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00Q] 红灯,急救车,除草机,马丁尼-04

游戏戛然而止,仿佛再也没有动力来维持齿轮的艰难运转。
Bond听到了车辆穿行在伦敦似乎永无休止的雨水里那轰轰作响的引擎发动声,他仍然能够清晰地分辨Q在说些什么,只是一种不确定的自我怀疑令他无法作出回应。他很少会遇到如此艰涩难明的境地,但另一个念头却在他的脑海中成型,他告诉自己:Q看穿他的想法。
那些来自外界的响声好像在热情澎湃地构建着这座城市无数钢筋结构的高楼大厦,玻璃在雾气里失去了阳光下的熠熠生辉。Bond一瞬间以为自己在迷宫般的伦敦城中迷路了,而他也即将输掉这场毫无意义的游戏。
但Q先他一步强行停止了游戏的运转,他收起锋芒,却又淡漠地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不值得信服的解释。Bond当然不会接受这样蹩脚的理由,也不想承认自己在游戏里成为了被动的一方。他被Q耍得团团转,绕着伦敦炫耀自己对破坏规则的钟爱,以为自己即将胜出,却恍然意识到自己从来就没有获得过参与游戏的权利。
“你真是残忍。”Bond用轻笑来掩饰自己的局促不安,“Q,这应该不是你在冲动之下想要告诉我的事实吧?也许你就是这么想的。”
他打着方向盘冲进回家的路线之中,回忆起自己在一个月前在那空荡荡的公寓里的场景,那里好像还充斥着装修过后留下的油漆味,没有温度也没有其他人的声音。Bond离开以后,那间房子和它配备的安全系统就陷入尘埃的包围之中了。
车子尖叫地冲过一个又一个的交通指示灯,没有其他车子敢于超越这轿车,Bond喜欢这一辆经过Q精心改装的车子,虽然没有阿斯顿·马丁令人震撼的马力,却足以成为某种隐形的资本。他也向Q打听过他是否也为其他双零特工改装过私人车辆,但Q用沉默回答了Bond,似乎不理为什么他要询问这些愚蠢且无聊的问题。
“我小时候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Bond,你说我很残忍的结论真是没有根据。”Q在另一头说着话,他似笑非笑的音调夹杂着Bond不熟悉的亲切意味。
Bond凝视着后视镜里离他远去的斑斓街道,人群被他甩在身后,一路溅起的水花让视线变得模糊而肮脏。Bond回想起自己对Q长久观察以后得出的想法:Q有时候就是这么该死的冷静,喜好憎恶都隐藏在那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上。他的外表时常给人一种错觉,他就是象牙塔里与世无争的书呆子,对着电脑屏幕观察冗杂无章的数据,谁也不会去了解他真正的世界。哪怕是常年和他合作的Bond也没有多么深入地进入到军需官的世界,他只支离破碎地了解到Q是一个黑客,他是Q,一个天才,养了两只猫咪,在伦敦用贷款买了一件公寓。一切仅此而已。
“你非常非常讨厌我,所以你才想出这种办法来折磨我,真是富有黑客特色的拒绝手段。”Bond故作受伤地说道。他的语调非常迷惑人心,那正是Bond天生所散发出来的魅力之一。他压低嗓音继续说道:“Q,我希望我们能一切如常。平心而论,我觉得你是一位非常不错的军需官,对于我给你留下的那些麻烦,抱歉,我真的没有想到。”
Bond听不到Q的回音。
Q没有上当,他过于贴近Bond了,以至于Bond惯常使用的请求原谅和缩短两个人之间距离的做法都对Q没有任何用处。
他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试图中止自己被Bond惹怒之后开始的伦敦冒险游戏。他终于意识到这会给他和Bond的关系带来多么大的影响了。
假如他向前一步,他们也不可能是军需官与外勤特工的关系,更不可能是Bond口中所说的好朋友。调情不适用于朋友之间,Q非常警惕,他必须急流勇退,回到安全的界限之内。唯有如此才能保持自身的克制。
假如他向后一步,正如Q现在所做的,他就必须去面对Bond不明所以的质问,哪怕是干净利落的拒绝,Bond也不会放弃。他就是那种不会承认自己失败的人,Bond永远都在渴望自己触碰不到的人或事,而他不知道那有多么危险。
以上两种假设都在Q的大脑里模拟上演了无数次,这些问题成了除了安全系统以外最为困扰他的难题,它们像Bond一样难缠,反复出现,直到Q强迫自己做出决断。而他在强迫Bond去正视现实。它们就存在于一层轮廓柔软的磨砂玻璃之后,Q正在把上面附着的白色水雾擦去,让那些尖锐的、无法抹去的棱角呈现在Bond的眼前。
许久,Q才说:“Bond,你有过很多的情人,不是吗?她们会留在你的记忆里,所有人的模样你都会记得,因为她们是你过去的一部分。”
“……没错。”Bond警惕起来。另一辆车子在疯狂加速,咆哮的引擎让Bond耳膜非常不舒服,他没有心思去和那个跟在身后的飚车狂人一竞高下,而是把注意力放在暴雨拍打车窗响声之中Q的声音。
“对她们每个人,你都留有一份感情,我说不清那是什么,但就我所知,她们都是不可替代的。”
Bond一下子就被Q的话刺痛了,他努力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神经,让自己堕落成酒精中毒后一个废物应该有的样子。他纷繁复杂的记忆里有着许多美丽却又失去了色彩的面孔,如今这些人都远离了他这一位危险分子,她们回归平静,而Bond依然在风暴中心,每一日都游走在生死边缘。Q是那个陪伴着他的人,他能看见、也能听见在Bond身上发生着的一切,同时也像精密的仪器一般分析着自己的同伴。
“无可否认,你说的都是对的,Q。”Bond故作不经意地表示同意,他想找到Q忧虑的部分。
只是目前一无所获。

Q决定去茶水间把那一份R为他订的咖喱饭从冰箱里拿出来,他希望微波炉能让冰冻了的咖喱饭恢复美味。虽然他一向对口腹之欲并不在乎,可他竟然也对R描述中的超大份咖喱饭感到些许的兴奋。
那个在茶水间里的双开门冰箱上贴着各式各样的便条,离奇古怪的语言在不同颜色的纸片上留下一道道各自擅长领域的谜题。Q偶尔会去看看上面的内容,没过多久就能得出了谜题的答案,但经常忘记自己刚才在茶水间里到底要做些什么。
他与Bond的对话还在继续着。
Q心不在焉地拿出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咖喱饭,揭开饭盒的盖子,很容易就看到了里面的肉片和土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他叫不上名字的佐料。Q咽了咽唾沫,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接受R 的好意,那简直就像一场灾难性的恶作剧。
他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把饭盒里的饭菜倒在了放在桌面上的陶瓷餐盘上。
Bond听到了Q的叹气,忽然有些好奇,不再纠缠与Q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题,用他们以前交谈的那种关切语调问怎么了。他甚至还开玩笑说Q或许是饿了。
“你说的对,Bond,我的确是饿了。这是一种必须满足的生理需求。现在,我在努力想办法解决我的午饭。”Q的大部分精力还在眼前这一盘咖喱上,他开始怀念自己热爱的意大利面与水煮通心粉了,那比印度咖喱要好得多。至少不会让让自己如此烦恼。
“你可以叫一个外卖,Q支部附近有很多餐厅,他们都有外卖电话。听说味道都不错,你的部下似乎经常光顾这些快餐店。”Bond贴心地提醒Q,几乎快要把那些餐厅的名字告诉Q,却又想起Q完全可以用其他手段来获得那些外卖餐厅的号码。很多方面Q都像现在这样不需要Bond提供的好意帮助,然而Bond却出于某种含混其辞的目的而为对方设身处地地安排所有,直到对方能明显地感受到那一份超越了暧昧的情感。大多数人不会拒绝Bond,他们会主动上钩,Q却是那个给出了拒绝的人。
“R给我订了一份咖喱饭,超大份咖喱饭。”Q用神圣而肃穆地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奇特感受,他的胃部一阵阵抗议的叫声说明自己需要补充能量,而他却对这一份咖喱提不起兴趣。说真的,Q宁愿饿着。
“咖喱饭?我还以为你会吃意大利面……也许是通心粉什么的。你是打算换换口味了吗?”Bond略微疑惑了一下,很明显想不通Q会同意这一次奇怪的午餐的缘由。
“不,”Q皱起眉头,抗议Bond关于自己的揣测,“我的心思都在工作上面,那时候R问我要不要订一份咖喱饭,我想我是没有注意到就答应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话虽这么说,Q却把餐盘放进了微波炉里了。他精心等待着几十秒钟以后就会新鲜出炉的、冒着热气的咖喱饭,而他才想起来自己需要一把叉子。茶水间里的叉子都放在同一个地方,Q不得不迈开步子走到另一边去。他更喜欢留在原地等微波炉发出提醒食物已经加热完毕的响声。
“噢,工作狂军需官,如果M听说了你的事迹,他该多么感动了。”Bond有些打趣的意味,他透过车窗官到了自己房子附近的意大利餐厅,他不曾光顾过这家餐厅,也没有多加留意。
“M不会提高我的工资的——我们只是内勤,还不会面临爆炸枪战之类的危险,倒是你们这些外勤人员。Bond,你相信吗,M每天都在计划怎么处理你的遗产,就算他不打你那份遗产的主意,MI6还有一打财务官员恨不得把你的东西都卖掉换成现金。很可惜的是,哪怕是你现在也在贬值。”Q慢条斯理地对Bond说着话,找到手套套上,动作轻柔地把微波炉柜门打开,拿出那一盘咖喱,食物的香味让他稍稍改变了之前自己对于咖喱的偏见。
“Q,难道我的价值与年龄有关吗?我还以为经验丰富的外勤人员会更受高层人员青睐。”Bond为Q故作趣味的说法感到好笑,他也的确发出了轻轻的笑声。他把车子停在了意大利餐厅门口,发现里面的人其实不多,而透过他们的落地玻璃窗Bond还看到他们正在看的一部电视剧。
暴雨之中的天空少了许多漂浮其中的尘埃,Bond庆幸雨水比他想象的要小很多。他推开餐厅的大门,意料之中的听见了侍者向自己打招呼的声音。
“我并不这么认为,但我们必须根据数据说话,你在任务中的每一个细节都会成为我们评估你的根据。很遗憾的是,财务官员们都恨不得你能否变成大爆炸里的灰尘……你可以成为报告里悲壮的爱国英雄,而他们能把属于你的东西都变卖折现。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Q说这些话时无动于衷,他拿着叉子搅拌盘子里的咖喱,好像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感到骄傲:“我对自己的指挥非常有信心,Bond,如果你能完全按照我说的做,你的指数会漂亮得多。至少那些财务官员们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当着我的面说这些……当你太固执了,我早该想到的,你是007,你得像个传奇一样在我们每一个人眼前做出英雄该有的模样。所以这也就是你对我的建议不加理会的原因。我早该想到的。”
Q神经质地对自己的话进行重复,好像经过这样的过程他就能让自己对Bond过去的所作所为释怀,而这也能让他更好地面对那一盘咖喱。他继续搅拌咖喱饭,想要在上面添加一些灾难性的番茄酱来提高味道给人的刺激,幸而Q没有付诸于行动。
午餐时间里Q支部的茶水间只有Q一个人,他对我下属们都兴高采烈地往外面的餐厅去了,他猜那一定让被光顾的餐厅老板很头疼,毕竟谁也不能应付一群依靠代码和二进制来征服世界的年轻人。这些人具有的特质都能在Q身上找到影子,而Q和他们却又有些不同,他要正在表演一个工作狂应该有的模样,而他却又喜欢对着Bond抱怨工作。
Bond一边浏览侍者给自己递上来的菜单一边耐心地听着Q对自己喋喋不休的长篇大论,那让他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难过,那感觉就像Q言辞锋利的与自己划清界限一样,抽空了Bond身边的空气,逼迫他的尾肺部加大呼吸的力度,而每一次的呼吸都会产生一张不可压抑的疼痛。
他的指尖划过不同菜肴的图片,餐厅精心挑选了那些色泽诱人的图片,还精心地搭配上恰到好处的雕花,正好是Bond所偏爱的那一种。他微微笑着,指着一张他觉得自己熟悉一些的图片说要这一份,使者点点头,拿着菜单退下去了。
等Q一大段话都说完了,Bond才说:“Q,财务官员不还没有动我的房子吗,我活得好好的。我才从罗马尼亚回来,那里经常是晴天。”Bond这么说着,还有一点抚慰Q的意味。
Q试了一口所谓非常美味的咖喱饭,整张脸皱在一起,那让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想要露出笑容。他口齿不清地说:“好好感谢我吧,Bond,要不是我用智能血液的数据说明你还很有可能活着,你早就在伦敦无家可归了。但掌管你的房子还真是累,那可算是额外的工作量了……我们有规定,定期检查高级别外勤特工的安全系统。”
“我的房子是你检查的?”Bond扬起眉毛,抓住了Q不想让强调的重点。他兴致勃勃地等候着很快就会送上餐桌的意大利面以及几秒以后Q必须给出的答案。他预感无论哪一样都不会让自己失望。
“当然,你还有其他军需官吗?”
“只有你。”Bond非常诚实地回答。
“放心吧,Bond,你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保持原样——对,你脏衣篮里的衣服我没有碰过,除了要检查你放在厕所水箱里的备用武器不小心在上面洒了几滴水。我只是用电脑帮你的安全系统进了全面的更新,那能让你的房子更加安全。”Q合上微波炉的门,捧着碟子往外走。
“非常感谢你在工作上面的尽心尽力,亲爱的军需官。”Bond克制微笑扩大的趋势,努力想象Q看到自己房子里的景象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或许是和大多数人一样被吓坏了,那房子大概是伦敦里唯一一间从来没有收拾过的垃圾堆。Bond并非没有能力进行清理,而他厌恶感到全新的、一尘不染且没有人类居住气息的房子,因此采取相反的、极端的方式来诠释自己的理念。又或者说是掩盖自己内心深处唯一害怕的发生的事情。
侍者给Bond送上一盘意粉,Bond惯常喜欢的那种口味。他拿起叉子,正准备吃上一口,却又想到了什么事情,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那一刻Bond就像沉迷网络的青少年,无论自己身在何处、无论自己在做些什么,都想要通过图片和文字来告诉自己身边的人。他很快找到了堪称艺术性的拍摄角度,让手机摄像头对准诱人的意大利面,然后按下拍摄键,最后简单处理了一下,发送给了Q。整个过程不过两三秒,Bond完成得一气呵成,没有拖泥带水。
正把盘子放在办公桌上的Q看到了自己震动之中提醒有新短信的手机。他解开锁屏,在短信界面就看到了Bond给他发送的意大利面的图片。
Q捏着手机过了不到一秒钟就发信息回复了Bond:“你这个老混蛋。”

评论(6)
热度(28)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