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00Q] 红灯,急救车,除草机,马丁尼-01

别名:伦敦夺命红灯侠奇妙历险记

Bond考虑过很多自己可能会在伦敦车水马龙的公路上遇到的突发情况,包括突如其来的连锁爆炸和连环追尾,或者脾气暴躁的路怒族挥舞着棒球棒打在他的车玻璃上。以上这些场面,毫无疑问,纯粹属于他大脑在闲暇无聊时一瞬间萌生的奇怪念头——但这也不是不可能,考虑到他的危险职业,遇到这些问题也就不难解释了。
但今天其实没那么遭。他从机场离开时心情还很不错,提早完成的任务意味着他能享受一个加长假期,也许他还可以定一张今晚的机票去去大西洋上某个小岛打发自己的无聊时光。
Bond需要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提交一份报告,归还任务装备,然后回家收拾简单的行李,他就能结束自己在伦敦雾雨朦胧中的停留了。
渐渐成型的美妙规划让Bond心情愉悦。等待红灯时他摇下车窗去观察阔别已久的伦敦街头,景象并无多大变化,蒙蒙细雨中人来人往,而车子里还播放着轻柔曼妙的歌曲。一切都在预定的轨道上。Bond知道只需要再经过二十分钟的路程,自己就能到家了。
和往常一般,Bond在长达几分钟的等候中静静坐着,显得耐心十足。他现在一点儿也不着急,没有任务,没有需要留意的目标,自然而然也就没有必要在意红灯什么时候结束。
但十字路口的红灯一直亮着,灯光几乎要穿透雾气,而Bond看得很清楚,计时器上的数字已经数到了零。他本可以踩下油门,听着引擎高速轰鸣的响声从这繁忙的马路上离开的,然而这里是伦敦,有数不清的车辆和他一样被迫留在了这红灯前面,傻愣愣地睁着眼睛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伦敦街头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多数都是因为电子系统发生了小小的故障导致某些交通提示灯不能正常运作,Bond也算是见怪不怪的。而他几乎不会遵守交通规则的坏习惯也令他不太在乎自己接下来可能会遇到的小问题。
他的车载GPS尽职尽责地给出最佳路线提示,不断催促着Bond往前开去,按照那条规划好的线路走下去。
Bond关掉了GPS烦人的提示音,又想要告诉它他被一个突然出现故障的红灯拦住了。但那由MI6研发出来的GPS丝毫不受影响,仍旧在屏幕上闪烁着引人注目的红色文字,并且继续发出单调却又冰冷的提示。
在过去,Bond不得不承认GPS给他追踪敌人带来了很大帮助,他可以免于在大脑里计算线路的烦恼,也不需要遵循自己可能出现错误的直觉。他喜欢有人告诉自己接下来该往哪里走,并且也愿意相信MI6研发出来的、号称由军用卫星直接提供支持的GPS。
红灯终于熄灭了,此起彼伏的喇叭声隐隐透露出不耐烦的人们的心情。在他踩下油门和挂挡之前,Bond还分心把GPS定位电源给关了,他希望拥有安静的驾驶环境,那会更加安全。

Bond很熟悉自己回家的路线,他仔细地规划了各种可能的逃生路线,有些非常隐蔽,有些很浪费时间,而有一条是他习惯性选择的。他不确定这些路线会不会被认为记录下来,所以Bond时常变换自己的路线。而今天他选了相对节省时间而又不太经常走的一条路。他记得那条路上会经过大型的公立医院和一些年代久远的建筑,有时他还怀疑自己会不会开着车经过就被那轰然倒塌的建筑物给埋了。
事实证明,这并非被害妄想症。Bond的车子从一条相对狭小的小路中挣脱出来时,一大块混凝土与他的爱车擦肩而过。
仅仅只是一秒,或许一秒还不到,Bond就听见了某种物体从天而降的爆裂声,随之而来的还有遮蔽视线的烟尘,让Bond陷入了某种危机来临时的警惕之中。他从后视镜中得出了结论,那是一块以体积惊人的混凝土,快要把一整条马路都砸成了废墟,残骸狰狞地分布在路面上,两侧行人惊魂未定。似乎无人受伤。
Bond的车子幸免于难,仿佛经过了异乎寻常的精密运算,他在十分恰当的时机以十分恰当的速度经过,而后那不受控制的混凝土便横亘在路面上,扬起呛鼻的尘埃。
感谢耶稣,运气真是不错。Bond默默笑了一下,归咎于奇妙的巧合。
车子进入下一个十字路口时,他稍微想了想,随后顺理成章地改变了自己的想法,选了另一条路,那儿会路过一间酒吧,里面常年塞满了因为足球而愤怒的醉酒球迷,哪怕只是一瞬间的路过,Bond都觉得自己好像能听见酒吧里传来的喊叫声。那热烈的气氛总叫人有些难以适应。
不远处立着交通提示灯,行人优先是司机们必须遵循的原则,Bond踩着刹车在最后一刻停在了线上。人行斑马线的绿灯闪烁着,透着雾气其实看不太清晰,只有眼前的行人色彩鲜艳的衣服能穿透浓雾。
他仍然跟着节奏数着时间,Bond想要换一个交通广播频道,刚刚切换的流行歌曲实在不太合他的口味。
根据一名职业特工的直觉,再结合他多次执行任务的经验,Bond认为这一次的红灯持续时间未免太长了,漫长地足以让一个排的目标慌忙逃离,又或者是让人烦躁地想要破坏交通规则向前冲去。Bond是一位训练有素并且善于克制的自我的专业人士,他彬彬有礼地等待着所有人从斑马线上走过,并未显露出恼怒的痕迹。

三分钟以后,Bond才得以离开了那个人流量巨大的路口。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要在接下来的路程里遇到这样相似的场面,那可是相当令人煎熬的经历,而他也不想像个傻子一样地停在斑马线前直到后面的车辆抱怨似的按响喇叭表示自己的不满。
他重新打开了GPS,让它策划一条不会遇上红绿灯的路线,但他的GPS拒绝工作了。Bond在这一刻终于头疼地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他得罪了一位自己惹不起的人物,而此时此刻始作俑者正沉迷在报复这位双零特工的愉快心情之中,并且乐此不疲地故伎重施,似乎认定Bond会默默接受这场不会胜利的游戏。
Bond自动自觉的把车子停在了等候红灯的车辆队伍之中,他预感这会是比以往都要长的时间,足够他和Q进行和谈——Q不会让步的,Bond深知这一点。他不过在给自己争取到破解这个游戏的可能,但从庞大复杂的交通网络中全身而退本来就是微乎其微的可能。
他看着自己的GPS屏幕里醒目红色警告,若无其事地然后拨通了Q的号码。对方没有回应,拒绝接听,Bond猜想Q是带着报复的快感挂断电话的,而在此之前还让Bond听着那不断重复的忙音接近二十秒,最后才十分无所谓地拒绝通话。
Bond不打算试第二次。他耸耸肩,握着方向盘的手放松下来,然后用另一个由MI6分配的号码打给了他的军需官,碍于种种必须遵守的规定,Bond确信Q不得不予以回应。
五秒以后,Q才慢悠悠地接通了对话。
“早上好,Bond。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Q用最稀松平常的语气说着话。Bond联想起离开Q支部时自己看到的画面,Q依然处在众多屏幕散发着微亮光芒的电脑的包围之中,他游刃有余地掌管着网络能够接触到的一切。而在这一秒,Bond好像还能听见Q敲打键盘时发出的响声。但Q使用的是静音键盘,根本什么声音都没有,Bond也不会听到除了Q的嗓音以外的声音了。
他想象不出Q的表情,在Bond的印象里,直到自己离开Q支部,Q还是一脸隐忍不发地愤怒。那模样意外地激起了Bond的某种破坏欲,他乐于见到Q因为某些事情而恼羞成怒,并且享受其中。很显然,正是这一原因令他找到了Q无孔不入的报复,现在只是一碟开胃小菜罢了,Bond有一种预感,他明白Q已经沉浸在游戏的乐趣之中了。
这场无伤大雅的军需官与特工之间的游戏里,Bond可悲的变成了无处可逃的猎物,而Q正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充当掌握生杀大权的神明。那听起来可真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Bond调整了一下蓝牙耳机的位置,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的微笑,“早上好啊,Q,早晨不错吧?你的伯爵茶喝完了吗?”
“非常好。我的意思是,假如你没有从罗马尼亚给我带回来一堆碎屑的话,那么这一定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早晨。”Q在那头冷冰冰地挖苦着Bond,还在为早上Bond把自己碎成粉末的装备送到面前而愤怒着。
“别这样,Q,至少我是完好无损的,不是吗?”
Bond摆动着方向盘,想起了今天早上Q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用手帕包着的、已经看不出原来面貌的信号发射器和小型控制器,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出现在Q原本挂着笑容的脸上,Bond总结为复杂反应,虽然他自己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复杂反应。
“噢,尊敬的007先生,MI6的传奇,你能有什么事呢?唯一有事的只有我一直以来提醒你需要注意的装备。看啊,它们被你神乎其神的拆卸技能变成了——废铁、垃圾、永远不可回收的残渣。它们都一文不值了,你从来都不知道它们的价值在哪里。”Q依旧冷笑着,他并不期待接下来Bond会说什么来解释。同样的情况在一小时以前就已经上演了,Bond接近厚颜无耻地请求自己军需官的原谅,在Q眼中,Bond的话语毫无诚意,甚至还夹杂着几分戏谑。
“不不不,你误会我了,亲爱的军需官,我必须说明,事实如此都是因为某种不可抗力。”
前方乳白浓雾中的红灯终于在长久的发亮之后暗下去了,见到这一幕,急不可耐的车辆争先恐后地向前冲去,两侧的车辆都以颇具艺术性的技巧从Bond的车子两边擦过,同时发出了刺耳的响声。Bond记住了车牌号,他微微眯起眼睛,和Q说话的声音停了停,也跟着踩下油门往前开进。他产生了自己正在战场上驾驶着坦克的错觉,那可真是莫名其妙。
“不可抗力?”
Q提高音调,他对Bond的辩解早就免疫了,也不会继续追究下去。毕竟归根到底,他也不是Bond的错,谁能控制自己的敌人怎么对待自己的武器呢?Bond还不会心灵控制。
“没错,不可抗力。就想到在刚刚告诉你的那样,罗马尼亚人可能不太喜欢我。”Bond瞥见另一个路口畅通无阻,不假思索就改变了方向。哪儿似乎没有红灯。太棒了。
那一端又是Q微不可察的冷笑声,Bond甚至可以在自己的脑海里描绘出Q略带轻蔑的笑容,但他不太相信Q会如此评价自己。他等了等,听到Q说话了:“Bond,也许我应该教育你一下,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不可抗力。”
“比如?……让到回家遇到十几二十个平常不会有的红灯吗?我需不需要在路边傻傻地等上一个世纪呢,军需官?这世界上有很多地方没有红绿灯,而且我也不一定会遵守交通规则。我从来都不遵守这些无聊的规则。”Bond猜到了Q的想法,他用打趣的语调说道,然而继续踩下油门,加快车速、听着自己的爱车呼啸着冲过一个红灯。
“你太小看我了,Bond。”Q好像被Bond的自信逗乐了,又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不得了的事情,连声笑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继续说:“你应该明白,网络控制着这个世界,凡是网络能够接触到的角落,都是我的主场。Bond,现在不是你是否遵守规则的问题。如果你不喜欢规则,没关系,我可以为你重新制定一次,只为你一个人,每一条规定都是为你量身定制的,百分百符合你的需求。但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接受惩罚。你得付出代价。”
“我没打算付出任何代价。”Bond冲入另一个十字路口,他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远了,正在寻找可以回到原路的方法。但Q的话语令他有些分神。
“幸运的是,这一次你不需要付出代价,Bond,”Q慢悠悠地说,似乎还悠哉游哉地喝了一口茶,“作为你把测试型装备变成垃圾的惩罚,我想,我需要让你切切实实体验一回什么叫不可抗力……相信我吧,Bond,这是一次非常激动人心的大冒险,伦敦就是我为你准备好的地图。”
“哦,伦敦,这个国家的中心,就你为我准备的地图……看起来挺有趣的。”Bond顺从地接过话头,他明智地从高楼夹杂的马路之中穿过,并且避开了可能有混凝土的道路。车子里仍旧播放着节奏明快的歌曲,他开始喜欢上这首歌了,把音量稍稍调高。
“没错,非常有趣,而且经过精心设计。”Q自满地说着,像每一个热爱无事生非的年轻黑客一样宣布:“那么,MI6的传奇特工007,希望你能爱上这一次的伦敦冒险。如果你能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吧,这是一场游戏,你在报复我。Q,知道么,其实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意图伤害一位刚从危险任务中归来的双零特工……你在谋杀我。我还以为你非常热爱MI6军需官这一份职业呢。”Bond故作无所谓地说着话,走马观花地掠过伦敦繁华嘈杂的街道,仿佛正在驾着车漫无目的地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区,全然不理会自己正在找受到什么样的危险。
“可别这么说,Bond,我不过按照你的标准亲切地再给你模拟一遍强大的不可抗力罢了。”Q说得云淡风轻,推卸责任的口吻让Bond更加确认他在对Bond的之前的某些行为怀恨在心,而今终于找到了绝佳的机会展示自己在代码世界里至高无上的权威了。
“Q,”Bond喊着自己的军需官,“如果我通成功通过了你这个所谓的伦敦冒险,你就会原谅我了吗?”
“你不会胜出的,Bond。”Q非常好心地提醒,“想想今天上午你都干了些什么,我不过是让你切身体会一下而已,这有益于特工的身心健康。”
听到这句话,Bond恰好把车子停在了等到绿灯的队伍前,他意识到自己必须马上掉头离开。与此同时,他说出来的话是Q不置可否的:“Q,我真不忍心让你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输掉。我想……那对你是毁灭性打击吧?”
“我会首先把你毁灭了,Bond。”Q说话的尾音轻轻扬起,傲慢尖锐分毫不减,其中还夹杂着锋利的笑意,“我已经受够了你长久以来的不听指令、破坏装备、离奇消失了,好好玩吧,Mr.Bond,愿你永远记住这难忘的一天。”

评论(13)
热度(36)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