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00Q] 红灯,急救车,除草机,马丁尼-02

深刻反思自我的副作用之一就是或多或少的带来愧疚,这种源自道德的情感会轻而易举地破坏一个人的思考能力,Bond深谙这一点,因此,在他险象环生的外勤特工生涯中,他并未考虑过自己是否需要为某些行为道歉、后悔。但他没有办法让自己脑袋里无端端产生的情绪波动平息下去,也不能遏制自己思绪飘会到一个小时以前的Q支部。
经过深度改装的轿车正咆哮着穿行于高楼林立的伦敦,借助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可以轻易地到达任何一个地方,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畅通无阻的世界,只要你找到正确的线路与方法。Bond不曾像这样遭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他必须提防无处不在的交通信号灯,像每一个厌恶等待的司机那样避之不及,还需要小心谨慎地躲过可能从天空中掉下来的任何东西,他可不想再感受一次坚硬的混泥土块掉落在地面上那一瞬间的冲击力了。他可以负责任地说,那就像是一个小型炸弹,而且能精准无误地命中目标。
车窗两旁的风声因摩擦力增大而演化成了无休止敲打玻璃的神秘力量,轰隆隆的响声回荡在Bond的耳畔。他用余光看了一眼GPS闪烁着的屏幕,那儿正根据他现在的位置给出新的方案,似乎没有什么错误。但Bond的视线仅仅只是在上面停留了模糊的一瞬间,他还是遵循内心的直觉,违背了GPS给自己安排的新线路。
这大概是Bond相当惹人讨厌的一点,除非关键时刻,他总是会朝着任务以外或者并非重点的细枝末节前进,虽然最后结局不错,但总是令他的同事们苦不堪言。领教过Bond这样的性格以后,担任军需官的Q当然十分不快,他竭尽所能地让Bond听从自己根据高精度计算以及分析得出的指令,可Bond无一例外地喜欢给人制造麻烦。
中止与Q针锋相对的通讯以后,Bond便正式进入了Q所谓的不可抗力演示游戏。他以为会有比混凝土更加叫人吃惊的事件发生,然而并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或者说Bond进入了一个Q无从下手的区域,直到这一刻,他心爱的轿车都还完好无损而且自由自在地奔驰在柏油路上。
“你总是爱给我制造小麻烦,我的军需官。”Bond自言自语地轻声说着话,仿佛Q还在通讯频道里对他冷嘲热讽。但他的蓝牙耳机并没有传来回应,Bond一半以上的注意力也不在那些声音里,他正专注于破除Q留下的迷局。
藏身暗处的年轻军需官能借助计算机的出Bond可能进入的线路,向他这种人喜欢宣称计算机能预测出世界上的一切事情,包括未知的辽阔宇宙和不曾到来的未来世界。Bond毫不怀疑Q在这两件事情上的绝对自信,同样的,Bond有理由相信Q对待自己,就像是在看一个聚集了众多变化之中数据的集合体,无论多么复杂,Q总是在预测他的下一步将会如何进行。
如Q所说,Bond的确处在伦敦交错纵横的监控网络之中,一举一动都暴露在了天眼的监视范围内,他甚至知道Q可以通过那些小型摄象机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想到这一点,Bond稍稍换了一个表情,他需要让电脑屏幕后面的Q明白自己的态度。
越过一条人流稍少的公路时,Bond理所当然地见到了头顶上亮着的红灯,他不以为意地笑笑,却又故意放慢车速,对着安装在信号灯附近的摄像头摆出无可挑剔的笑容。摄像头发出闪光的一霎那,Bond确信Q在同一时刻看到了他。这个画面就像Bond在Q制造的冒险游戏里选择从容应战,并且乐在其中。

每一个高精度的追踪器预报的地理位置都可以通过某些程序遍布伦敦的摄像头进行即时连接,误差不超过一秒钟,MI6精通这样的小把戏,他们能够凭借着样的技术手段不费力气地追踪目标推断路线,并在相同的时间里借助画面获得目标的状态。
Q熟悉这个监控系统的每一个隐蔽点,他设置了新的目标,锁定在了离开Q支部没多久的MI6特工007身上。只要他愿意,用这些电子设备跟踪任何一个人都没有问题,哪怕对方是一位老谋深算并且在逃亡方面深有造诣的外勤特工。
最新的照片通过网络传回来,自动打开的窗口占据着电脑屏幕上一个显眼的位置。Q转过身以前还不忘去看看自己今天需要完善的网络安全系统,他匆匆看了一下,确认没有漏洞,才拿着马克杯回头去看自己电脑屏幕的新消息。
他默默地喝了一口茶,思索是否需要重新来一杯温度稍高一点的。没多久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放下马克杯,重新把精力投入到修改那个致力于给人带来烦恼的程序之中。
那张清晰度不高的图片倒是选择了一个绝妙的角度,Bond处于照片的中央位置,微微抬起头来,嘴角似有若无地扬起,而墨镜遮住了特工的蓝眼睛。怎么看怎么欠揍,Q不动声色地按奈住自己怒骂出声的冲动,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打着,着手对Bond所在街区的交通做一些细微的、难以察觉的变动。那不会造成什么样无法挽回的损失,他只是想让Bond继续在无形的包围之中兜兜转转罢了。那没有多大伤害,不是吗?只不过是一场临时爆发的交通阻塞。
R轻轻把一张磁盘放在Q的桌面上,他不想打扰正全神贯注工作中的Q,努力不发出声响地从Q身旁走开。Q留意到了R的身影,还有桌面上的磁盘,那种古老的记载数据的方法现在还在Q支部占据一席之地。似乎年轻有为的黑客们都怀念旧时代的战争方式。
他按下执行键,口腔里还残留着伯爵茶的味道。
“R,把这些残骸拿去工程部去分析。拿到报告以后发邮件给我,越快越好。”Q的双眼从电脑屏幕前微微移开,皱起眉头看着自己桌面上的黑色碎屑物体,Bond用一条手帕包裹着那已经无法复原的装备碎屑,残破的轮廓叫Q忽然一阵心疼,或多或少还夹杂着恼怒。
刚走开没多远的R又走回来,他啧啧看着这些落在007手上的装备,和Q有着一样的心情。Q支部不欢迎肆意损坏装备的特工,无论对方是不是备受重视的怎么双零特工。
“毁坏得可真彻底啊。”R摇摇头,心想这些装备可是造价不菲的尖端武器。
“可不是吗,”Q冷冷一笑,“如果可以,我甚至想向M申请禁止007获取Q支部制造的武器。我多么希望自己能拒绝给他提供协助。”
他的话让R愣了一下,Q并不在意R是否会回应自己。他又低头去看重新传输过来的资料,一切尽在掌控之中,Bond被困在了车水马龙的喧闹街头,无论哪个方向都是等候着绿灯亮起的车辆队伍,Bond找不到一个出口可以离开,只能在狭小的区域内来回寻找突破口。但他期待已久的漏洞并没有如愿出现。
“007让我见识到了一件武器能被破坏得多彻底,简直超乎想象。老实说,我们测试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干过。除了拿着火箭炮对着它们轰,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R盯着自己拿在手上的残渣,与Q保持一致的观点。
“说不定就是呢,007的破坏性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叹为观止。这或许比较恰当。”Q的视线扫过R。他没有看自己的键盘,双手却在不停地敲击。接下来的几秒钟里Q不再理会R,而是让他尽快分析这些碎屑。
接近刺眼的明亮灯光落在地面上,安静的室内他们只能听见断断续续传来的敲击声,R分辨不出Q那边发出的响声还是其他员工制造出来的响声。R留意到Q的面色正在产生轻微的变化,并不算是很明显,却又因为某种原因不明的兴奋情绪而微微发红,似乎对眼前正在面对的挑战产生了兴趣。
“对了,boss,”R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原本迈出去的脚步又停下来,“我们叫了超大份的咖喱外卖,也算上了您的一份,要去餐厅吃吗?味道可真不错。”
其实R不太肯定Q的回答,这位MI6史上最年轻的军需官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代码世界对他的吸引力远远大于现实世界之中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而刚从罗马尼亚飞回伦敦的007再一次增加了Q堆积如山的工作量。R估计未来两天Q都不会离开办公室,如果可以,他甚至会忘记按时进食这一保持身体健康的常识。
“咖喱饭?请你们放在茶水间就好了,我会记得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的。”Q推了推眼镜——他的镜片在反光。R觉得Q可能是在眨眨眼睛。
Q没有把自己的注意力从屏幕上代表Bond的坐标上转移开来,他察看另一张发送回来的照片,Bond露出了稍稍苦恼的神情。那让Q相当神清气爽,并且对正在询问自己的下属露出了算得上是亲切的微笑。
“好的。”R惊讶于Q一别往常对下属爱理不理的态度,他很明显地察觉到了Q难得的好心情,而且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的。
那不像是攻克了某个技术难关,也不像是挡住了一波无聊的黑客攻击后的洋洋自得,R说不准,他低声和办公室里另一位程序员分享了这个消息。对方不置可否地撇撇嘴,也摸不清楚Q为何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恢复平静。毕竟在一个小时以前,那位以制造废墟为荣的外勤特工再度惹怒了军需官,而Q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要求007离开Q支部。
Q对Bond剑拔弩张也是情有可原的,这些程序员们都听到了007与Q那一场没有结果的对话,Q指责Bond不爱护装备并且三番四次违背军需官的指示。他的行为令任务一度陷入无法继续下去的僵局,并且让Bond遇到了本来可以避免的大规模连环袭击,虽然Q通过远程协助完美解决了这一场针对Bond的追杀,代价却是他一天一夜神经高度紧张地注视着屏幕上异国他乡发生着的一切,硝烟气味仿佛就在他的身边弥漫开来,而那位不知死活的外勤特工还乐于在嘴皮子上占便宜。
Q的愤怒是Q支部里每一位员工都可以感受得到了,他们讨论如何才能让boss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并且自作主张地订了一份口味独特的印度咖喱,希望能缓和一下办公室里人人自危的局面。
叫人匪夷所思的是,Q的状态表明他从网络世界里找到了新的消遣方式,并且神秘兮兮地进行着自己的游戏。没有人敢去看Q私人电脑屏幕,那无疑是在触犯禁区。谁也不想去面对暴怒之中的Q,而他们也没有007那样的能力让Q无法反击。毕竟,Q是007的军需官,他说这位特工有一种奇妙的、接近怪异的包容。

Q抽空修改了另一个小细节。通过注射在Bond体内的智能血液,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Bond在伦敦内的精确定位,而借助密密麻麻的监控点,Q构筑了一张与伦敦星罗棋布道路重合在一起的地图。他的电脑站在高速运转获得线路预测,Q只需要做出相应的指令就能达到牵制Bond下一步行动的后果了。
这只是一位军需官被自己负责的特工逼得走投无路的后果之一,Q在控制事态恶化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以及无可挑剔的强大能力,那当然也是他能够成为MI6最年轻的军需官的原因之一。他用工作的碎片时间设计了一个不会给人们带来好处的程序,悄无声息地入侵了伦敦的交通系统,获取自己需要的信息,制造交通拥堵,令Bond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之中。
透过刚刚接入的实时画面传送,Q在大排长龙的车流之中一下子就找到了Bond的车子。那还是他给Bond改装的,马力不错,最值得称道的优点应该就是扛打击能力有了质的飞跃。Q相当喜欢自己为Bond的车子所作的改造,但他也感到一丝丝的可惜,假如真的有混凝土掉落在车子上,Q也明白那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他没有放大画面,只是安静地看着Bond,约莫过了几秒钟,才在心里考虑给Bond放行这一事情。
Q不太愿意这么做,食指指尖贴着键盘犹豫是否要按下去,报复带来的快乐让Q愈发不乐意放他一马。可Q还是按下了允许放行的指令,整个场面都变成了流动的潮水,颜色不一的车辆慢吞吞地向前去,Bond也不例外,他好像也有些不能忍耐了。
排在车辆队伍中部的一辆急救车响起了嘹亮的警报声,Q没有打开声音传输,但他可以想象出来。黑客行为可以有很多种,不论是从报复性质私人网络入侵,还是把一个城市的交通网络变成自己随心所欲的游戏主场,抑或是顷刻之间摧毁不同城市之间的庞杂电网,那都是Q完全有能力做到却又不甚认同的炫耀。虽然在使用这样的手段来教训那位外勤特工,Q也明白,这归根到底只是自己对Bond的泄愤,完全没必要牵扯他人,尤其是那些可能受到影响的普通人。
基于以上理由,Q说服了自己给那些需要的人制造麻烦以外的方便。他把救护车、警车列入了自己临时软件内的“赦免名单”之中,又着手调整自己程序之中不合理的地方。
Q粗略地检查了一下可能出现的漏洞,那些远在几个街区以外的道路没有给Bond逃出重围的机会,哪怕是亮眼鲜明的急救车已经获得了来自Q的保护。Bond不可能利用这一点。与Bond车子的移动速度相吻合的计算程序得出了为Bond制造的红灯倒计时,Q不担心Bond会不会杀出重围,他去看了看给救护车安排的路线状况以确保没有造成过大的、不可挽回的耽误。
无声地倒计时在电脑屏幕和Q社大脑里一起进行着。
Q默念的频率稍稍快于电脑计时,他把最后一个发音消化在咽喉之间,然后去看不太清晰的实事画面。时间的发展正在出乎意料的方向发展一路狂奔,Q盯着Bond开车车子尾随那一辆风驰电掣的急救车,场面犹如好莱坞大片之中的头破血流。Q几乎意味Bond要失去理智地撞上那一辆急救车,但Bond没有那么做,他只是和另一辆车子保持着还算安全的距离,而且乐此不疲地借助急救车获得的特权而达到一路畅通无阻的效果。
Bond的应对方案令Q编写出来的程序进入到了自我矛盾的死局之中,那一连串的代码不可能在这么近的距离和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让Bond和救护车分离并且乖乖地停车在红绿灯前。Q短暂中止了程序的运行,催促自己快得出迫切需要的结论。
Q的双手在键盘上停了一会儿,一阵敲击之后他便获得了这一辆救护车接下来的目的地和可能经过的地方。路线被输入到电脑之中,Q正以十分亢奋的状态来输入代码。
他能够通过那些门外汉看起来枯燥无聊的数字来预测即将发生的任何事件,而这一次通过庞大交错的网络来得到行踪也是他相当熟悉的一种。Q把马克杯里最后的伯爵茶喝掉,又把眼镜往上推推,重新把精力投入到的急救车最后一一站——即将抵达的医院。他在通过计算得出可能的结果和车道使用的预测。
凭借电子计算机和信息网络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Q外表之下的可怕实力正在日渐显露出来,有如过去不曾被注意到的锐利锋芒。他惊人的数据分析能力无疑与电脑的科学精准有关。
然而Q摸不准Bond这一次在搞什么鬼,好像又回到了协助Bond执行任务的状态,Bond总会做一些出格的、意料之外的事情,让屏幕后面与他进行对话的Q措手不及。
不论从哪个方面看,不论从007这个代号还是Bond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个人来看,Q都意识到自己的对手具有极端的不可预测性。
游戏战局的天平无声无息地像Bond一的倾斜。
Bond的游戏砝码让Q萌生了少有的好奇。

评论(1)
热度(24)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