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河

瞎特么写写

阻断终止 - 03

  哥哥留下的那些芯片最后卖了不少钱。看着交易记录上令人吃惊的成交数额,0281甚是欣慰。现在他在下城区也算是小有资产了,但这些本来都是属于哥哥的,他只是一个被哥哥捡回来的废品仿生人。某种不可名状的愧疚情绪压迫着0281的胸口,他意识到自己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继承人,哥哥的一切都属于他了,但哥哥却不在他身边了。金钱好像失去了价值,他怀念那属于人类肌肤的温暖,也怀念那来自哥哥的触摸。

  人们都说时间能抚平一切伤口,0281却抱着怀疑态度,他的正子脑记忆力太好了,曾经的细节都历历在目,而伤口还在溃烂,痛苦成了他机能运转的唯一旋律。

  0281找了一份工作,他觉得工作能舒缓自己的情感障碍。工作的地点是在去上城区的“小路”里的一间拉面馆,夜里开店,顾客全都是要去上城区或者刚刚从上城区回来的拾荒人,店里永远都是生意红火的模样。店老板给0281的钱不多,堪称刻薄,0281想多说几句,却听见老板一声冷笑:“爱干就干,说这么多屁话有用么?小子,我告诉你,你真的觉得我会缺你一个端盘子洗盘子的小工吗?大把人在外面求着我请呢。你算个什么玩意?”这话让0281很尴尬也很难堪,毕竟卖芯片不是长久之计,卖光以后就没有什么能卖的了,而0281还需要钱来修复自己的正子脑情感障碍,同时它还需要不断购买能源。

  他羞红着脸和老板道歉,唯唯诺诺的姿态让老板舒服了不少。老板轻轻笑了一声,0281听出其中夹杂着冷意与嘲讽的怜悯,任由老板拍拍他的肩膀,很是自动自觉地收拾起餐馆里的桌子凳子,熟练得就像是在这里打工了很多年一样。

  刚开始那几天0281累得精疲力竭,回到小公寓时连睁开眼睛去看墙上挂着的时钟都没有力气,折腾了好久也只能躺在沙发上接通能源补充器,却又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白天里0281几乎都在睡觉,偶尔才能抽出时间来去网络图书馆里逛逛。他的匿名ID在防火墙里还没有留下警戒记录,这倒是让0281省下了不少麻烦,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后来又过了几个星期,0281终于彻底习惯了这样昼伏夜出的生活,就像许多游荡在上城区的拾荒人一样在夜里保持高度兴奋的状态地去工作。前半夜餐馆里还比较冷清,少有拾荒人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吃饭,他们大多在出门之前都吃了一顿。但去回收站抢东西是力气活儿,还要忍受难闻的气味,许多人那么已经接受了,生理上还是厌恶的。餐馆的厨师做出来的拉面算不上特别美味,分量却给的很足,也难怪会几十年如一日地受到拾荒人的喜爱,他们疲惫工作一夜之后,来这里喝上几杯酒,吃点东西,酒足饭饱以后就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闲暇时0281会没头没脑地想哥哥是不是也曾经来过这里吃拉面,他走的也是这条“小路”,虽然不是满载而归,却也相当消耗力气,以至于每天回到家时都是难以掩盖的疲倦神情。不过哥哥倒是没有和0281说过这些事情,他不太会把这些经历当成抱怨说出来,好像真的把0281当成了不知世事的弟弟,只把一些他觉得有趣的事情和0281说。那时0281就扮演沉默的听众,偶尔点点头,说几个无关紧要的语气词,睁大眼睛望着哥哥,似乎永远都不会对拾荒人的生活产生厌烦。

  但拾荒人的生活是在说不上是多么好,凡事皆有代价,这是一个暴利行业,但也同样意味着不可计数的竞争对手,他们不讲情面,没有秩序,弱肉强食这一丛林法则在上城区诸多的回收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

  在这小小的餐馆里,诸多喧闹嘈杂之中,0281见到了许多身上带伤的拾荒人,脸上的青紫足以说明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多么激烈的战争,而走路姿势的不正常、身体肌肉的僵硬也是绝佳的注释,但这些人的表情都是一贯的漠然,一点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难堪的。因为这就是下城区拾荒人的写照,从他们踏入这一行当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

  0281殷勤地给他们擦干净桌子,他们都是熟客了,根本不需要去看菜单,进门之前就大声点菜。也有几个人见0281陌生,无聊之下向他搭话,却也不是打听什么,只是想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罢了。在上城区生活太久总会有些不好的后果,比如说讲话之前考虑措辞,还会不自觉地用上敬语,努力直视他人的眼睛表示尊重。上城区的习惯带到下城区来就会变得格格不入,像个滑稽的怪胎。

  0281分明从和自己说话的拾荒人的眼中看到了轻蔑,一瞬间他便愤怒起来,这股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释然不过也是几秒钟的事情罢了。他毕竟喜欢和别人交流,这些人不带什么目的,也不是实验室里千百次重复的实验,0281的耐心很好,生硬地转变了自己的语调和语气,转眼间就把下城区的腔调拿捏得和其他人一模一样。

  “小子,谁教你这么说话的?怪死了。”大口把面条塞到嘴里的拾荒人打量着0281,眼前这个人还保持着少年的模样,头发应该很久没有剪了,略微有些长,皮肤是病态的青灰色,身形瘦削,像是经不起别人轻轻巧巧的一拳,很快就会被人打得散架。

  他们当然没有见过0281同一批次的仿生人,如果他们讲过的话,就不会这么说话了。当初工业部制造这一批次主要是为了培养研究院,他们不需要太过健壮的躯体、突出的外貌,也不想让这一批仿生人看起来过于出色。所以今天0281和普通的营养不太好的下城区青少年差不多,但他的眼里总归还是少了几分坚毅、果决,其中闪烁的光芒倒是有些稀奇。

  “我自己学的,电视剧上不都这样吗。”

  0281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着,一边手脚麻利地收拾起几个吃完的盘子,迅速报出价钱。他忙得快要没有时间和其他人讲话了,很快就回到厨房里,继续把之前接到的单子说给大厨听。

  别人都叫大厨姜哥,但他其实都五十多岁了,虽然头发染成了黑色,只是在灯光下一看就能分辨出其中属于染发剂的光泽;能在下城区活到这个年龄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或者说都有几分本事。0281也跟着别人这么喊他姜哥,姜哥整天都笑眯眯的,对别人都是很亲切的模样,他对0281也很照顾,平日里都喜欢叫他小一,0281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应了下来。其他人渐渐地也跟着姜哥这么叫他。

  在家里哥哥不这么叫他,直接把0281四个数字念出来,连续地、不停顿地念着。0281发现这是一个不好的趋势,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会不自觉地想起哥哥,自他诞生以来的19年,哥哥只占据了短短的一小部分,其余的全都是在实验室里的场景。实验室里零零碎碎的片段对0281来说无足轻重,反而是哥哥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会忽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或许还有清浅的笑声,仿佛尚未离去。

  想起哥哥已经离去——并且在下城区公墓里被烧成一块块骨灰的事实,0281漫不经心的动作总会带上一丝自己尚不察觉的滞塞。他的理智用冷冰冰的声音在他的耳旁说,“这都是正子脑的问题,虽然你为哥哥伤心,但这不是什么大事。人都要死的,每个人都有这一天。你不必耿耿于怀。”同时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声搅得0281心神不宁,理智被逼退,0281愣了一小会儿,迈开步子试图找到一个稍稍安静点的地方。

  见他在发呆,捧着刚刚炒好的拉面的姜哥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又说:“小一,愣什么呢?别偷懒了,快把东西拿出去。”

  “哦哦,我现在去。”0281回过神来,那些响亮的、躁动的声音平息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厨房外不曾停歇的笑声与交谈声,还有来往匆匆的脚步声。0281迅速恢复了状态,把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了出去,送到客人面前。

  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但拾荒人正陆陆续续从上城区回来。来的客人没有前半夜那么多了,0281长长松了一口气,坐在店门口的小凳子上数着时间等下班。老板还在柜台后核对账目,还颇有闲情雅致地八卦谁家今天从上城区淘到了好东西,又转过头和附近的客人攀谈起来,问他们最近手上有没有什么好货能拿出来卖的。

  埋头吃面的客人闻言一笑,他很清楚老板这么说的意思。不过他摇摇头,有些遗憾地说:“最近生意难做啊,那边抓得严了,也不晓得怎么回事儿……想钻空子可难乐不少。我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能放你这儿卖的,过几天再说吧。”

  老板立即翻了个白眼,随后用略带愤怒的语气埋怨着:“老李啊,我们都这么多年朋友了,你说句准话可以不?那边是不是要……”他没继续说下去,隐晦地挑眉,坐在桌前的客人却领悟了他的意思。

  “我觉得……”客人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听说那边出了很大的乱子,这几天查出来是个厉害角色,不过具体身份还是没查出来。他们说那个人是从‘小路’跑出去的,所以审查也严了很多。”

  “什么厉害角色?”老板惊诧地放下手里的计算器,又招呼0281过去给另一桌的客人收拾桌子,嚷嚷地叫着:“小一你别老坐在门口不干活儿,快把那碗给我收了。去厨房给老姜打打下手。听见没小一?”

  0281呐呐地点点头,他的手因为拿着油腻腻的抹布也变得粘粘的,过分灵敏的仿生人感官把那种不适的触感放在显微镜下一般传递到脑中。他轻轻皱了皱眉,用最快速度把老板指给他的那张桌子擦好,又把凳子推进去,然后才去的厨房。

  老板没空盯着0281干活,他很快又把注意力转移回了和老李的话题上去了。他问:“你之前不是说那边有计划开另一条路么,消息可靠不?”

  0281没听到老李讲话,因为背对着他,也才不到老李的反应。

  老板又继续说:“这边的人看起来多,其实越来越少了,以前这时候我还没空算账呢……你看现在,我都快闲得发毛了。你是不知道啊,老李……我老婆叫我搬去新开的那边,这也不好吧,毕竟开了几十年的店,我爸还没去的时候就开了。她又给我闹,说我不会挣钱,守着个赔本摊子……就天天在我耳边吵来吵去的,可他妈烦了。”

  “嫂子也为你好吧,你脾气也差,互相忍忍不就过去了嘛?”老李笑呵呵地端起那杯冷了一半的岁喝下去,今天的面太辣了,老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放这么多辣子。他低声说了几句,把包拽回胸前,用一种保护性的姿态站起来,挥挥手和老板道别,又不忘嘱咐一句:“嫂子其实说的也对,考虑一下……应该也行吧。”

  这话让老板征了一下,随即欣喜地把老李送了出门,回来时0281见他眉间舒展了不少,像个早早退休、在上城区无忧无虑的中年人一般。见他从厨房出来,手里又拿了一条洗干净的抹布,老板语气软了不少,问了一句累不累,累了的话就早点回家休息吧。

  0281几乎是脱口而出,“别了,老板,我都收你工资了,怎么能不干活儿呢?”他不但嘴上这么说着,还勤勤恳恳地把其他已经没有客人的桌子擦得十分干净,再一张一张把凳子放回原位。

  “你这么说可就对了,小一,你好好干活儿,以后我给你涨工资。”老板低下头重新去看今天的电子账本,末了又幽幽叹了口气,还是犹豫不决的模样。

  0281却没有关注到这些细节,他更关心的是最后剩下的几桌客人什么时候走,他好去把桌子擦干净,以免来不及清理被老板发现又要骂一顿了。不过老板今天温和了不少,老李的话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一心都想着老婆催促自己把店搬走的各种理由,每一条都合情合理,但还没有被实现。

  平淡无奇的夜班工作在最后一桌客人离开后也结束了,老板把日结的工资塞到0281他们一群人手里,很快就转身上楼补眠去了。0281小心翼翼地把那几张钱放进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口袋里,仍然抑制不住对这些皱巴巴的纸币的喜爱,乐滋滋地想着回家和哥哥说今天拿到的钱要多了些。

  走出门后0281忽然又听到属于理智的声音生硬地提醒着:“哥哥已经死了。”是啊,公墓的芯片还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呢。 


 @pearlbiubiu 

评论(1)
热度(3)
©逆河
Powered by LOFTER