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袤宇奔跑者-02


一个无趣的男人。伯丽斯默默作出评论。
电影已经开场了,主题曲在恰到好处的时刻戛然而止,足以让伯丽斯听清楚这个男人在说些什么。她彻底摇下车窗,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随意地说:“你怎么能看出我是一个人呢,先生?”
“很显然,半个小时前你的车子就在这里了。而我们没有看到其他人走进你的车子——你是一个人,不是吗?”男人露出自以为迷人的微笑,他的面容在放映机的亮光之下迷离不清。
“噢,先生,你这么说可真是失礼。”伯丽斯将头发别在耳廓后,装出留意电影开场剧情的模样,她敷衍地对前来搭讪地男人笑了笑,说:“如果你们只是想找一位无人作伴的女士,这里不止我一个。我想,你们大可以去其他地方看看。”
伯丽斯的话让莉安很满意,她点点头对伯丽斯表示赞赏,因为这是伯丽斯少有地体面的拒绝一个人,在伯丽斯出现的大多数时候,她的行为都说不上彬彬有礼,有时甚至可以说是粗暴。那多多少少叫莉安有些不满。
男人看着除了伯丽斯以外再无他人的车内,仍旧不甘心地想着如何结交伯丽斯。他的同伴也走出来,低声问怎么样了,依稀之间,伯丽斯听见有人喊他帕里斯。但伯丽斯已经摇上了车窗,她对于和男性调情的确没有多大的兴趣,而这一次的精致妆容不过是为了掩盖她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闪烁着的光芒落在露天电影院的广场上,伯丽斯坦然接受那几个没有成功得到自己的姓名的男士的目光,她目不斜视地盯着不远处的白色幕布,又好像曾经在曲折跌宕的剧情之中不能自拔。
“波莉还在睡吗?”她问莉安。
“她还没有醒来,还在沉睡之中。”莉安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却又隐隐透着不安。
“对了,莉安,你说波莉的爸爸妈妈在餐厅里?”伯丽斯像是想起了什么,她一边打开一瓶啤酒,一边问道。
“我是这么听到的,波莉似乎很开心。他们约好是今天,看来是赶不及了,你不可能现在就赶回纽约。伯丽斯,我们会让波莉被人怀疑的。”莉安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说着只有伯丽斯才能听见的话。
伯丽斯挠挠后脑勺,自言自语道:“这会给波莉带来困扰,不是吗?”
“你太鲁莽了,伯丽斯。你应该提前告诉我的。”莉安是她们三个人之中可以说的上是最冷静的一位,然而伯丽斯并不喜欢这样的性格,她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在某些小事上忍气吞声。而莉安却对伯丽斯的脾性不置可否,乃至嗤之以鼻。
听着对自己责备的话,伯丽斯却微微笑了起来。电影的对白也同样可笑,不会有人怀疑她在车子里举动的,她喝着啤酒,显得寂寞又随意,而那一身打扮更是令普通人对她的真实身份产生错觉。
波莉不会化妆,她在这些方面有着天然的迟钝,而伯丽斯却精通此道。
巨大屏幕前走过的人都是弯下迅速走过去的,为了尽可能的不要打扰观众,这里一向如此。这是伯丽斯第一次来露天电影院,而那个刚刚在屏幕前走过的鲁伯特叔叔也令她神经兴奋起来。啤酒喝到底后,伯丽斯把瓶子随手丢在副驾驶座位上,那是波莉从来不会做的事情,她尤其爱护这辆车子的卫生。
离电影结束还有一个多小时,伯丽斯有足够的时间修整,或者说是与莉安进行交流。
“伯丽斯,你打算对鲁伯特做什么?波莉没有对我提起过她。”莉安又说话了,她已经猜到了伯丽斯接下来的举动,疑惑与担忧令她显得惴惴不安,变得有些像平常时的波莉。
伯丽斯依然靠着椅背,平静地呼吸着,神态悠然自得,目光却一刻没有离开和她印象中没有差别的鲁伯特。他还是那么年轻,和十年前一样,高大英俊、风趣幽默,满足了女人对男人的一切幻想,他是一位足以令人满意的伴侣,也是一位让人恶心的强奸犯。
伯丽斯没有把自己的判断告诉莉安,莉安的道德感比她更强,因此也更加厌恶这一类人。
车子里充斥着缭绕不去的烟味,波莉总是怀疑自己的车子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味道,然而却无法分辨出来,那总是让伯丽斯感到庆幸。自始至终,波莉都没有发现她和莉安的存在,而她们也一直在隐匿行踪。
黑暗包裹着伯丽斯,她长长呼出一口气,看了看手表指针上的数字。
“还有七十五分钟。”伯丽斯说。
“波莉没有持枪证,”莉安谨慎地警告她,“你是一个人来这儿的,必须确认没有人认得你。”
伯丽斯无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头发,说:“我和波莉一点都不像,她也不是红色头发的。”伯丽斯回想起金色头发的波莉,她是那么喜爱自己继承自父母的金色卷发,那是她引以为傲的一点。
“你要杀了鲁伯特?”莉安的声音再度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当然,我们来电影院的目的就是这个。”
“计划呢?”
“如你所说,波莉没有持枪证,她也没有枪。所以我买了一把,我要把鲁伯特打成蜂窝。”伯丽斯脸上浮出难以察觉的微笑,双眼因为关注知道电影屏幕而闪烁着光芒,流露在她天性之中的残酷、暴虐却无法被掩盖。
莉安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停顿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你要为波莉复仇吗,伯丽斯?”
“你完全可以这么说,我不会反驳你的,莉安。我要把所有让波莉痛苦的人都杀光。”伯丽斯不带感情地说着,像是在谈论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语调没有丝毫起伏,“我的职责是保护波莉。但我更喜欢为她复仇。”
“……波莉还在睡。她不会偷走你的时间的,伯丽斯。”像是为了确认一般,莉安又说。伯丽斯知道她已经成功拉拢了莉安了,她们两个人正团结一致地讨论着有关波莉的复仇计划。
“照顾好波莉,莉安,不要让她醒过来——至少在我把鲁伯特送到天堂之前,不要让波莉醒来。”伯丽斯漠然地说着话,从油门旁边拿出自己的背包,那里面只有一把填满了子弹的手枪。手枪是她用假名从亚特兰大的黑市买来的,与波莉没有任何的联系,她也相信没有任何人可以追查到她。
莉安应了一声,她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莫名其妙地焦躁起来,反而令伯丽斯觉得有些可笑。
“伯丽斯,你打算怎么下手?”
“鲁伯特会去酒吧喝一杯。那是个好机会。”
“听起来不错,”莉安考虑了一下,“要是有人和他一起走……那怎么办?你太形迹可疑了,伯丽斯,这对波莉来说不安全。你会让她陷入危险之中的。”
借着雪白的灯光,伯丽斯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手枪里的子弹。她确认无误后,把它放到皮包内,掂量了一下,觉得不是很重。隔壁车上的男人还时不时投来目光,伯丽斯察觉到了这一点,故作不经意地眨眨眼,给对方送去一个模棱两可的信号,但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她还在专注地听着在她大脑中出现的声音。
“听着,伯丽斯,如果你决定做了,就一定要万无一失。避开所有目击者,不要留下痕迹,也不要暴露你自己。你不能让波莉陷入危险,我们要保护她的安全。”
“我很同意你的说法,莉安,我就是为了保护波莉才到这里来的。你没发现鲁伯特是一个威胁吗?”
“按你的话说,没错。鲁伯特会毁了波莉,他是波莉的痛苦源泉,而他还有可能继续出现在波莉面前。我们必须断绝这一情况的可能。”莉安严肃地思考着问题,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波莉。年轻的女孩合上双目,似乎疲惫极了。
波莉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牵扯到了一场合谋之中,她对此一无所知。
“时间不多了,你看,男主角开始向女主角求婚了。”伯丽斯提醒莉安,她的的确确需要最精明的莉安的协助,那会让她更有把握。
伯丽斯睁着眼睛,望着屏幕上曾经红极一时的男主角,他想不起来那个人的名字了,而她的注意力全在屏幕旁边站着的鲁伯特的身上。她一开始还没想到为什么鲁伯特会成为一家露天电影院的老板,而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久而久之伯丽斯也就学会了自然接受。
莉安在房间里坐了下来,就在波莉的旁边位置。她伸出手去触碰波莉的脸庞,忽然叹了口气:“你不够明智,伯丽斯。但我只能赞同你的方法了。”
手表指针滑向最后的二十分钟,伯丽斯活动活动手腕,冷淡地说:“我是保护者,因此我有能力作出自己的判断。”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你的计划?”莉安轻轻抚摸着波莉的肌肤,一边又问道。
“两个月以前,波莉下飞机时。她在飞机上进入了混乱场景,在梦境中她想起了这一切——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的一切。然后我接管了身体,她睡过去了。我不能让波莉精神崩溃,她太脆弱了。都是鲁伯特那个人渣。”伯丽斯说这话时的语气仿佛磨牙吮血一般自然,她抓着小皮包,指尖加大力度,全然没有关注屏幕上上演的生离死别。
伯丽斯的目光紧紧钉在鲁伯特身上。
“我记得那一天,那天波莉非常高兴,但她很激动。然后你就接管了身体。”莉安想着那一天的情况,波莉再度无秩序地任由伯丽斯和她出现,差点毁了她的回国之路。她甚至相信,波莉会因为行为怪异而被他人扣押在机场。
“噢,莉安,快看啊,我们的鲁伯特叔叔。”伯丽斯说话总是带着改不掉的苏格兰口音,那让莉安难以适应,她怀念波莉说话时的清晰柔和。但伯丽斯与波莉截然不同。
电影结束之前,整个露天电影院都处于忙碌的气氛之中,伯丽斯一刻也没有停下监视,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留意其他两个男人了。
她和莉安看着鲁伯特开着车子离开。电影落幕,歌声飘到远方,伯丽斯发动引擎,跟了上去。她想,她不该开着波莉的黄色甲壳虫过来的。

▷房间:莉安、伯丽斯共同生活的世界,存在于脑海之中,波莉尚未意识到房间的存在。

▷沉睡:其他人格需要出现时,波莉会被迫沉睡。而波莉自己的沉睡时,其他人格会被迫出现应对场面。

评论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