,用某种方式。那个人是个黑客,很聪明的黑客,也很傲慢自大。”

“一个黑客……然后呢?”M点点头,示意邦德继续说下去。

形容Q其实不是太困难,困难的是如何掠过一些邦德认为M没有必要知道的事情,正因此,他的语速并不算快。他说:“我在执行任务途中,R和我说,MI6的防火墙系统被攻破了,所以他中断了与我的联系。那个黑客切入了我们的联系线路,并且与我对话。我那时还不知道他调动了005和009……他盗用了MI6的最高权限,但是没有人发现。”

“的确,我没有调动005和009,这一点我一直很疑惑,他们都说是我的指令,而我看到的报告是说其他人调动的。”

“不可能有这样的系统障碍。”

“假如你说的是真的,007,那么我们……”

“我们已经处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了,长官,这是令人忧心的一点。”邦德接着说。他看着M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心想还是跳过Q多次通过不同渠道与他通话的部分比较好。这下M终于脱离了心不在焉地阅读文件的状态了,MI6的最高长官把文件放回桌上,陷入了深思,眉头却皱了起来,看起来对这件事情忧心忡忡。

“既然你能在这里和我说这些,那么你肯定是有所准备的。告诉我,007,你还打听到了些什么?”M很少会叫人觉得他咄咄逼人,官僚总是带着些疏远冷漠的气息,即使是微笑也叫人觉得背后发冷。但这次邦德觉得M确实是被紧迫感包围着,而之前与默莱德家族领袖的会面必然也是促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之一。

“显而易见的,和默莱德家族有关。那个黑客是冲着默莱德家族来的。”

邦德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回忆起Q自称自己是受害者时的说话语气,他是不带一点感情就那么说出来了,柔软温和的声音在邦德听来平稳得吓人,一点也听不出变化。

这下M有些无话可说了。他双手交叠在一起放在桌面上,神情专注地似乎在考虑些什么,对比了好一阵子,M才说:“你的意思我明白……怀尔森·默莱德还不清楚他的女儿在哪里,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克里斯蒂娜·默莱德。我们只是走一些……必不可少又不得曝光的官方程序。”那大概是M少数在邦德面前露出为难神色的时候了,M在女王政府里也算是最顶层的人员了,他掌握着整个大英帝国的情报,没有人敢得罪他,除非是比他更加权势遮天的大人物。而这类大人物永远都会给局面带来意想不到却又无可挽回的打击。不同于前任,M是官僚出生,他了解这套机制是如何运行与自我修复的,也很明白那些肮脏不堪的部分。

办公室里安静了好一会儿,M目光落在桌面上。

“我们会就克里斯蒂娜与默莱德家族展开交涉吗?”邦德问。

“或许吧。这不是我能决定的。MI6在政府里已经成为了靶子,谁都想上来踢一脚看看能得到些什么好处,对任何人我们都得小心翼翼,不能掉以轻心。”M说了意味深长的一段话,没有指名道姓,也恰当地回避了克里斯蒂娜此时肩负的角色是什么,他掌握的许多邦德探求的秘密,却又拒绝再透露下去。

那毕竟也是情有可原的,邦德并不想对此展开刨根问底的追究。他以礼节性的笑容回应了M的好心提醒,又说:“我或许可以通过那个黑客查到些什么,他是个很有趣的人,而且非常坦诚。”

“你们还保持联系?”

“并非如此。他随时都能找到我,正如您所看到的,电子设备无处不在,他有无数种方式来联系我。但我是找不到他,这只是单向联络。我们很被动。”邦德可不是很期待与Q的再次谈话,谁都不想突然被困在电梯里,也不会想要一个陌生电话打入你的手机并且无法挂断,那太糟糕了,更加糟糕的是对方还有很多种方法拦截你的去路,无形之中逼迫你、使你卑躬屈膝。他早就从Q身上认识到了这种力量。

“007,你对那个黑客有什么看法?”M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我只觉得他对默莱德家族不太友好……依照如今的发展,他应该是不会放弃向默莱德家族追究责任的目标的了。他复仇心切,不顾代价,不择手段,倘若不能为我们所用,肯定也会对我们造成阻碍。拉斯维加斯时也就那样了。”邦德眼前浮现出Q全息投影时让人看见的外貌,那个苍白无害的男孩,看起来什么都抵抗不了。他是怎么和默莱德家族扯上关系的呢?真是个谜团。

“叫Q支部去查查,兴许还能有些线索。”M拿起内线电话,打算把这个指令告诉自己的助理。他又看了邦德一眼,“那个人是个定时炸弹,我们不能听之任之。”

没有人能查到他是谁,而世界上另外五个知道Q真实身份的人也不会说出来,他们一同缔造了黑客共和国,又怎么会屈服于区区政府指令呢?邦德没有把自己所想的用语言表达出来。

他等着M把电话说完。M把内线电话放下后,邦德说:“我该走了,长官。希望这些不会对你造成困挠。”

“我的困扰多着呢,007。”M苦笑了一下,默莱德家族近来已经成为了整个MI6都需要严阵以待的棘手问题,他的眼神有些复杂,“如果你要做些什么,请不要太过明目张胆。你的过分张扬会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

“当然了,长官。”邦德点点头,笑了起来,“不会有什么大动静的。”


评论(3)
热度(13)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