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00Q] 红灯,急救车,除草机,马丁尼-07


长夜漫漫,似乎等着秒针走到最后的终点需要极大的耐心与勇气。但至少在这一刻,Bond感觉时间流逝如此之快,叫人猝不及防。他站在厨房里,处理加热即可的打包外卖,而他还非常幸运地在冰箱里找到了在保质期内的香肠和火腿。
Q没有走进厨房,只是在门口那儿静静地站着,他犹豫着要不要和Bond说两句话,比如无关痛痒地介绍那个把Bond拒之门外的安全系统还有解释他今天一反常态的恶作剧。
那和他在屏幕中看到的Bond有所不同,他们的距离再一次被各种机缘巧合缩短至如今的状况,Q只需轻轻迈出一步,就可以听见Bond的呼吸声。但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响声让Q的注意力有所分散,他目光涣散地盯着Bond,看着他从微波炉里把加热后的意大利面拿出来,而他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找一把叉子,连他自己都嘲笑这样想法了。
Bond把盘子递给Q,他身上还系着围裙,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模样,而微微上扬的嘴角巧妙地掩盖了这位传奇特工从军队中就沾染上的杀伐之气。
“谢谢。”Q礼貌却又略显疏远地向Bond道谢,他感觉陶瓷餐盘有些发烫,而Bond贴心地在餐盘下面垫了一条餐巾,把过于炙热的温度隔绝在Q的手心之外。
“要叉子吗,Q?”Bond仍然显出忙碌的样子,还不忘从橱柜里找出餐具。他把叉子轻轻地放在陶瓷餐盘的边缘,清脆的响声让Q回过神来。
军需官对Bond点点头,依旧想不通为什么他的临死加班会演变成在Bond的家中与他共进一顿不算太坏的晚餐——谢天谢地,至少他还拒绝了喝酒的邀请,那至少能让他庆幸自己还是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应该多放一些肉酱的。”Q看着自己手里的盘子,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Bond打开水龙头,哗啦哗啦的水声令Q的话音也模糊起来,他听到那些话,默然无声地笑了起来,好像对Q的态度有所预料,向他一直以来习惯的那样并不加以针锋相对的评价。
“老实说,我以为你和我一样,只会用微波炉。”Q双手捧着餐盘,站在厨房门口那一盏灯的下面,柔和的淡黄色光芒落在他的头顶,他说:“真没想到你还会……切切香肠什么的,多么叫人惊讶。”
“拿菜刀难不倒我。”Bond一边说着话,一边把火腿切片,努力回想起自己把平底锅放在哪里了。Q腾出一只手来用叉子卷起意大利面送入口中,观察着Bond的动作,没费多大力气就猜到了Bond的厨房里缺少什么工具了。
他含含糊糊地对Bond说:“你需要一个平底锅吗?……如果是的,你可以打开右上方第三个出轨,那里有一个红色的平底锅,但我建议你好好洗一洗。这样我们都比较放心。”
Bond扬起眉毛,目光在Q的脸上稍稍停顿了一下,他不确定Q是怎么猜测到自己此时此刻的意图的,不过那更像他和Q之间是有的默契,Q总能准确地推断出他的下一步是什么,似乎那是军需官与外勤特工们都拥有的神奇技能。他听从Q的意见从那个橱柜里找出了那个尘封已久的红色平底锅,看着上面堆积起来的尘埃而不禁叹了口气,认命地去洗那个平底锅了,而他的表情在Q看来却比平常要有趣得多。
等Bond把那一只红色平底锅洗干净,Q也已经把意大利面表层的肉酱吃光了,他有着惊人的胃口。一开始Bond还以为Q只是对甜食和伯爵茶有着异乎寻常的偏爱,而事实是Q的胃口比得上任何一个患有糖尿病的肥胖成年男子,但Q时常节制食欲,而工作负担令他常常不能准时进餐,特别是那些要持续两三天不能中途休息的指挥任务。那对外勤人员和内勤人员的身体素质都是莫大的挑战,而Bond怀疑Q的肠胃首先败下阵来,因此当他听说Q的胃病时常复发时,他便会不自觉地提醒军需官按时进餐,或者亲自给他带上一些可以令人心情愉快的精致甜点。不得不说,Bond的这些小动作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Q对他毁坏装备的愤怒。

Q并不介意站着把一整盘意大利面吃完,而他依然没有饱腹的感觉,他想,自己需要的是一些碳酸饮料。但Bond家里只有那一瓶他刚刚拿回来的马丁尼,Q已经回绝了喝酒的邀请了。况且,那也不能令他腹部充实。
观察Bond在厨房里的一举一动是一个相当有趣的过程,令Q有一种回到过去的熟悉感,好像他在化学课的实验课堂上,看着自己即将进行亲密接触的小标本,小心翼翼地对待他们。不过Bond与此有天壤之别,Q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会想到这个场面,那还真是匪夷所思的联想能力。
很快厨房里就飘荡着被煎熟之后的火腿的诱人香气了,Q深吸一口气,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餐盘里只剩下一半的意大利面,隐隐觉得自己应该让Bond再来一盘意大利面的,那绝对错不了。
“真不错。”Q说。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夸奖我吗,Q?”Bond娴熟地把火腿从平底锅里倒到另一个餐盘上,他留意到了Q正在快速减少的意大利面,“你真的很饿,对吧?”
“当然,Bond,你得想一想,我是抱着那么大一个录入装备到你家的,而且地铁上没有空位置,我是站着过来的,那时候还在下雨。”Q强调着自己到他家需要克服的困难,那在Bond听起来多多少少一些抱怨的意味,然而那也不是真正的生气,Bond的直觉总是能很准确地分辨出Q的情绪变化。
抽油烟机还在发出足以遮盖他们两个人交谈话音的剧烈轰鸣,但Bond已经把所有都准备好了,美中不足的是Q手中的餐盘在过去的时间里被清空了一半。
“等了很久吗?”Bond捧着那一碟切片火腿,走到Q的身边轻声问道。
Q微微一愣,随即说道:“如果你的动作再迟钝一点,我想我就不用等你这一碟火腿了。”
“你不应该把上面一层的肉酱先吃完的。”Bond瞥了一眼Q的盘子,让自己的步速与Q保持一致。
“哦,是吗?这有什么可以吹毛求疵的吗,我喜欢先吃肉酱。”Q对Bond的话不置可否,他略略一笑,像往常那样以似有若无的笑意来掩盖自己真正的想法。但很显然的是,Bond手上那一盘火腿令他食欲大增,而他更想要再来一盘热腾腾的意大利面了。
“好吧,虽然如此……但你会饿得更快,而且永远都不觉得饱。”
“Bond,按照你这么说,我的胃比一个新生的黑洞还要可怕。”Q一本正经地反驳着Bond,自顾自地在餐桌前面的凳子上面坐了下来,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的不自然或是拘束,仿佛在无声地宣示着他是这间房子里真正的主人,正如他熟悉每一个角落,也能够轻而易举地控制Bond家中安全全系统一样无可置疑。

Q不太乐意看到Bond在自己面前喝酒,那好像是一个根深蒂固的印象,连Bond也猜不出为什么。而另一方面,Bond肯定Q是可以喝酒的,或许酒量还不错。
考虑到Q的种种个人喜好,Bond没有像自己单独一个人在家时那样不自节制地大口饮酒,而是从橱柜里找到了一个杯子——那杯子只适合用来装牛奶,而不适合马丁尼。无论如何,把马丁尼倒在那个玻璃杯里时,令人多多少少觉得那个场面有些滑稽,但Q并没有流露出如此的表情,他对除了马克杯以外的杯子一视同仁,包括面前这一只。
他们开了餐厅的灯,所有摆放在餐桌上的装饰品都浅浅地投下了阴影。餐桌很大,透明的花瓶里还有几支永远不会凋谢的玫瑰花,通常Bond都坐在面对客厅的那一头,正好隔着那个花瓶,但他不会抬起头来去看自己空无一人的客厅。
Q面对着Bond,阻挡了他去看客厅的视线,而他并不打算为此道歉。
“Bond,知道吗?你坐在那个位置上,很容易被摄像头拍到,每一个角度都能被看到。”Q似乎真的饿急了,用极快的速度把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吃光,Bond估计那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而他还不忘与Bond说话。
“你在这里安装了摄像头?又是M的命令吗?……噢,他在我身上还留下了电子芯片,不是吗?还有智能血液,方便随时确定我的行踪。”听到这句话,Bond略显惊讶地抬起头来,随后用漫不经心地笑着说出了这句话,但他其实也早有预料,Q最擅长的就是无孔不入的监视,而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餐厅里可以进行监视的地方。军需官精通此道。
亲自为Bond注射智能血液的Q不为所动,他想起了Bond在奥地利的那件事,他明白智能血液完全不能令Bond的脚步停下来,谁都做不到。
“少喝点酒,Bond。你快要酒精中毒了。”
Q放下叉子,故作不经意地观察着房子内部的转换,目光在那些漂亮精致的墙纸前游移,而他真正关注着的是Bond那个杯子里还剩下一半的马丁尼。
对于Q的关心Bond总会用一种让人气愤的态度来回应,他会倾听,却不代表会认真执行,而且对方只能继续纵然下去。
外面还在下雨,而Bond背后就是一扇满是水雾的落地窗,透过那半透明的镂空窗帘,Q依稀能看到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玻璃上,而那些微弱的雨声充当了这空旷室内调节气氛的工具。Q提醒着自己要给Bond录入指纹,但他并不着急,因为他明白哪怕Bond非常合作,外面的雨水也会让他在回家时非常狼狈。另一个选择是,在这儿和Bond进行一些没有益处也没有效果的交流,他们互相假装是对方的好朋友,关心对方一成不变的生活。
Q凝视着那扇窗户,看起来就像是凝视着Bond。
Bond对他做出干杯的姿势,又说道:“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泡一杯伯爵茶。”
“算了吧,你家里只有马丁尼和伏特加。我连一瓶可乐都找不到。”Q毫不留情地拆穿了Bond的客套话,却又不得不承认Bond的话对自己还是有用的,他收起了那种颇具攻击性的态度,弯起眼睛笑着,“……不过,谢谢你的招待,Bond,意大利面很不错。”
“你能这么说就好了,Q。这是我的荣幸。”Bond的被子里还剩下三分之一的马丁尼,他依然彬彬有礼地与Q交谈着,神志清醒。当然,他的酒量很好,这一点可以肯定。
Q看着窗外,神色忽然在那样过于明亮的灯光下模糊起来,他往后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放松地放在桌面上,嘴角仍旧保留着些许笑意,但从他的眼睛里,Bond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愉快。
忽然之间,像是过了好几秒,Bond听见Q说道:“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很不好,Bond。不是美术馆那次,我早就看了你的档案了,本来应该被销毁的,你的特工生涯可以说是劣迹斑斑又辉煌灿烂,就像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混合在一起以后产生的新色彩。好吧,有些难以理解……但你知道,第一印象并不可靠……只是当我看到你的测试录像时,我心里想的是,酒精毁掉了007这个传奇,你的测试报告像是一个笑话。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错误的,你的的确确和档案上对你的记录有所不同,看来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但我不认识过去的你,所以无法加以对比。”
他说完以后,抬头对上了Bond的眼睛。Q等待着Bond会说些什么,他不常用这样的话语去试探人心,而这些对于Bond的个人想法并不会让Bond未来的生活轨迹有所偏移。Q无比清楚,Bond会恒定地向前推移,经历更多的危险情况,或是拯救更多生命,而Q只是在幕后陪伴着他。
“人总需要一个发泄的办法,别人都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Bond摊开手来,眼角因为微笑而泛起温柔的笑纹,“这是个好方法,我得说,那能让我忘记很多。”
“人的大脑不是电脑硬盘,Bond,你没办法在短短几分钟内删除那么多过去的记忆,你这是异想天开。”Q从Bond手上夺回杯子,直到这一刻Bond才发现Q力气惊人,而他似乎早有预谋。
“只有这么一杯,Q,你太紧张了。我家里没有其他酒了……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Bond做出不反抗的态度,那怕在那一瞬间他下意识地想要握住那个杯子,但他的脑海之中有另一个声音,正在轻柔地告诉他接受Q的动作,而他也的确如此。
在这短暂的片刻之中,Q已经站了起来,他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事情令他长久以来都愁眉不展,现在更加加深了他的忧虑。Bond望着Q,仍旧觉得对方面目在那样刺眼的光亮下无法分辨,但他能够想象出来那是什么样子的,就像他能在听见Q的声音的同时去想象他的表情和动作。
被子被放下来了,摆在Q的那一边,Q平静地走到Bond面前,说:“我讨厌每一天都要去关心你的智能血液反馈回来的数据,你过去的放浪形骸带来了不可逆转的恶果。但瞧瞧,Bond,你还在假装自己一切正常……那些数据有多么糟糕,令我不得不选择为你篡改那些数字,以此来告诉其他人,你还是过去那个Bond。我厌倦了,Bond,那些数据让我害怕。”
Bond没想到Q会说这些,他以为只是Q那古怪的脾气发作了,而他也做好了接受一番劝说的准备,但Q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感受。他的声音随着雨声渐大而断续难明。

*希望下一章可以完结,本来是个小短篇,没想到我是个没救了的话痨😂

评论(1)
热度(15)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