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阻断终止 - 08

  天亮的时间越来越晚了,室外的气温也一直没有升高。0281凝视着防盗网外的天空,能看到的最远最远的地方便是上城区,那儿模糊在一片蓝灰色的雾气之中,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狂欢节”过后的下城区重归死寂,稀稀落落的灯光也消失在眼前,所有街道都陷入黑暗之中。街上行走的人已经很少了,他们或许还沉浸在天亮之前的热烈气氛之中,却又保持着诡异的清醒,不断告诉自己“狂欢节”已经过去了。0281坐在窗户旁,他觉得外面大概又冷了一些,除了午夜,这个时间点就是一天最冷的时候了。他想了想,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哥哥留下来的风衣,大了一些的衣服穿在身上不能很好的保温,不过这对仿生人来说也没有什么。

  哥哥留下来的衣服的口袋很多,0281掏了掏口袋,确认都是空的以后,就把那些体积小巧的芯片全都放到了左边的内袋里;而右边的内袋放了两张电子储蓄卡,一张密码等级纸,几张小面值的钞票。一边念叨着需要收拾的东西,0281还一边清理着自己在心里默默列出来的清单。能给他带走的东西不多,即使能够带走,估计过不久就会被那自称是布伦南纠察组成员的孔雀给追回。那最麻烦了。因此,0281只能选择最轻便、最容易携带的物品。

  “你要走了么?”哥哥问他。他这么说着,心情相当不忿。

  “时间不够了。”0281冲着电子相册里的人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就把这算不上大的电子相册塞到了风衣的口袋里,又用相当温情脉脉的语气说:“早上好,哥哥,昨天睡得好吗?我在准备行李……有什么是你想带走的吗?我们得尽快了。”语罢,他又催促了一下,面上的表情却是十分不舍。

  “早上好,0281。我昨天睡得很好……但是你精神不太好,我感受得到。你没去休息……又在想些什么了吧?”哥哥叹息一声,转而环视这窄小的公寓的客厅一周,对他往常使用的那一套工具刀多留意了两眼,欲言又止地捏紧手指。感觉到哥哥的力度,0281轻轻地叫了一声,他对疼痛的适应还不是很好,也没想到哥哥会是如此反应。

  0281体贴地替哥哥揉揉太阳穴,自己也舒服了不少,于是又笑道:“我们得换个新地方,但是要想些办法——我打算找面馆老板帮帮忙,他应该有些路子。然后我们就要搬家了,去一个新地方,躲开纠察组的人。这一次我们可以住一个大房子了。”

  说到这里,0281满是憧憬的目光又落在了阳台边上玻璃上,而那上面又隐隐约约能见到自己脸上轻快的笑。随后他也顺着哥哥的目光看了看那套工具刀,却又和哥哥做了同样的决定,把箱子留在这里,一点也不挪动。毕竟家里真正重要的东西都已经被他收拾得差不多了,其他的随便所谓的纠察组回收检查吧。0281如此破罐子破摔地想着,手脚麻利地在客厅把鞋子换好了,又问哥哥:“哥哥,其实你也不想搬走吧?不过谁想搬走呢……这个布伦南纠察组也真是没事找事……”他骂了几声,双眼隐隐能见怒火。

  “我们又哪里可以选择呢?只能接受了吧。”哥哥苦笑着,本来想让0281稍稍放松一些,却没想到0281会问起这个问题。他帮0281把自己放在床底下的行李箱抽出来,熟稔地输入密码,打开。

  0281见哥哥打开这个箱子并不惊讶,反而专注地看着箱子里面的东西,好像这样能一个一个分清楚那是什么,有什么价值,又能卖给谁这三个问题。此前0281从未见过哥哥打开这个外层早就是蜘蛛网和尘埃的箱子,但哥哥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交给了他,包括曾经视若珍宝的账户和密码。算不上是光明正大的继承者,0281却把这些东西都保护得很好。每个进入这房子里的人,都能感受到这里一股温馨平和的生活气息,但谁也想不到如今有一个人永久地缺席了。

  他遗憾地摇摇头,哥哥也理解了,只从那个钱包里抽出几张面额最大的钱,胡乱地塞到裤袋里,又跟着0281继续在房子里游荡活动。他们现在住着的房子拥有的空间少的可怜,只要多走上几步就能见到日出日落似的。

  “现在就走吗?”重新锁上旅行箱,0281问哥哥。

  “现在走吧。”哥哥倒没有多少依依不舍,好像很快就从离家的痛苦中挣脱出来,就像他接受自己已经死了,至今只能活在0281心中一样,仅需一瞬间,一个眨眼,就从强烈的自我怀疑和不可置信中恢复过来。他伸手,轻轻地抚摸着旅行箱的外壳,暗叹一句手感还不错。0281给他留了一些缅怀时间,在这一方面,他总能比其他仿生人表现得更加温柔体贴、无可挑剔。

  0281确认似的又摸遍了全身的口袋,对应脑子里的清单一条一条划掉,直到上面什么也不剩下。至于告别——这里的邻居没有什么好告别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也不认为邻居会因此泪眼汪汪地说上几句感人的告别话语。他拿起衣帽架上几乎没有戴过的鸭舌帽,压在脑袋上,又抬头看了看窗外。

  鸭舌帽缩小了一部分的视野,但这影响不大。0281更关注天色如何,此刻夜色冰冷,外面还吹起了风,就差下雪了。

  “走吧,以免夜长梦多。”哥哥出声提醒,坚定地握住了0281的手。

  回过神来,0281才说“好的,哥哥。”他握紧拳头,好像那样能锁住掌心不断流逝的温度。彼时的下城区陷在一篇浅蓝灰色的阴影之中,连野狗都在狂欢一天后疲惫不堪,终于放弃了在日出时刻玩耍的想法。

  他们的离开没有惊动楼里的任何人——当然也可以说没有任何人在意他们的离开。下城区一天来来往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还不算上出生和死亡的人。这种摇摇欲坠的危楼居民楼里的用户永远都在变动着,上一任住户中有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理由来离开,新用户也会提供更多更新鲜的原因来解释为什么入住,但有耐心去听这些无聊故事的人根本不存在。人间熙熙攘攘,众生心中所想的都不过时拖延时间、再活几日。这就是人生唯一重要的目标了。

  “0281,我们得找个地方住。”哥哥牵着0281的手,他真后悔没有给0281的身体加上仿人体的恒温皮肤,现在摸着都还是凉凉的,哪怕比自己的皮肤要暖上一些,都还是觉得不太好。同时,他开始思考新家要是什么模样,摆放什么样的家具,是否需要再买一个衣柜,然后他们还要再换一个网络ID,或许还得重新找一份工作。这么一想,他又认为还是拾荒人的工作比较好,没有固定的时间,也没有严厉的上司,一切活动都十分宽松,全凭个人态度和行动,他们只要有东西能拿出来卖就好了。

  “是个大问题啊……这几天我只能住在店里了。”0281有些头疼,他孑然一身,仿生人的适应能力又十分强悍,却不太愿意让哥哥受苦。所幸他们账户里的钱还能支撑的起目前的消费,而这种类似逃亡状态的花销只要好好控制,也不会太多。

  “就住几天吧。”哥哥忽然忧心忡忡起来,握着手的力度大了些,然后又匆忙说了句“对不起”,脸还红了起来。他好好整理语言,然后说:“你的能量储存器很快就会供能不足,0281,你要记得避开外人再去充能。我们得尽快找个地方住,就我和你,不能有其他人。那样才是最安全的。”说到这里,哥哥还十分郑重地重复了一次,又摸了摸0281的头,示意这些都可以交给他来解决。

  0281只听着哥哥说话的声音,内容听得断断续续的。某种不知名的疲倦一阵一阵地冲击着他的神经,他将哥哥没牵住的那只手放进口袋里,指腹轻轻摩挲着公墓派给自己的芯片,毫无缘由地感到一丝愉悦。

 

  老飞拉面馆在“小路”上已经算得上是老字号了,每天都红红火火生意热闹;哪怕上城区出了些许麻烦,下城区的利益却是不受影响的。0281对这个拉面馆所知不多,印象就是工资给得不错,老板越来越唠叨,而大厨的手艺也特别好……诸如此类,就是0281所知道的老飞拉面馆。

  去往上城区的“小路”仅有两条,老飞拉面馆霸占其中热闹兴隆的地盘也有几十年了。0281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把工作中几乎所有事情都和哥哥讲过了,但他还是想重新再说一次,于是又有几分任性妄为地说着话,在哥哥的纵容之中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时不时说到有趣处还大笑出声,期待着等着哥哥也笑出来。

  他们这么手牵手聊了一路,直到踏上“小路”,话题都还没有结束。0281已经说到了未来的职业规划。说到这里时,0281还很自豪骄傲,不断强调自己完全可以胜任网络智能工程师这一职位,并且他相信这个需要缺口只会越来越大。拥有一份工作后他们会有很多很多钱,然后过得很快活,一点不受生活的影响。

他说的话叫哥哥心动不已,却又满怀羞愧,他痛恨自己的身体何等孱弱,竟然没有熬过病痛,就如此撒手人寰,留下孤苦无依的0281.。他只是一个情感系统出了问题的仿生人!这一事实日夜压着他,叫他无法呼吸,想尽办法寻求0281的原谅。但0281从未责怪过他,只为他这个想法感到奇怪。

 

  距离交易时间还早着,老飞拉面馆也只在晚上开门,0281拉着哥哥在江边的一个废弃观景台上坐了下来,默默无言地望着江水对面的上城区。他靠着墙壁,作放松状态,尽量降低能量损耗,双眼并未聚焦,所见的全是朦朦胧胧的楼宇。

  那和他透过望远镜看到的又是不一样的,白日里的上城区和他在夜里看到的也不一样,但只有一点不会改变——永恒的光照耀在上城区的上空,每个人都是沐浴在圣光中的天使,面带微笑,全然不受下城区“贱民”、“病毒”的污染,甚至仁慈地忍受着夜里大批涌入的拾荒人。

  在上城区住了十多年,0281也没弄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但说来讽刺,他在下城区好歹也住了两三年,也依然只是一个未成形的印象。似乎他到哪里,都只能在一片小小的空间之中,被封闭起来。

  感觉到他的想法,哥哥与他额头相抵,柔声安慰道:“仿生人只要有足够的零件和适当的保养,寿命比正常人类长得多,你还有很多的时间去认真观察这个世界。0281,到那个时候,你会发现自己正在一片广阔的天地之中,不仅仅有下城区上城区,还会有其他很多很多你闻所未闻的城市、国家……你总能看到那一天的。”

  “我明白的,哥哥。你以前也说过,我都记在心里。”0281干巴巴地说,他不确定自己要说什么好,也许他该点点头,用满是渴望的眼神去看天空,说一些满是豪言壮志的话,但他说不出口,也没有想那么多。

  “实验室的人从来不和你说这些吧?”哥哥又问。

  “他们教导我知识,然后让我做测试。”在这些测试中,0281学会了分辨人类的面部表情,实验人员夸他聪明,因为他的分辨是最精确而且速度最快的。此后,他学会了应当在他人生气时怎么做,他人开心时怎么做,他人伤心难过时怎么做……有时候想起来,0281觉得承受枯燥痛苦的实验也没什么了,至少……至少和哥哥生活在一起的时间里,他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正常人,没让哥哥生气过。

  他觉得终于还是成功地通过了这些实验,并且完成了最终目标。他不是个废品。

  “没错,这些人会一丝不苟地教导你知识……只是他们不会告诉你世界是什么样的,也不关心你自己的世界是怎么样的。那些人只会刻板地观察,然后归于宏大的抽象,创造一个又一个你听不懂也看不明白的冷酷理论,用条条框框束缚住任何能抓住的活的事物。最后把这些活物勒死,然后做成标本。”哥哥低低地笑了出声,他的手背肌肤与0281贴在一起,但不复生前的温热。纵然如此,0281还是舍不得这样的温度,紧张兮兮地保持着两个人手背相贴的状态。

  实验室里是这样么?0281疑惑地想。

  他接触到的实验人员很多很多,能记住的面孔也不少,有一些还能叫得上名字。他们让0281称呼自己为“先生”“女士”或者“博士”“教授”。最初0281还分不清应当采用何种称呼,后来0281学聪明了,穿实验服的都用学历称呼,穿正装的则采用更加礼仪化的“先生”“女士”。

  在他认识的这些人里,的确有很多人怀抱着能总结出一个理论或者创造出一个理论的梦想,也有些人对现有理论抱有怀疑,想方设法、用各种各样出乎意料的奇怪实验来推翻过去确立的理论,并且狂热地相信着自己的猜想。

  学术上的争议太过深奥,0281从未想过去搞懂。他只是一个实验品,没有资格去了解更多。可他又后悔起来,如果当初自己能学得更多一点,更勇敢一些地多问问题,是不是现在还能和哥哥多说上几句话呢?他懊恼地埋怨着自己,不由自主地紧紧抓着哥哥的手。

  察觉到0281的紧张心情,哥哥也反思起来,他差点就忘记了0281天性中那过分的敏感了,居然还说了这么一大堆0281听不懂的话。于是他又开始自责起来,连忙转移话题。

“别想这么多,0281,听过就算了。你和我说话不用全神贯注,也不必一定要给我一个答复……一个语气词也行。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哥哥面上血气全无,又恢复了生前最后几天那副虚弱的模样,若有若无的气息叫0281害怕起来,可他却只是慢慢地说着:“别害怕,也许我只是累了,等一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让我再陪你一会儿。”

  说到这里,哥哥的笑容加深了几分,连带着那张惨白的脸也没有那么吓人了。他又说:“我只是想多陪陪你。何况我现在是清醒着呢。”

  0281怔怔地眨眨眼睛,他是真的想不到应该说些什么,但既然哥哥说他不太在意自己的回答,便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们两个人的目光重新落到滔滔江水之上,愈发暖和的阳光照得人身心舒畅,无声的交谈取代了原本的自言自语,耳边只剩下浪涛拍案的声响。0281合上眼皮,那样能让哥哥休息得更舒服些。


 @pearlbiubiu 

评论
热度(2)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