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TL] 夜航西飞

*昨夜点梗的飞行员设定

*题目&具体背景来自《夜航西飞》一书

*LO对飞机一窍不通,技术问题请原谅


瑟兰迪尔一杯咖啡下肚就要开着那一架单翼双座螺旋桨飞机起飞了——一小时前收到的无线电波消息要求他尽快启程去搜救另一名飞行员,他已经失去联系五个小时了。这本来应该更早被发送的,可经过各方的延误后,过了六个小时他才知道。

这篇广阔无垠的大陆还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一览无遗的草原在夜间也会变得危机重重,只有星光照亮航路。稀疏的路灯被奔跑在草原上面的野兽破坏殆尽,标志性的地形全靠飞行员们的记忆与拙劣的手绘地图,处处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米尔伍德飞行公司很少会允许飞行员夜间单独起飞,瑟兰迪尔深知夜间飞行对初出茅庐的飞行员是多么大的考验,就连他们这些资历最深飞行员,也不会贸然涉险。但他必须去找到那一位飞行员,在他死于饥寒交迫之前。

晴朗的夜空对飞行是有好处的,视野清晰,更容易找到飞机。可那对落单者非常的不利,气温的骤然下降是机舱都无可抵挡的,而缺少用水与食物也同样折磨人。

他拎起两箱机油放在空座上,又从宿舍的冰箱里找到了面包和饮用水,倒在军用水壶里,同样丢在后座上。御寒的衣物也被叠好,一切准备就绪。

简陋的跑道两旁亮起的耀眼指示灯,灯光刺破夜空,指挥员确认没有问题后,猛然挥动旗子示意起飞。

引擎启动带来的巨大轰鸣声以及螺旋桨搅动的冷风不断撞击着,航行灯亮起。身姿优美的螺旋桨飞机凌空而起。机舱内的瑟兰迪尔有条不紊地打开一个个按钮,接通无线电,与米尔伍德的相应负责人展开对话。

-

陷入困境的飞行员叫莱戈拉斯,最初公司内培训他的就是瑟兰迪尔,他对莱戈拉斯的标准异常严格,让人叫苦不堪。而瑟兰迪尔最后给他的评定是A级,可以单独执行飞行任务。但没想到居然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他都想重新评估了。

莱戈拉斯无线电通讯中断之前的最后一条消息是报告自己的油箱没油了,只能紧急迫降在草原上的某片荒芜地带,他还没来得及确定具体经纬度,只留下了简单的令人发指的具体方位。这意味着搜救人员只能漫无目的的飞行在荒野上空,大海捞针似的绝望的寻找着遇难者。

这是谁都没把握的事情,公司纠结半天后最终指定最熟悉这一地带的瑟兰迪尔把莱戈拉斯带回来,如有必要要对他进行急救。可时间都过了这么久,瑟兰迪尔不禁怀疑自己找到那辆飞机和他的驾驶员时他是否还有呼吸。

-

无线电波内的声音来自加里安,他说着话,却很怕打扰瑟兰迪尔。他对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这对师徒相当熟悉,莱戈拉斯处在危险之中他也很难过,知道带他回去有多困难。目前加里安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协助瑟兰迪尔。

“在K-65基地起飞后,莱戈拉斯的飞行方向是西北。”

“了解。”

瑟兰迪尔调整航向,注视着表盘上发亮的数字,声音听不出任何情感。似乎并不为莱戈拉斯的处境着急。

他们的对话中夹杂着微弱的电流声,像夜里的微风,掠过山脉掠过草地向西冲去。

起航三十五分钟后,瑟兰迪尔的冷静让加里安觉得可怕,他一言不发,沉默地听着加里安不时转达的信息或者其他辅助搜救员的报告。

时间指向凌晨三点,天边的云还是压人眉睫的铅灰色,瑟兰迪尔朝辽阔的地面望去,看见的是模糊的一片,一点莱戈拉斯的痕迹都没有。又一片怀疑区域被划去了。

“莱戈拉斯开的飞机机身有没有涂反光漆?”

越过一个村庄后,瑟兰迪尔忽然问到。

埋头处理消息的加里安立刻翻动资料,过了两秒钟,惊喜地叫道:“有,那辆飞机上有。”

“好。”瑟兰迪尔短促地应了一声,把航行灯的亮度调到最高,继续向着加里安指示的方向飞行。涂有反光漆料的飞机在夜间非常引人注目,搜救者的航行灯能够被其反射回去,从而达到目的。这花了米尔伍德飞行公司不少钱,可至少能够让飞行员安全些。

-

二十分钟后,加里安仍然只在耳机中听见瑟兰迪尔平稳的呼吸声。

“老天!瑟兰迪尔,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那我该说些什么?”瑟兰迪尔反问,在机舱内只听见自己的声音,被压抑的担心与害怕不易察觉,而眼前依然是茫茫一片。

除了村庄还是村庄,简陋的房屋都浸在黑夜里,单调的色彩与大雪茫茫的雪山别无两样,都让人喘不过气来。

“……至少你得说说话。”加里安说。

瑟兰迪尔一边透过透明的玻璃窗去寻找飞机的身影,一边漫不经心地应道:“我相信莱戈拉斯的能力,他是我亲手教出来的。这不过是一场意外,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我只想快点找到他。”

加里安静了一会儿,知道自己刚刚的行为扰乱了瑟兰迪尔,他低声说了句对不起,继续担任其飞行指导的任务。

-

“我看见了。”

又是一阵压抑的静默后,瑟兰迪尔这句话让加里安精神了不少。他一拍桌子激动地站了起来,电流声中瑟兰迪尔听见他说:“在哪里?”

瑟兰迪尔报了具体位置,皱眉看着那驾停在荒野上机身闪闪发光的螺旋桨式飞机,四周都是杂草。他的视力很好,能够大致分辨出驾驶员是否在上面。但他看不见莱戈拉斯。

村庄在两三百米以外,房屋寥寥,有些人家门口停着快要报废的车辆,只有寥落的几个房子还亮着灯,但几乎让人看不到,消失在空气里。

“我要降落了。”瑟兰迪尔沉声说道,选择了某个稍微平坦一点的地方,降低航速,熟练地操作像以往的成千上万次的操作一般,标准的无可挑剔。

“那我去和公司汇报了。”此后加里安就中断了无线电通讯,瑟兰迪尔又被巨大的轰鸣声包围,凉意侵袭。

平安落地后瑟兰迪尔看着仪器盘,又回头看看后座上给莱戈拉斯准备的东西,最后还是决定一起拿下去。他现在最迫切的是确定莱戈拉斯到底在哪里。

走到飞机面前瑟兰迪尔发现机身完好无损,像个安静沉睡的孩子一般呆在原地,这让他放心不少。也许莱戈拉斯只是出了小小差错,但他还是解决了问题。

落地那一瞬的巨大响声传到了村庄里,有些人因为美梦被打断而愤怒地走出家门想找到罪魁祸首。而航行灯仍然被打开,机尾的航行灯发出的刺眼白光让很多村民睁不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们费力地在涌入眼中的光线中分辨出一个人影,瑟兰迪尔生得高大,他背光而行,向村庄走去。

“你是谁?”有人大声喊道。

瑟兰迪尔脱下帽子,指着莱戈拉斯的飞机又指着自己身后的飞机,它们相距不远,说:“米尔伍德飞行公司。请问你们见到另一名飞行员了吗?六个小时之前他应该就到了。”

村民们面面相觑,有个年轻人跑到了瑟兰迪尔面前,狐疑地审视着他,然后说:“您的工作证明呢?”

瑟兰迪尔左手拿满满一袋子的食品和衣物,只能用右手费力地从衣服内袋里找出那张工作证,递给来人。看来他知道莱戈拉斯在哪儿。

年轻人对这航行灯的光看了又看,上面的文字全是英文,他估计看得很吃力。毕竟语言不同,即使是两种语言都明白也不一定能在这片土地上顺利的生活,太多的民族在这里聚集了。瑟兰迪尔本地语言说得和母语一样流利,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土生白人,他也不否认,但其实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是十年前被调过来的,那时他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甚熟悉,甚至一窍不通。同样的,莱戈拉斯的土语也是瑟兰迪尔教他的,他学的很快,颇有语言天赋,与当地人处得很好,至少比瑟兰迪尔要好得多。这不得不说有性格因素。

“我是这驾飞机的驾驶员的同事,六个小时前公司和他失去联系,我们都很担心他。如果你们知道他在哪里,请你们告诉我。非常感谢。”瑟兰迪尔措辞诚恳。

几位年轻的村民们交头接耳说了些什么,有人转过身去跑回家里。

“请您等一下。”年轻人把工作证明还给瑟兰迪尔,又指着航行灯,要求关掉。瑟兰迪尔会意,把袋子交给年轻人,自己回到飞机上关掉航行灯。一瞬间他所见的都暗了不少,人群已经稀疏散去,只有那些还带着好奇的人站在那儿。

-

莱戈拉斯被人领到瑟兰迪尔面前时面色忐忑不安,他显然没有想到公司会派出瑟兰迪尔来找他。他结结巴巴地想解释这一次自己的失误,又暗暗观察瑟兰迪尔的反应。

瑟兰迪尔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生气,他让莱戈拉斯先换上保暖一点的衣服,又把食物递给他。莱戈拉斯本想让瑟兰迪尔骂一顿就算了,可没想到的是他迟迟没有爆发,这反而加剧了莱戈拉斯内心的不安。

“你为什么晚上起飞?”等莱戈拉斯把最后一口面包吃完,瑟兰迪尔才问到。

他们席地而坐,就在两驾螺旋桨飞机缝隙的中央。星光落到他们的头顶上,柔和又明亮。现在是凌晨四点,距离日出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大可以等到日出再离开。

“紧急任务。”

“什么任务还轮得到你?”瑟兰迪尔语气有些鄙夷,莱戈拉斯却明白他真正的意思是质问他为什么这么鲁莽地接下这个任务。

“基地里正好只有我是空闲的,理所当然就是我啊。”莱戈拉斯还是不服气地争辩着,“是检查员没有告诉我燃料不足。”

“你自己不会检查么?”瑟兰迪尔瞥了他一眼,“我给你带了两箱过来,你自己加上去。”

“好……”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欲言又止,“但是引擎也出问题了,我又修不好……”

瑟兰迪尔一惊,“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故障,检查员向我保证修好了。我上个月也向公司反映过,但没想到……”莱戈拉斯皱起眉头。

“你一点都不谨慎,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注视着他,语气少少严厉了些,“回去我要申请解雇那个检查员,还有,要把你调到我身边来。”

“哈?为什么!”莱戈拉斯的反应很激烈,他站起身来,显得愤愤不平。他并非不想和瑟兰迪尔搭档,毕竟跟着经验老道的瑟兰迪尔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可莱戈拉斯想向瑟兰迪尔证明他可以成为一位独当一面的飞行员了。

好像早就料到了莱戈拉斯的反应,瑟兰迪尔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凭借着身高优势俯视着莱戈拉斯。

“你总让我不放心,莱戈拉斯。”

“但……但这次真的是意外啊。”莱戈拉斯仍然为自己辩解着。

“那也是你的疏忽。”瑟兰迪尔毫不留情地拆穿了莱戈拉斯的辩护词,他看着莱戈拉斯,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本来应该自己检查一遍的,而不是盲目地相信那些不靠谱的检查员,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

莱戈拉斯与瑟兰迪尔对视片刻,终究还是承认了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他垂下眼眸,低声说道:“是我错了,非常抱歉。”

“你没必要请求我的原谅,莱戈拉斯。”瑟兰迪尔转过身去,走回飞机旁打开舱门,“过去把机油填上,然后检查一遍飞机内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回来告诉我听。我在这儿等你。”

寂静之中莱戈拉斯愣了愣,因为瑟兰迪尔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死死抓着他的错误不放,他点点头,跑回了自己的飞机前。而瑟兰迪尔坐在驾驶座上,看着莱戈拉斯的背影,满是无奈地摇头叹气。

-

等莱戈拉斯从头到尾地毯式地将自己的飞机故障排除了一遍后,他拿着记录的纸币跑到瑟兰迪尔身边,说:“就是这些,我觉得要入厂大修了。”

瑟兰迪尔接过故障纸看了看,下了个结论,“你不能再开它了,那太冒险了。我会通知公司的人把飞机带走,今天暂时先丢在这里吧。兴许过几个小时维修部就会来人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莱戈拉斯疑惑地看着瑟兰迪尔,他总不能等公司维修部把飞机修好了再起飞吧。

瑟兰迪尔瞥了一眼空荡荡的后座,意思非常明显:“坐上去。”

莱戈拉斯迟疑了一会儿,他说:“真的只能这样吗?”

“没错。”瑟兰迪尔说得斩钉截铁。

莱戈拉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是个飞行员,坐在飞机后做这种事情在这一行里、尤其是米尔伍德飞行公司都是很少见的,大多数都配有一辆飞机,而现在他却不得不依靠瑟兰迪尔才能回去。

“我要走了,你决定好了吗?”瑟兰迪尔倒是没有不耐烦,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莱戈拉斯,做好准备听到莱戈拉斯的答案。

“好吧。”莱戈拉斯妥协了。

-

日出来的比以往来得要早一些,莱戈拉斯看着天空一寸一寸地亮起来,灼热的阳光照射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不少动物都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活动,奔跑在原野上,已经进入了捕食的阶段了。

瑟兰迪尔飞行时很少说话,或者说几乎不说话,他的沉静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他看起来更加可靠。从瑟兰迪尔担任莱戈拉斯的飞行辅导员伊始,莱戈拉斯就不太敢和瑟兰迪尔说话,过于严肃的他总是难以接近,就连莱戈拉斯也觉得他难以相处。

与往常一般,瑟兰迪尔只是静静地向着目的地飞去,全身心地沉浸在工作中。

莱戈拉斯偷偷往前望了一眼,瑟兰迪尔的轮廓都染上一层金光,让他看起来柔和了不少。

“老师……”莱戈拉斯不确定隔着耳机瑟兰迪尔是否会听见自己的话,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一次的确很大原因在我身上,也给你带来了麻烦。让您大半夜到处找我很不好意思……也让你担心我了。”

他很少用老师这个称呼,瑟兰迪尔也不喜欢莱戈拉斯这样称呼他。

“我和你说过叫我名字就好了,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的声音听起来并无不快,甚至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愉悦,“你无需征求我的原谅,因为我也不愿意让你置之困境。而且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他的最后一句话听起来就是特地为了莱戈拉斯而说的,让莱戈拉斯一时间不太明白,问了句:“什么?”

“你是很优秀的飞行员,在引擎失效又没有燃料的情况下,迫降地如此完美又不伤及无辜,这让我很骄傲。”瑟兰迪尔想起了莱戈拉斯的那驾可怜的飞机,估计已经被拖走维修了。不得不说,莱戈拉斯迫降技巧非常的好,不慌不忙又保留了机身的最大完整。

“……谢谢。”莱戈拉斯红着脸,接受了瑟兰迪尔的夸奖。

“可虽然如此,我还是会申请把你调过来的。”瑟兰迪尔补充,“那样我就不用冒着夜色去找你了,你就在我身边。”


评论(14)
热度(79)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