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阻断终止 - 07

  孔雀的去来好似悄无声息,0281说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公寓门口的,而孔雀走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坐在沙发上发愣,茫然地思考着许多至今为止他仍一无所知的真实。

  和哥哥回到下城区就像人生里的一个惊喜,他获得了第二次生命,由哥哥亲自赋予,还带着充满爱意的祝福。他们在这狭小的天地里互相陪伴,直到一日哥哥因为那无法痊愈的重病离开这个世界,但0281却相信哥哥已经把一切都给了自己,包括生命中最后的时光。那珍贵的宝藏被0281隐藏在记忆的最深处,除此之外,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

  为什么要去追究一个人的过去呢?0281苦思冥想,依然没有获得满意的答案。哥哥以前是什么人,以前叫什么名字,以前是什么模样,都是不重要的,因为当他亲口对自己说“你可以喊我哥哥”时,他就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哥哥,他们之间存在着一道特殊的纽带,从那一声“哥哥”以后就开始了。0281从不关心哥哥的过往,没有他参与的时间里,是否知道是不重要的,他认定的一点是,他要一直在哥哥身边,陪伴着他。

  当初在心底的一个小小的承诺,0281已经用行动来证明了真伪。

  但即使他不在乎,也不代表别人不会追究,那些人不会放过郑宋这个人,只是郑宋又恰好是他的哥哥。要把线索理清楚其实不难,虽然目前拥有的很少很少,0281还是不太费力地推测出了一些事情。

  他整个人都缩在沙发上,怯生生地问哥哥:“哥哥,你以前……做过什么吗?他们为什么要把你留给我的东西都收走?”

  察觉到0281语气里的不甘心,哥哥也有些无奈,他并不拥有这一段记忆。但他笑着安慰0281:“也许过去我做了什么让这些人看不顺眼的事情吧——我完全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我们在一起时的画面,非常清楚的那种。因为你比他们重要,所以我才陪在你的身边。0281,如果你不愿意,就别把自己的东西给他们了……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们。”

  0281嘟嘟囔囔地抱怨道:“怎么会有人喜欢布伦南纠察组呢,大家明明都很害怕啊。这群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连哥哥你留给我的纪念的东西都拿走,到底凭什么!”0281越说越愤慨,就要冲出门去找孔雀打一架。

  近日来0281的情绪越来越冲动了,哥哥想尽办法也只能让他暂时平复下来,但很快就不管用了。0281不是真正的人类,他只是仿照人类结构制造出来的仿生人,无论如何,和人类之间存在区别,他不能进食,也不能服用药物,能让他彻底康复的就只有维修芯片这一条路。只是这条路,他们谁也没办法确保就会有好的结果,而得到这个结果也绝对不会是轻松愉快的。

  听到0281那怒气滔天的声音,哥哥迅速出现,紧紧地拥抱着0281,并且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他揉了揉0281的头发,满脸柔和地说:“不给就不给了,你都带走,这是我说的。他们没有资格来干涩我给你什么。”

  但他们是布伦南纠察会,被盯上的人不是成为死人,就是成为行尸走肉。如此一想,0281毛骨悚然,浑身冰冷,他抬头来,正脸对着一副几天前买回来的镜子,一寸一寸地打脸着自己的面孔。而他从中看见了哥哥的影子。

  不远处的镜中人正对着他笑,那神情仿佛能容忍0281犯下的任何错误。0281定定地望着自己的脸,他从没有发现自己的脸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只是贪婪地看着那渐渐在镜子里取代自己的哥哥的模样,神态虔诚得好像在膜拜神明。

  “但哥哥……他们都喊你‘郑宋先生’,还说直接就在明天执行。他们把所有东西都搬走的话,这里岂不是就剩下我一个人?……那种孤零零的感觉,没人陪着,也没人能和我一起玩……哥哥!我不想这样!我想永远都留在你身边,我们的精神都已经缠绕在一起了,为什么你要走呢?”

  这话问得哥哥哑口无言,他极力想撇清自己和传说中的“郑宋先生”的关系,于是认认真真地说:“0281,你看着我,听我说,我从未想过要抛下你——我也答应你,我永远不会舍弃你。”我就在你的脑海之中,能看到你所看到的,能感受到你所经历着的,也必将和你一同迎接命运。

  这话让0281很吃惊,吃惊之余又感到迷惑。他想了想,才说:“我相信你,哥哥,我从不怀疑你说的话。你信守诺言,说到做到。”

  他顺从的语气终于令哥哥满意了,亲密爱语结束于0281的低声呢喃之中,于是他们又交换了一个吻。那是亲人之间,又或者是情人之间的问,满是眷恋的味道。明日即将如何已经不是他们关心的话题,似乎拥有对方发自内心的醒来与依恋就已经满足,其他一切都抛诸脑后,不再花费心力去多加思考。

  在哥哥面前,0281收起了所有的好奇心,他知道那是故障,仿生人的正子脑中不会有“好奇”,因为那是多管闲事的征兆,永远不会带来好的结果。纵然内心已暗暗滋生,0281理解自身日渐疯狂的想法,可他却一直一直在控制自己。好奇心爆发过一次以后,他再也不会去问,不会去纠结,更不会去打扰离开多日的哥哥。他们拥有宁静的生活,拥有彼此的拥抱,余生也必将长久相伴,直至0281彻底报废,成为一堆不值钱的破铜烂铁。

 


  0281在一张纸上写下了目前他所拥有的所有匿名ID与假ID,全部ID加起来也花了不少钱,说起来还有些心疼的意味。铅笔涂涂画画的痕迹在原本洁白的纸张上尤为明显,其中大半的ID早就被网络监管者察觉并且反向追踪。0281自认对网络智能的了解还未到专家级的地步,他虽然聪明,天性却不狂妄,意识到ID被锁定以后,当机立断便放弃了这些ID,转而使用新的ID。正因此,这张纸上被划掉的ID一日比一日多,而0281也不打算重新再买其他的ID。

  最近使用的ID还保留着登陆的状态,他借了一个流浪汉的身份,说是流浪汉,也许早就不知道在下城区的哪个旮旯犄角无声无息地死去了。仅仅只是愧疚了一瞬间,0281便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自然而然地浏览起自己的交易记录。

  很多买家在对拍卖出价信心不定的情况下,会选择直接给出售者发送私信,询问最合出售者心水的价格,并表示愿意在此基础上加价20%。这是个相当诱人的隐性规定,早在黑市成立当初便存在,0281也是听说过的。

  虽然有些不合信誉,但价高者得,却是无人能反驳的。

  哥哥留下来的能够卖出去的芯片都卖得七七八八了,除了最后几张还有些棘手或者拍卖未完成以外,他的交易栏就空了下来。遗产留下来的本来就不多,卖出去以后就更好了,而今天之后,哥哥留下来的东西将不再属于他,只是由于那个所谓的“布伦南纠察组”的名义。想到这里,0281总不免露出嘲讽的笑容。

  今天他的私信箱里依然满是私信;有些是措辞优雅的询问,而有些则是简单直白的问价,另外还有人兴致冲冲地问,还有没有其他的芯片?0281瞥了一眼放在书柜架子上的鞋盒,哥哥把芯片一堆一堆地丢在里面,但那些却不在出售范围之内。他斟酌了一下,统一用公式化的惋惜口吻回复他们,同时慢慢地筛选着可能有用的信息。

  最受欢迎的商品是一张储存了仿生人肢体触觉系统维修指南的芯片,和市面上流通的维修指南不同,哥哥的芯片里涵盖了数十种用途不同的仿生人,还有许多维修记录。商品介绍上0281只是简略地截了个图,设定了最低拍卖价格,就没怎么关心过这一张芯片了。但价格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很快就水涨船高,0281还没有反应过来,芯片得到的报价就已经超过以前他所出售的其他所有商品,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这点当然让0281很是高兴,他习惯性地从下往上阅读通信记录,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和现在在线的买家聊着天,透露一些接下来的消息。

  和他说话的人同样也是用的匿名ID,昵称看起来是随机的“Ar”,很是谨慎地隐藏起了自己的语言痕迹,用的都是最简单且没有语法错误的句子来提问。此人报出了相当高的价格,比之前0281在拍卖榜单上看到的还要高上15%,那也是一笔数额不小的钱财了。

0281乐呵呵地计算着自己距离买到一张正子脑情感系统修复芯片还要多少钱时,突然意识到,只要把还在黑市里挂着的最后的几张芯片卖出去,他就有一个正常的正子脑了!正常的正子脑!听起来多么诱人!光是想想就觉得生活美妙,希望近在眼前,只要不放弃、咬牙坚持,就能获得好的结果。

  “Ar先生,你给的价格的确是最高的。”0281激动地快速打字道。

  那边显示了几秒钟暗示着正在输入的省略号,显然,化名为Ar的人也有些紧张,更多的却是兴奋。他那边显示的文字道:“既然如此,我现在出价拍下,你可以直接选择我,那就不需要等到固定时限后了。”

  Ar对这张芯片的态度可以说的上是心急如焚,一点失手的机会也不愿意让别人发现。

  虽然可能会有高价来收,但0281也习以为常了,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顿了顿,喊了几声在脑子里早早睡着的哥哥,还是没人回应。无奈之中的0281微微叹息着,又说:“可以,请您按照这个价格排下,我会在今天将芯片邮寄出去。”

  Ar好像在思考着,连后来回复的语气也都变得生硬冷淡了。0281全不介意这些小细节,而是不断地打字回复邮件,疏远又礼貌地把一些居心不良的人给挡了回去。

  那边迅速回了:“好的。”

  很快0281就听见电脑的提示声,像闹钟不断往前走时发出的滴答声,让人本就烦躁的心情更加躁动不休。Ar一分不少地按照约定的价格输入数值,志在必得地等待着0281从自己的后台中点击“允许契约”,然后明天就能看到送货机器人送上门。

  0281没有再犹豫,毕竟Ar给出的价格相当打动人心,他也攒够了买一张正子脑修补芯片的钱了。他干干脆脆地按下了“同意”,乐呵呵地观察着左上角提示账户当前余额的栏目里飞速上涨的数字。

  “谢谢合作。”0281愉悦地敲下键盘,无声地观察着网络界面左上角显示的“账户余额”旁边的数字。他很久没有见过在下城区黑市还如此出手阔绰的人了,根据一般发展规律,很多人在下城区累积到一定的资产后,就会立刻计划则应当如何改变出身,然后用尽一切办法跳出自身所处的环境,冲向上城区。

  Ar在另一头也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也说了“合作愉快”几个字。

  几秒以后,双方都确认订单生效后,0281又收到了来自Ar的消息。Ar说话还是恭恭敬敬的,语法标准得叫人怀疑他是从哪里刻意学来的,又去想他这么学习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您还有其他的芯片吗?请您务必放心,价格绝对比市面上高。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芯片。”Ar表现出来的心急或许是真的,但0281没空去斟酌这么多,他隐隐有一种预感,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更多的芯片?什么类型都可以吗?”

  “是的,对类型没有限制。我们正在大规模收购。”Ar强调“我们”,0281想,他们可能是一群人,背后还有个组织什么的。他没想明白,而Ar话语里也没有暴露任何东西,就连刚刚0281看到的地址和收件人都是化名和邮局地址,根本不能追踪使用者的真正所在地。

  “你们长期收购芯片吗?”0281问。

  “是的。”

  “那请问……你们这里有仿生人正子脑情感系统这方面的芯片吗?我需要这种芯片,如果你们有,可以与我进行交换。多换一也没有问题。”0281不愿放过这个巧合般的机会,他屏息凝神地等着屏幕,等待着下一行字的出现,默默祈祷对方说“有”。

  “是的,我们有这一类型的芯片。”那边的Ar短暂沉默后,就火急火燎地回复:“那请问您这边要拿什么芯片来换呢?”旁边还附上了一个令人一阵恶寒的可爱的卡通表情。

  “稍等一会儿,我离开一下。”0281拿起终端机,随后又把放在柜子上的鞋盒拿出来,看着那些表面布满划痕、灰尘的恶心片,还特意打了灯方便拍照。他拿着终端左左右右研究了一下,确认是平时拍照的模式就好了。

  他把新拍下来的照片发给Ar,言下之意便是让他从这些芯片里进行选择,要多少个随便提,只要能换到那张仿生人情感系统维修芯片就好了。对方显然是吃了一惊,没想到0281对自己想要的目标阔绰、执着至此,心里有偷偷浮起了一丝丝窃喜,毕竟也是他占便宜。虽然这么想着,Ar还是礼貌地指出了其中五六张自己需要并认为可以进行修复的芯片。

  双方很快就确定了需要交易的芯片,在交易创建界面各自写下了自己提供的商品,最后点击“确定交易”。以物易物的形式在下城区实在是不算少见,很多时候,货物比现金要好使得多。

  “恕我冒昧,·请问您是有收集芯片的爱好吗?”Ar忽然换成了敬称,吓得0281一条。他猜,估计又换了一个人和自己讲话了。

  这些试探性的话语让0281忽然一愣,他不想说起哥哥留给自己的东西,很多都被自己拿去换钱了,而不舍得丢的,就一直放着,连位置也没有变动,只是每天勤劳地擦拭灰尘。他短暂地沉默了,随后回复道:“一位朋友的遗物,我受他委托需要为他处理。”

  “您的朋友还有什么是可以出售的吗?”

  “没有。”0281干脆利落地回绝。他说的也是事实,能卖的都卖掉了,不能卖的都留在房子里,充当珍贵的纪念,甚至起到了睹物思人缓冲思绪的作用。他想,只要过了今天,“狂欢节”一结束,自己就会变成下城区里身无分文的一条狗,谁都可以踩上一脚、骂上几句,而夺走她这一切幸福的正是赫赫威名的布伦南纠察组。那个自称孔雀的人与其说是来通知的,不如说是叫他滚蛋的。因为他对哥哥的过去一无所知,无权改变。

  “好吧……”Ar酷似叹息地打出省略号,幽幽补充:“如果您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我会的。”0281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如此回话,也猜到此刻Ar怕是心里有些不痛快了。

  “芯片您明天就去邮局寄?”

  “是的,报个特快吧。很快你就能收到了。”

  “这样不安全,邮局会对每一个包裹进行检查,芯片数量太多很快就会被查出来。你也明白的,风险太大了,我们都冒不起。而且现在越抓越严了。”Ar否定了0281的计划,又打出一大串文字:“请问明天下午您有时间么?我们知道一个相对安全、保密性也较好的第三方线下交易平台,双方也便于验货。”

  下城区虽然不大,但面积也绝对不小——0281说不准对方为什么要线下交易,他想了好几个理由,还是觉得这个买家太傻兮兮了。跨越大半个下城区也不是什么轻松活儿,还容易被牵扯进“大清扫”,被打成犯罪分子。

  “地址?”0281还是同意了,他迫切需要情感修复芯片,能当面验货也很符合他的要求,所以考虑以后,便选择了同意。

  Ar写了一个在下城区拾荒人里人尽皆知的地名:老飞拉面馆*。

  看到这五个字时0281脸色一变,那正是他打工的地方。


*其实我特别想给这个拉面馆取名“飞天拉面馆”……没错,就那个飞天拉面神教……

评论
热度(8)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