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阻断终止 - 06

  以解放者布伦南的名字命名的协会和机构成千上万,多多少少都是为了让自己听起来更加得理直气壮、名正言顺。这数不清的机构之中,最为低调却又实力最强的,自当属执政官直接管辖的布伦南纠察组。

  “大清扫”便是布伦南纠察组的产物,他们关注着“狂欢节”前所有妄图挑衅的跳梁小丑,优哉游哉地等待着敌人的主动出击,随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击败,整个过程干净利落,闻不见一点血腥气。那就像一个存在于下城区的传说,人们甚至编造了许多与布伦南纠察组有关的故事,或是用来恐吓小孩,或是用来给自己壮壮胆气,或是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但没有人胆敢轻视布伦南纠察组的真正实力——他们来自上城区,听命于执政官,无论哪一个,都是高不可攀又遥不可及的存在,下城区苟且偷生的蝼蚁们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0281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布伦南纠察组扯上关系。

  清晨时分他才慢吞吞地从店里准备回家,第二天就是“狂欢节”了,老板唠唠叨叨地重复着说:“记得今天晚上不用过来啊,小一,你回家和家里人好好聚一聚,吃顿饭什么的……你放心,工资照发,我还是很厚道的。你去外面唱唱歌跳跳舞什么的,看看电影也好啊!我记得露天大广场今天会放电影的!前几天我还看到那儿贴了海报呢……不过人肯定很多,要是觉得太挤了,就别去了……挤来挤去的多累啊。”

  他面无表情地听着老板把这些话说完,又从姜哥手里接过他给自己打包的一份炒面,还热乎着,估计走到家里也还是温着的。0281心里有些感动,虽然仿生人并没有进食的需要,但他还是接了过去,毕竟,姜哥炒的面闻起来还是非常香的,哪怕只是放在家里,也能多上几分好心情。

  走回家的路上,街上满是行人,从未有过的拥挤让0281心中苦恼。他记得这条路上是灰蒙蒙的一天,每天早上走过时,天空同样也是会闷闷的,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偶尔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走过罢了,他们也不会留意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的模样。但今天是“狂欢节”,别具意义,人人都不自觉地想要从中获取欢乐。

0281有些紧张地面对着这一状况,他的手上还提着姜哥给他的塑料袋,里面装着给他的炒面。他被堵在人群里,只能缓慢地往前走,到处都是身体贴着身体,人们也没觉得有什么,呼吸互相拍打,还有些人的声音隐隐的都是急躁的催促。0281往四周围看了看,想找别的路回家去。

  不幸的是,他没找到一条人稍稍少一些的路,只能认命继续跟着人群往前走。天越来越亮了,原本还有些低的温度也在人群中升高了,到处都是他人呼出的热气。0281手足无措了一阵子,终于放松了自己的神经,不再像之前那么僵硬地迈出脚步。他努力地寻找着办法让自己融入这岩浆般的人潮之中,他想找哥哥,但哥哥在休息,没有办法听到他说的话。

  在你推我撞的前进之中,0281微微低下头,语气失落地自言自语道:“哥哥,我今天带了姜哥的炒饭回家,别人都说很好吃,我觉得闻起来也很香。要是你在家的话,就能吃到了……回去热一热,一定特别好吃。”他说到这里,又沉默了下来。其实哥哥也会做饭,他应该是孤儿,一个人在那个小公寓里生活了很多年,虽然房子里没有厨房,可是还是有电磁炉、电饭锅之类的炊具,炒菜锅也有,经常都会自己动手做饭。

  出门去上城区之前,哥哥都会做一顿丰盛的饭菜,0281也坐在他身边,听他慢慢说着话,时不时自己也说上一两句,亲密得宛如血缘上密不可分的兄弟。哥哥说要吃饱了才有力气去上城区和别人抢,他夸口自己的做饭手艺可是下城区数一数二的,还说自己也吃过上城区著名餐厅里厨师亲手做的菜,但是不好吃,还不如自己做的口感好,他想不明白大人物们为什么会喜欢这些好看却不好吃的东西,最后解释为那是一种格调。

  认真讨论这些问题的哥哥总是一丝不可思议的偏执和古怪,他的语气严肃得仿佛在和别人争论一个零件应当如何正确地进行安装,而不是仅仅在嘲笑那些在上城区生活的生来高贵的同胞们。

  听他说这些话时,0281有些不知所措,他虽然在上城区生活了很长一段日子,但实验室是与世隔绝的,而在那之前,他又在工业部给他们仿生人划定的一定范围内活动,完全没有接触过外界。他记忆里的上城区,仅仅只是一个干净的、冷冰冰的、堆积了无数数据的实验室,他甚至没有完整地见过上城区的夜晚。因为实验室永远开着灯,室内亮如白昼,根本没有给他体验黑夜的机会。

  而下城区好像永远在黑夜之中,即使空中的太阳耀眼地散发着光亮,但每个人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不久以后的深蓝夜幕,以及大街小巷那压抑的风声。

  那条波光粼粼的河流分开了上城区与下城区,河面无论冬夏都蒸腾着热气,双方都互相看不清楚,又互相蔑视、鄙薄。隔岸的上城区略带嗤笑地等待着进入“狂欢节”的下城区会露出什么丑相,而下城区又高调张狂地展现出这别具生面的一幕,骄傲的姿态好像浑身破烂却以为自己拥有亿万家财的疯子。

0281呆呆地想着自己的这个比喻,他觉得自己想的比较其实有些不太好,他也无法揣测上城区的态度。但他觉得这些情况的发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上城区也如此倨傲。

 

  心不在焉走上楼梯,准备走到公寓门口的0281被一声轻轻的咳嗽吓得猛然抬起了头,巡哨发出声音的那个人。一个邋邋遢遢的人大大咧咧地站在他面前,也不畏惧0281那明显审视戒备的目光,嘴角还带着点笑,好像随时都会和你说一句“今天天气真好”一样的轻快自然。

0281定定地站在楼梯口,和那个人距离不过一米多一些,已经快要小于陌生人之间应该有的距离了。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背贴着墙,心中只有“来者不善”四个字。

  年轻人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淡淡地笑着,随即说:“早上好,怎么称呼?”

  莫名其妙。0281默默评价着这个人。他想再往后退一步,可背后就是墙,他没有其他的路了。这个人他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虽然满身脏乱的衣物,好像也没有仔细清理自己,但他举手投足之间都在透露一个信息给0281——他绝对不是下城区的人!想到这一点,0281隐隐有些头疼,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场面,哥哥没有告诉过他应该说些什么缓和气氛,也没有教导过他如何冷静地与这些人对话。

  0281的反应在年轻人的意料之中,他全然不在意对面人的不自在,反而自顾自地继续说:“听其他人说,你叫小一?……怎么念着好奇怪啊。”

“哥哥是这么叫我的。”他撒谎了,没有反应过来就已脱口而出,那优秀的正子脑也没办法拦截他把这句话说出来。0281的左手还放在口袋里,紧紧攥着公寓的门卡,他不是真正的人类,手心自然不会有冷汗,可对方的那种逼迫感使他几乎误以为自己满手都是汗,以至于还有些微微的颤抖。

“哥哥?你喊那个人哥哥?哈,真有趣!”像是听到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年轻人忽然拍掌,面色忍得通红,用看可怜虫一样的目光看着0281。他往前走了几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快到了可以听见对方呼吸的地步。

  被逼的只能贴着墙的0281浑身僵硬,他的肌肉在紧张状态不听使唤,而正子脑对情绪的控制能力却十分低下。他搞不清眼前此人的来意。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人来找哥哥,他们在下城区除了金钱往来,就没有和什么人发生过情感联系,认识的人也不多,可以算得上是与世隔绝。像这样狂妄又行事诡异的人没有在他们平静的生活里出现过,今天是第一次,但0281有预感,今天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就是来找你哥哥的。”见他没有说话,年轻人转过头看了一眼公寓掉色的防盗门,表情流露出些微浮夸的惊讶,又转过来对0281说:“听说他一个多月前死了……托他的福,我奉命前来确认消息。总要亲眼看一看吧。”说这话时,年轻人咧嘴一笑,眼中的恶意简直掩藏不住。

  这个人认识哥哥,但哥哥从来没有和我说过。0281想到这里,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说:“你去四号公墓看看就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有,你很不尊重他。”幸好脑海里的哥哥还在沉睡之中,没有听到这些让人生气的话,他一边又想。

“哦?四号公墓?”年轻人挑眉,很怀疑0281这句话的真实性,“你这个当弟弟的倒是蛮好人的,还自己把一具尸体送到四号公墓……那儿可真远,辛苦你大冬天把人送过去了。真是不辞劳苦啊。”

  讥讽的话语从此人口中说出,0281的愤怒情绪如果有具体的数值,那一定是飞快地往上攀升。他设法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哥哥在这种情况下会做什么。哥哥不像他,他能控制住自己,也一定能自如地应对这样的刁难。于是0281又在脑海中呼唤哥哥,祈祷他能醒过来,让个人从眼前滚开。

  哥哥,你在哪里?让这个人滚开……让他滚开!

0281拳头攥紧,皮肤依然是青灰色,并未因极度的愤怒而显现出其他的颜色。青年人略有惊异地观察到这一幕,他又略微往前走了一些,两个人望着对方的眼睛。但他听不见0281的呼吸——他根本就没有呼吸!

  就在他要开说时,0281打断了,他的眼神变了变,有些地方变得和几秒钟之前不一样了。年轻人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但他听见0281用冷淡且平静的语调说:“感谢你的关心,这位陌生人。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你会问起我……的哥哥,但他已经死了,不值得你继续在我家门口纠缠不休。今天是‘狂欢节’,你应该找个地方喝口酒,再去消化这个消息。”

  语罢,他毫无血色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微笑,明明看起来温和得人畜无害,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和年轻人记忆里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分毫无差。

  这倒是真的引起了年轻人的兴趣了。他倾身向前,在0281的耳边低声说道:“我想我应该好好向你介绍一下我自己——布伦南纠察组成员,编号……算了,这个没必要说。大家都叫我‘孔雀’,你也可以这么喊我,我不介意的,小朋友。”最后,他刻意加重了“小朋友”三个字,用的还是下城区的通用语,语气轻浮又浪荡,活脱脱的开屏孔雀。

  这话说出来的确有效果,0281慌乱了一瞬,哥哥也怔住了,他们真没想到自己会与在下城区臭名昭著的布伦南纠察组扯上关系,而且明显不是什么好的关系。他们被调查了,而这个自称“孔雀”的男人就是他们派出的第一个人。好吧,至少是明面上他们所知道的第一个人。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0281与哥哥一同问道。

  孔雀扬眉一笑,那张被头发遮住大半的脸因为这笑而阴森莫测,但口吻却是一本正经:“有证据显示在郑宋先生——也就是您的哥哥去世前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他都与您生活在一起。非常遗憾听到郑宋先生离世的消息,作为郑宋先生所承认的的‘亲人’,您有权利被告知——我代表布伦南纠察组郑重通知您:郑宋先生的遗产进行清点,并将被全部回收。”

  末了,孔雀又补充:“解放者布伦南殉道日后执行。”


 @pearlbiubiu 

评论
热度(5)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