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阻断终止 - 05

  下城区的“狂欢节”恰好就在哥哥去世的两个月后,周围的邻居们都开始为这一天做准备,气氛热热闹闹的,平日里愁眉苦脸的人都露出清浅的笑意,看得出来的确很期待这一天。“狂欢节”其实只是下城区给的一个绰号似的称呼,准确来说,名字应该是“解放者布伦南殉道日”,但拼写实在太过麻烦,在下城区的通用语言里也难以表达,后来因为其狂欢性质,渐渐地就有了“狂欢节”这一称呼。

  解放者布伦南的人生经历无人不知,就像一支众口传唱的歌曲,又像是每个人都观看过的廉价广告……在他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随处可见。他殉道以后,上城区与下城区的格局彻底形成并牢固,但在上城区,并没有多少人关注这个“狂欢节”。

  这倒是一件很好理解的事情。上城区的居民并不愿意自贬身价去和下城区一起庆祝,而他们优雅、标准的语言——“解放者布伦南殉道日”竟然被下城区那粗俗、难以理解的语言篡改成了“狂欢节”,还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实在令人火大。

  不过下城区的居民根本不关注这些事情,他们的关注点都在于越来越近的“狂欢节”,人们沉浸在轻松愉悦的气氛之中,脸上带笑,连闲聊瞎扯时都会忍不住说到半个月后的盛大节日,讨论可能会有什么新的消遣乐子。

  老板和0281说,“狂欢节”放假,大家都不用过来上班,可以好好睡个好觉。虽然这么说,但并没有多少人会选择留在家里睡觉,而是三五成群地一起出门,通宵狂饮,嬉戏娱乐直到天亮。

  听老板这么说,0281回忆了一下自己以前经历过的“狂欢节”的场景。

  下城区是没有路灯的,夜幕降临时,所有道路都陷入了深蓝色的阴影之中,密密麻麻的老式建筑挤压在一块,中间的间隙甚至不能让人侧身从中通过。有时会有明亮的月光从空中投下,但所能见到的依然只是一片模糊的、仿佛低矮小山似的方块,有些人家里亮起了灯,像夜空中暗淡的星光,很快就熄灭过去了。许多路上都是死寂一片,但是能清楚地听见野猫发情的叫声,夜再深一些,就能见到野狗在路上追逐撕咬,不知疲惫地狂吠出声。

  那是一种相当吓人的场面,但生活在下城区的人早就习以为常了。初来下城区时0281还有所畏惧,又因为哥哥的纵容,几乎没有在夜里出去过,只有少数几次在门口等待哥哥回家才站了一会儿。

  到了“狂欢节”那一天,几乎每一户人家的灯都是打开的,下城区在灯光的河流中展现出白日里的全貌,那些面目狰狞的旧楼也清晰地暴露在人们眼前,姿态坦然得令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狂欢节”里的下城区与平日里的下城区截然不同,那一天的下城区被亮光照耀,不再死气沉沉,也不再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危险。这个被遗忘在黑暗的区域被短暂的拂去灰尘,用滑稽又隆重的模样试图重新引起人们的注意。

  河对岸的上城区在这一天里罕见地保持了可贵的沉默,冷眼旁观下城区的蝼蚁是如何自娱自乐,将悲壮的、别具意义的“解放者布伦南殉道日”变成了载歌载舞的大游荡。被河流分割的城市于那日合二为一,重新融为一体,被亮光包围。

那是不可多得的盛景,对下城区的人们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好像“狂欢节”到底意味着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狂欢节”是唯一真正属于下城区的节日;只有在这一天里,下城区的“贱民”们才拥有了肆意放纵的机会,他们可以歌唱、舞蹈、点燃所能点燃的一切事物。

 

  人生的前十几年都在上城区度过的0281对“狂欢节”的到来反而没有多少兴奋的成分,他更喜欢看到账户上的数字在不断往上增长,而这意味着他修好正子脑的机会就越来越多了。

  进入“狂欢节”的倒数阶段,下城区的治安也越来越不好。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人中有许多需要发泄的地方,“狂欢节”就是很好一个机会,但很多人都不愿意等到狂欢节那一天,按耐不住的犯罪分子仿佛定下了什么约定,毫无规律地四处流窜,制造一起又一起的凶案,在夜色中抹掉痕迹后消失。

  下城区变得人心惶惶——并不是因为害怕这些作案分子,而是新一轮的“大清扫”。“大清扫”也是下城区接近俚语的一个形容,或者说是一个比方。与其说是要消灭隐藏在黑暗罅隙之中的犯罪分子,不如说是一轮疾风暴雨般的无差别打击,没人能说清楚“大清扫”的抓捕标准是什么,正如没人能在被抓朴厚活着离开。那是下城区最为幽深、阴暗的噩梦,镇压着所有蠢蠢欲动的反叛分子,令苟延残喘的“贱民”们睁着眼睛、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结束那一日的到来。

  这是不证自明的真理,“大清扫”不仅仅是一个名词,还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断头台,没有人能、也绝对不会有人妄图与之抵抗。

  直到正式地开始庆祝“狂欢节”之前,0281感觉到周围那股畅快、愉悦的气氛有一丝丝的不一样了。但要他说其实也说不出什么,他只能想到面馆里比往常更更少的谈话声、老板也变得和颜悦色起来,甚至回家路上的乱叫的猫猫狗狗都少了不少,而网络黑市的活跃度也大大下降了。“大清扫”雷霆迅猛地进行着残酷的扫荡,人人自危,就连普通视线对撞都多了几分互相观察、打量的味道。

0281的日子也相当不好过,老板虽然比以前要更加温和,但实际上的心情却难以捉摸,工资也没有一点上涨。而更加让人担心的是自己是仿生人这件事情随时有可能暴露,下城区里的仿生人本来就是不合法的存在,0281连身份芯片都没有,用的一直都是哥哥给他的一个ID,安全性虽然高,但谁都说不准是否会在“大扫荡”中被人察觉。

  要买假的ID其实不难,下城区一抓一大把,每天都有人在下城区死去,他们的ID就空了,只要你有手段,就能收集起来,再度贩卖给其他不想暴露的人。这些假的ID比匿名ID要安全,里面有许多真实的记录,又随时可以抛弃,不会带来后患。

0281用新买的假ID登陆上了网络图书馆,找了几个自己最近在学习的领域的工具书。最近账户里的钱虽然多了,但他却不想花太多的钱在黑市上,而且黑市的监控力度大大加强,谁也不想在此时此刻以身试法,那是傻瓜才去做的事情。网络图书馆由官方开发,只要ID真实,通过了审查,就能自由借出允许的数据文件。这个ID的权限和其他普通人一样,0281熟练地进入到网络应用的额界面,继续把那一整个系列读下去。

  图书馆网页上方显示着一条广告,是招聘网络应用工程师的。下城区没有有多少个人能说自己学会了网络应用,而且他们也没有学习的条件;上城区的工程师是不会屈尊降贵来肮脏差乱的下城区的,久而久之,整个下城区的网络就变成了一张网,看似处处兼顾、疏而不漏,却又全是漏洞,满眼可乘之机。

  看着那条广告,0281倒是很心动,他了解过网络应用的前景,在上城区也知道这一职业有多风光,甚至可以说是一条提高自身地位的超级捷径。如果能够成为一名正式的网络应用工程师,哪怕只是最底层的那种,都是前所未有的进步。那时他将不再是一个没有ID、处处偷偷摸摸的仿生人,他可以获得他想要的任何事物,金钱、权力、地位,一切都不成问题,那是过去他不敢奢望的荣光。

  只不过这也就是想想罢了,0281并不是冲动的性格,当务之急是把庞大图书数据库里能吸取的知识都存放在脑中。作为一个仿生人,0281几乎荒废了自己的全部时间,浪费在对自己无益的情绪测试之中,后来到了下城区,更加不可能像上城区那样活着。但他要生存下来,要许多许多的钱,让自己变成一个正常的仿生人。

  这不仅仅是他的愿望,也是哥哥的愿望。


 @pearlbiubiu 

评论(2)
热度(3)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