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你还算是个女孩子吗”的论调

这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让我特别的,难受。

昨天我们几个女生在课室里聊天,说起了各自喜欢cp的话题,有些污那种话题,时而夹杂着心照不宣的笑声。我们声音不大,也没想到会有其他人听。说完以后就继续写作业复习了,那时候我同桌(男)突然叫我,让我看他手机。
他说让我看看猫和老鼠的图。
我看过去,一张gif,猫和老鼠的剪辑。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剪辑得好像是,tom被jerry爆菊花了,而且非常激烈。
且不说我对猫和老鼠有什么样的感情,我当时有些反感,并不是因为接受不了这样的尺度,而是感觉很别扭。所以我对我的同桌说:我不看,你关掉吧。
随后我转过头去写作业,他还继续说:你看啊你看啊。他把手机放在我眼前,我有些生气,说我不看。
我同桌转过头去,给身后的女生看那张(我认为很恶心的)图。
另外的人和我一样厌恶,而我的同桌还在洋洋得意地宣传他进行收藏的gif图。

我不介意男女生之间说黄段子,真的,我初中和另外的男生说黄段子简直数不胜数(我百战百胜)。但是在我不想听那些话的时候,对方不会继续说下去,而不会耍流氓一样地寻求听众。
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在路上看到过一个暴露狂,天桥上只有我一个人往上面走,我又不得不走上那座天桥才能到学校门口。那个男的脱下裤子在迷醉地自慰,我站在原地等了一会,他又看到了我,更加卖力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别过脸走过去。那天我还戴着耳机,但我也能听见暴露狂在我身后叫:看啊看啊,好爽啊!
我不想形容那种恶心程度。

我这个同桌让我想到了这件事情。
我感觉他就像那个暴露狂非常不好的感觉。
后来我又想起来他对我说过的话:你还算是个女孩子吗?
他的言下之意,是,我不是个女孩子。
然后他继续挖苦我,说我没有女孩子应该有的仪态,说我可以不知羞耻地看黄书、说黄段子,还有生气怒吼的时候像发疯了。我想了想,我好像没有看过什么黄色小说(我不会大庭广众看这些)。
后来我明白了,他说的是我读的那些两性科普书籍(裸猿三部曲、还有果壳知性系列以及一些人体图册)。我买了好几本,关于男性女性的身体结构,还有一些是有关于如何进行正确安全性爱的。因为在家里没时间看,就带到了学校,每天抽空读一读。
毫无疑问,这几本书在我们班里迅速从科普书上升成为了黄色书籍。女生们都羞答答地问我借,男生就三五成群一脸奇怪的笑容地读。
我真是感觉很奇妙,很疑惑,不就是两本科普书吗,为什么要这样?
大概这就是,我不算是个女孩子的开始。
我又想起了初中生物课上,老师对书本上的男性生殖器插图的尴尬应对。他让我们自己读。也就是说,我们在两性方面的知识,除了黄段子和录像带,就只剩下,自学成才的可能了。
这大概就是我们这一代人两性观念扭曲的地方,已经扭曲到一个女生读一本两性科普书,都会被人认为是在淫荡下流地幻想被肏的情节,都会被人认为我很饥渴、我是个荡妇。我明白那些男生认为我不是女孩子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而且理直气壮,因为我在接触他们觉得尴尬、隐晦的“成人世界”。
我还读过几本有关日本AV的发展史的书籍,也不深入,但是封面有些大胆直接,我也觉得没什么。有男生借去看,我也给了,他们没一会儿就还回来了,说太无聊。我想他们可能一点也不期待这样的内容,他们或许还想从里面看到图片。
又有一次我在看《人间失格》的漫画,刚好有一段尺度比较大的H,几个男生看到我在那里看以后,偷偷摸摸站在我身后,让我快点翻页快点看,我不看以后,他们还想继续看。(我,很尴尬,因为我还没有把上面的对话看完)

这些事情在我的生活里屡见不鲜,我也没多久就习惯了,好像我也很喜欢成为那样特立独行的女生。直到昨天我的同桌非要给我看那张gif,还一脸“你看这个就害羞了你骗谁呢”的表情,我才想明白。
不仅仅是他,几乎所有男生,或者说是青春期的少年,他们都缺乏对同龄女生的尊重(除了漂亮女生的值得恭维)。
当我拒绝看你提供的那些黄段子时,或者说我不想看gif,不想和你聊ED、德国骨科、老司机之类的话语时,我表达了这样的意愿,作为男生,你应该尊重我——停止这些话,或者另找一个对话的人。
我意识到一个很可怕的地方,所有这些人,包括我自己,都有扭曲的两性观念。我们下意识地认定我们要“纯洁”、一尘不染,同时却又赋予男性在言辞中对女性的不尊重的权力,并且逆来顺受。我第一次感觉到程朱理学变质发展以后的可怕威力,哪怕过去一千多年,我们的生活仍然深受影响,一点一点、无孔不入地渗透在细节之中,让所有人都习以为常。

我不是一个漂亮女生,坦白来说,所以我也没有感受过男生对我的殷勤,同时我也不温柔,甚至可以说很尖锐,我会针对任何我接受不了的人,同时做我觉得正确的事情。这不是我爸妈教我的,我长久以来就是如此,我可以很自由地读这些两性书籍,甚至在商场里和我爸讨论为什么避孕套的价格高低不一。(他经常拿《一代宗师》里章子怡角色的父亲带着女儿去看妓院的场景来告诉我,我应该见识多一点。)
所以我们说回尊重这个话题。
我已经隐隐感受到了荡妇羞辱的威力了,而标签化的“女生应该比男生爱干净”、“你不做饭还指望着老公做饭”、“文科班的女生就是麻烦”的论调,让我更加反胃。我们被要求成为贤妻良母,是那种婚后才献出初夜的贞洁女性。
请你直接送我一座牌坊吧。

我不知道我的同桌的行为算不算性骚扰,当时我的反应也很包子,我只是让他拿走手机,而不是愤怒地破口大骂。但其他女生和我一样,对这个男生,非常无奈,感到恶心。
我很难过的是,我现在在别人眼里,还是一个怪胎。
而且我还必须忍受其他人对我无意识挖苦之下的羞辱,并且默认自己是个色情狂。

评论(34)
热度(133)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